巴山蜀水悲風起 天理公道正人心(一)(圖)

四川法輪功遭受迫害紀實綜合報導

【明慧網2004年1月10日】(明慧記者黎鳴綜合報導)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自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吉林首次面向社會傳出,短短幾年,使千百萬修煉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煉中獲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歸正,給社會帶來了新的生機和希望。如今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已經注入全世界60多個國家不同民族、不同膚色的一億多人心中,各國授予法輪功的褒獎已逾一千。目前僅台灣一地就有30萬法輪功修煉民眾。

四年前,江澤民出於強烈權力慾和妒嫉,於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開始了全面的公開迫害。江氏一夥完全知道,鎮壓迫害這樣一群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各個領域、人數眾多、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的群眾團體,不僅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而且也會招致國際社會的不滿。為了給非法鎮壓製造依據,江氏集團操控所有國家輿論工具蓄意誤導和造謠栽贓法輪功,在謊言掩蓋下對法輪功群眾進行了四年多的瘋狂迫害和虐殺,迫害之廣遍及全國。

本報導旨在揭開散布在中原大地的謊言,真實、客觀地報導發生在四川省的迫害事實,使公眾對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義共同制止這場對無辜百姓的殘酷迫害。

* * * * * * * *

一、霧都曙光──法輪功傳授班兩次在四川重慶舉辦(圖)
二、法輪功修者日眾令江澤民惶恐不安── 4.25事件真相
三、虐殺遍中原 巴山蜀水冤案多 ──79名四川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四、善良百姓慘死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下(圖)
五、重慶血案──25名重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居全國直轄市之首(圖)
六、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警察當眾強姦重慶大學女學生震驚海內外(圖)
七、野蠻灌食 十多名四川法輪功學員遭殘殺(圖)
八、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罪惡累累 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摧殘(圖)
九、謊言連篇難遮天 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圖)
十、天理公道正人間 人心歸正迎春天

* * * * * * * *

一、霧都曙光──法輪功傳授班兩次在四川重慶舉辦

1993年9月和1994年5月是四川人民最值得慶幸的時光,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兩次在四川重慶舉辦法輪功傳授班。


1998年10月18日四川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期間氣勢磅礡的組字
(中國,四川省樂山)

法輪功的深奧法理、巨大功力和奇特功效,迅速引起了廣大民眾的關注,通過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法理很快撒遍全中國,修者日眾。修煉法輪功後長年頑疾獲痊癒,多年冤仇得善解,修心做好人的故事頻頻傳出,人們為在大法修煉中找到了人生真諦而歡欣鼓舞。各地媒體紛紛報導法輪功的消息。

《中國經濟時報》1998年7月10日第6版「百姓廣場」刊登了題為「我站起來了」的報導,報導了一位河北邯鄲農村癱瘓了16年的婦女謝秀芬,煉法輪功後重新站起來的故事:

「1979年,我在河北邯鄲農村公社醫院做了結扎手術。在腰椎部位打了麻藥,沒想到騎著自行車去的,做完手術後就再也沒法走路了,一躺就是16年。301醫院診斷結論是:脊椎損傷半截癱。現有殘聯發的下肢癱瘓的殘疾證。一說起癱瘓的痛苦是難以言表的。我當時已有4個孩子,最小的只有2歲。我生活不能自理,全靠我媽照顧。她也有一個5口之家,幹不完的農活和家務;她不但要看孩子,還要侍候我,累得精疲力盡。我常常淚流滿面,心如刀絞。甚麼時候是頭啊?我想不出活路來。我甚至想吃老鼠藥一死了之,但為了親人我活了下來。

「1989年,我隨軍來到北京。當時,丈夫每月工資只有四、五十元,一家6口。吃飯都成了問題。最讓我難以忍受的是,丈夫上班累,下班忙:做飯、洗衣、看孩子,全是他的事;真是又當爹又當媽,還得伺候我。我總是止不住地流淚。我怕尿床,只好少吃、少喝。誰知在床上越養毛病越多,甚麼萎縮性胃炎、冠心病、高血壓、食道炎、結腸炎、頸椎炎、肛裂等等十幾種病,躺在床上下肢不能動,脖子也不能動,簡直是活受罪!」

16年過去了。1996年4月,謝秀芬在妹妹的介紹下開始閱讀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並鍛煉自己的雙腿,從站幾分鐘到一點點加長,然後讓丈夫推著到煉功點去煉功。數月後,謝秀芬的身體產生了巨大變化,原來病沒有了,飯能吃了,體重增加了,腿也越來越有勁,坐輪椅改成了拄拐棍。1998年2月3日,謝秀芬終於甩掉了拐棍,癱瘓了16年的她終於自己走路了!

「這一天,功友們看見我一扭一扭走來了,大家驚奇地祝賀我重新站起來了!我激動得真想大喊:‘我站起來了!是李老師救了我!’……我從2月3日開始恢復走路,堅持學法煉功,我簡直像小鳥一樣老想要飛起來,一般的人走路都走不過我。這就是法輪大法發生在我身上的真真切切的事實!」

《醫藥保健報》
1997年12月4日
《中國青年報》
1998年8月28日
《羊城晚報》
1998年11月10日

《中國青年報》 1998年8月28日報導:「生命的節日 --98年中國瀋陽亞洲體育節中華傳統養生健身活動週開幕式巡禮」,文中有這樣一段關於法輪功的報導:

「走進法輪功的陣容,學員們熱切地向我介紹煉功的收穫,44歲的劉女士,因患股骨頭壞死而臥床不起。痛不欲生。96年夏由姐姐介紹學煉法輪功後。堅持煉功,至今跑跳自如,入場式上步履輕盈。年逾古稀的王醫生,過去患十多種病(冠心病、哮喘、肺氣腫),年年住院,氧氣筒子不離辦公室與居室,天天吸氧度命。公傷造成股骨骨折使她拄拐行走。96年春開始煉功,改變了大把吃藥的生活,成為一位健康的學員。一位84歲的退休教授,過去患冠心病、高血壓等多種老年病。經煉功強健了身體。她的病癒吸引了50多人。尤其感人的是,陳教授工資600元並不富裕,卻每年資助東工特困生1760元,並連簽了三年協議,需付出5000多元。 」

1997年3月17日中國《大連日報》載文《無名老者默默奉獻》,報導古稀老者盛禮劍因修煉法輪功為村民義務修路1100多米的事蹟。

1998年2月21日中國《大連晚報》報導大連海軍艦艇學院法輪功學員袁紅存從大連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一名落水兒童的事蹟。

1998年3月30日《北京日報》報導一名法輪功學員向科技界捐款18萬元不留名的事蹟。

1998年上海電視台兩次報導法輪功在上海及世界其它國家廣受歡迎的情況,並在其中一次稱已有一億人在煉法輪功。

當時法輪大法最主要的著作《轉法輪》在中國多個省市供不應求。1996年3月21日的《北京青年報》、1996年3月22日的《北京晚報》和1996年6月8日的《北京日報》刊載當年4月前的暢銷書,其中包括法輪大法書籍《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

二、法輪功修者日眾令江澤民惶恐不安──4.25事件真相

法輪功「真、善、忍」法理迅速傳遍全國,修煉人數與日俱增。有道是好人越多越好,這麼一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卻使心胸狹窄,個人利益凌駕於國家利益之上的江澤民惶恐不安。為使讀者對影響深遠的「4.25事件」有一個較為全面的了解,在此轉載明慧網 「4.25」兩週年之際發表的「4.25事件」真相。

1、法輪功的傳出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開辦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隨後,官方的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向李洪志先生頒發了氣功師證書,1993年又向北京的法輪功研究會頒發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直屬功法登記證」,正式表明法輪功研究會的類別為「學術性團體」,業務範圍為「理論研究,普及功法,諮詢服務」三大項,活動地域為全中國。

1993年8月31日,中國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致信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感謝李洪志先生為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代表免費提供康復治療;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於1993年9月21日為此亦作了專題報導。12月27日同基金會授予李洪志先生榮譽證書。

1993年,李洪志先生榮獲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

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於1995年元月由官方的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1996年一度被《北京青年報》列入北京市十大暢銷書。

至99年初,據中國官方調查結果,全國至少有7千萬以上各階層人士習煉法輪功。

2、初經磨難及政府調查結果

1996年6月17日,國務院的喉舌《光明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批判法輪功。1996年7月24日,中國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地發出通知,全面禁止法輪功出版物的發行。

1997年初,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搜集罪證欲定法輪功為「邪教」。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份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調查就此停止。

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的採訪中批判法輪功如何有害,之後北京電視台在播放對法輪功一煉功點的採訪時點名法輪功是「封建迷信」。節目播出之後,很多了解節目中何氏所提供的事例中當事人的學員立即向何氏和北京電視台指出:節目內容違背事實,因為該人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以後幾日中,一些學員依據中央關於氣功的「三不政策」(不打棍子、不爭論、不報導),寫信或直接訪問電視台,用親身經歷說明實際情況。事後電視台領導說,這是建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失誤,並很快播放了一個表現法輪功學員清晨在公園裏祥和地煉功,還有其他人士一同晨練的正面節目作為更正。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通知》中認定李洪志先生傳播謠言邪說及一些骨幹利用法輪功進行違法犯罪活動,但通知中緊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利用法輪功違法犯罪的證據,各地公安政保部門要深入開展調查。《通知》採取了先定罪、後調查的程序。《通知》引發了全國許多地區基層公安部門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非法取締法輪功煉功點、強行驅散煉功群眾、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等行動。

98年下半年,以喬石同志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在此之前,國家體育總局也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了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數有效率為97.9%。10月20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的。」 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3、天津事件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表了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煉氣功」的文章。何在文章中再次引述了其在1998年北京電視台發表的例子批判法輪功。由於該例子在北京電視台事件中已經被充份澄清,何的這篇文章也已受到北京市宣傳系統的嚴格抵制,此次天津發表該文章,天津的一些法輪功學員認為有必要向天津有關方面澄清事實真相,並期望通過與雜誌編輯部的交涉來消除該文章的惡劣影響。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

4月23、24兩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抓捕45人。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群眾不會得到釋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輪功學員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幾年的種種輿論攻擊突然發展到此次在天津動用公安警察使用暴力,迫害的嚴重升級震驚了學員,「天津事件」的消息因此在全國法輪功學員中迅速傳開。

4、「4.25」上訪國務院信訪辦

隨著天津使用暴力抓人以及放人需要北京授權的消息在全國傳開,從4月24日晚開始,各地法輪功學員懷著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紛紛自發通過上訪國務院信訪辦的途徑來尋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決。4月25日,朱鎔基總理親自接見上訪的法輪功學員。

家住北京海澱區的C女士回憶說:4月24日晚7點有幾個功友跟我講了天津學員被打被抓的事情經過。他們說有的學員想去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反映情況,個人願意去的可以去。於是我和四、五個學員乘車於當晚8點一同來到了國務院。我們可能是第一批為「天津事件」上訪的學員,門衛就問我們有甚麼事。

北京朝陽區的P夫婦回憶說:4月25日一早,府右街西邊人都滿了,街對面(國務院所在地)沒有人。年輕的學員在最前邊站成一排,讓出了人行道和盲人道,最前排學員的後邊一直到牆角都坐滿了學員。大家都非常安靜。交通沒有受到阻礙。

海澱區的M女士回憶說:25日早8點15分左右,我看見朱鎔基總理一行人從國務院正門(西門)出來走過馬路來到上訪學員的面前。學員中響起了掌聲。朱總理問:「你們幹甚麼來了?誰叫你們來的?」有(許多)學員說:「我們來反映法輪功的問題,沒有人組織。」朱總理又問:「為甚麼不寫信上訪?怎麼這麼多人都在這兒?」很多學員都在回答,我聽到有學員說:「信都寫的成麻袋了,還沒得到回應。」朱總理說:「我對你們的問題有批覆。」學員說:「我們沒有收到。」總理讓選幾個代表進去進一步說明情況,大家紛紛舉手,總理在舉手的人中隨機指了幾個人進入國務院。

4、政府總理妥善解決「天津事件」和「4.25事件」

4月25日中午時分,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李昌、王治文和其他三位北京學員作為法輪功代表進入國務院同政府官員會談,申訴了法輪功學員的三點要求:

1)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
2)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
3)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

政府官員輪流參加會談的有國務院信訪辦的負責人,北京市的負責人,還有天津市的負責人。傍晚時分,天津按照中央指示釋放了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5、江澤民密件推翻總理結論,決定鎮壓

4月25日當夜,江澤民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澤民指控「4.25上訪事件」有「幕後」高手在「策劃指揮」。(絕密,中辦發電[1999]14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的通知」)

6月7日,江澤民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聲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該文件於6月13日在中共內部秘密傳達。(絕密,中辦發電[1999]30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的通知」)

據一些中共高級官員透露,在上述兩份密件中,江以明確提出4.25上訪事件「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策劃指揮?」等流露出一種對個人權力的過度保護心態,並在拿不出真憑實據的情況下確定了鎮壓的錯誤決策。

自1999年5月下旬開始,全國許多地區法輪功學員的日常煉功活動受到城管、公安部門的驅散。一些地區公安用高壓水龍頭驅趕煉功人群,並用高音喇叭干擾煉功。各地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被單位和公安找去談話、盤查,受到監視、跟蹤和電話監聽,並被規定不得離開當地。

江澤民在1999年7月19日的高層會議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締法輪功。7月20日全國展開逮捕法輪功學員行動。

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20以來的四年中,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852(2004年1月1日數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江澤民對法輪功的執意鎮壓,使中國在國際社會上已遭到越來越多的人權和道德譴責以及法律訴訟。

三、虐殺遍中原 巴山蜀水冤案多 ──79名四川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在江澤民親手發動的這場持續四年多的血腥迫害中,成千上萬的中國法輪功學員被送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倍受精神迫害和酷刑摧殘,至少造成852(2004年1月1日數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失業、失學、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據1999年7月─2003年12月的統計資料顯示,79名四川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重慶市25名。79名被害者的年齡從22歲─67歲,他們中有工人、農民、工程師、幹部、教師、退休職工、大學教授、政協常委等等來自社會各個領域。他們在被暴力洗腦中,有的被酷刑折磨致死,有的被當場活活打死。他們遭受迫害的緣由卻是堅持說真話,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

四川省79名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名單:

重慶市 (25人):
段世瓊,女,34歲
蒲新江,女,約50餘歲
向學蘭,女,59歲
徐雲鳳,女,47歲
周良柱
張素芳,女
夏衛,女,43歲
張大碧,女,約60歲
李蘭英,女
李澤濤
唐千萬,女,52歲
肖成端,男,52歲
張能秀(音),女,50多歲
劉春書,女,44歲
胡明全,男,63歲
曾繁書,女,56歲
龍崗,女,33歲
莫水金,女,64歲
王積琴,女,29歲
徐慧娟, 女,60多歲
周成渝,女
余香美,女,35歲左右
李桂華,女,47歲
張方良,男,47歲
郭素蘭,女,54歲

成都市(12人):
方顯智,男,61歲
吳大碧,女,57歲
周勇,男,34歲
劉生樂(音),女,53歲
兩名大法弟子,其中一名稱「廖娘」
徐芝蓮,女,現年31歲
朱銀芳,50多歲
丁峰,男,29歲
盧桂蓉,女,49歲
王旭志,男,30歲
張川生,男,52歲

彭州市(6人):
周碧如,女,55歲
唐發芬,女,33歲
袁聖遷,男,46歲
唐小成,男,40歲
羅少祥
王志英

內江市(4人):
孫永德,男,40多歲
李欣澤,四川內江威遠人,51歲
湯建平,男,20多歲
陸雯倩,女,26歲

遂寧市(4人):
彭方建,男,45歲
席志敏,男,55歲
蘇瓊華,女,32歲
田世強,男

攀枝花市(3人):
闕發芝,女,49歲
趙其英,女,30多歲
辜興芝,女,64歲

渠縣(3人):
劉賢菊,女,60歲左右
王永茹,男,60歲左右
王玉如,女,60歲

廣漢市(2人):
李德聰,女,50歲
譚素芬,女,58歲

廣安市(2人):
曹平,男,40歲
李新奇,男,60歲
崇州市(2人):
陸瓊芳,女,40多歲
劉志芬,女,60歲

峨眉市(2人):
黃麗莎,女,35歲
郭啟蓉,女,59歲

邛崍市(2人):
薛玉珍,女,50來歲
廖朝齊,女,57歲

樂山市(1人):
張卓,男,32歲

南充市(1人):
李建侯,男,68歲

溫江縣(1人):
余碧新,女,50歲

巴中市(1人):
趙永,男,32歲

達州市(1人):
繆群,女,28歲

米易縣(1人):
楊文會,女,40歲左右

萬源市(1人):
張光清,60歲

新都縣(1人):
胡紅躍,女,45歲

簡陽市(1人):
陳舉文,男,67歲

威遠縣(1人):
張從明,男,57歲

南部縣(1人):
張曉洪,(又名張照洪),男,29歲

自貢市(1人):
李新策,男,43歲

四、善良百姓慘死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下

對法輪功群眾的迫害,依據的是江澤民的滅絕政策,卻完全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江澤民命令610辦公室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有了這一系列的滅絕政策,公安警察行兇殺人有恃無恐。

* 成都大學副教授張川生被成都市看守所警察毒打後活活勒死

張川生,男,54歲,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大學副教授,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2年2月15日被成都市看守所惡警毒打後活活勒死。臉青黑紫腫,臉邊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寬青紫色深度勒痕。

六年前,張川生因身患多種疾病而走入法輪功修煉,煉功後迅速好轉,不久痊癒。身為大學教授的他,被《轉法輪》深深震撼,從此事事處處做到「真、善、忍」,受到同事、鄰居、親朋好友的一致稱讚和尊重。

99年7月法輪功被迫害。張川生一直在家堅持修煉,從未出去過,只是憑著做人起碼應有的善良和誠實,向因聽信了江氏宣傳工具的誣陷謊言後而誤解法輪功的人說出了自己因煉法輪功而深受其益的實情。然而即使這樣,當地惡警仍沒有放過他,以他「思想一直沒有轉化」為藉口施加迫害。

2002年春節前夕,張川生偕妻與六歲幼女回雅安老家過年。剛回雅安第二天,即大年三十,成都駟馬橋派出所勾結成都大學領導追至雅安,說有事傳訊,將他強行抓走,並說24小時之內放人。當時是下午4點過,張川生家人曾請求允許張川生吃了團年飯再走,被警察惡語拒絕。隨即將張川生非法刑拘,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

僅過了幾天,即正月初四晚11點鐘,張的家人就接到駟馬橋派出所通知「張川生因心臟病死於2月15日上午九時」。張川生的死相令人觸目驚心──臉青黑紫腫,臉邊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寬青紫色深度勒痕!張的家人問及原因,警察答曰:「他的手握成拳頭,我們是為了扳開他的手,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 隨之,警察恐嚇張的家人說:誰敢說出張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別想活。

至今,那些殺人凶犯非但未受到法律制裁,反而受到成都市公安局表彰。

一個年已54歲的大學老教師,在教育部門辛勤耕耘了三十多年,桃李滿天下。但他得到的不是政府的表彰和學校領導的肯定,而是被成都市的警察毒打後活活勒死,被成都市公安局勾結成都大學領導活活虐殺。

本案相關單位及個人:

成都大學辦公電話號碼

校領導:
張日新 (028)3388252─2061 劉銘欽 (028)3388267─2064
曾祥基 (028)3389281─2069 梁昱慶 (028)3388253─2046
賀繼明 (028)3389282─2025 高永康 (028)3389295─2013
馬學元 (028)3389296─2054
黨 群:黨委辦公室 (028)3389280─2059
紀委辦公室 (028)3388249─2071
組織部 (028)3389277─2058
行 政:校辦公室 (028)3331183─2075 (028)3331313─2082

* 四川樂山農業局幹部張卓被張公橋第二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即身亡

張卓,男,32歲,生前任四川省樂山市農業局幹部(曾任辦公室秘書)。2002年6月7日下午5點多鐘被四川樂山張公橋第二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8日)就死於派出所。遺體有血跡和傷痕,頸上有繩勒的痕跡。張卓遇害時他的兒子才滿6歲。

張卓,1991年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人們印象中的張卓經常是和氣的一張笑臉及書生氣十足的文質彬彬。


張卓一家

張卓是2002年6月7日下午被非法抓進樂山張公橋第二派出所的,8日張卓妻子被通知去派出所,被告知張卓已死亡。其妻一再要求見屍體,才讓在外面看一眼,不讓其到停放張卓屍體的房裏去近看。當時通知到場的還有張卓及其妻單位的有關負責人。知情者說:張卓的家屬被通知去處理張卓後事已是6月11日,當時是在火葬場看到張卓屍體的,他們都感到張卓死得太突然,幾乎不能接受這一事實。看到他的牙上還殘留有血跡,臉部也有明顯的傷痕,頸上也有繩勒的痕跡,但面部的表情祥和,不禁讓人回憶起他平常那笑瞇瞇的臉和架一付眼鏡的樣子。此情此景使在場的人們感到非常的悲憤。張卓到底是怎麼死的,派出所一直沒有說清楚。

張卓的親屬向公檢法提出上訴追究凶犯的法律責任,但是在江氏犯罪集團的高壓下,哪裏還有正義和公理可言。張卓的死訊家人一直瞞著他母親,怕她承受不了會出事。張卓的家人在承受這巨大的痛苦的同時一直被嚴密監控,言行都受限制,不能隨便接待來訪者。

* 四川崇州市崇陽鎮城關農民陸瓊芳被毒打致體內大塊淤血不治而死

陸瓊芳,女,40多歲,四川崇州市崇陽鎮城關五大隊農民。因講述法輪功遭受迫害真相,2003年3月被抄家,並遭成都警察張天田和崇州警察的毒打。5月在病危狀態下被放回家,醫生檢查體內有大塊淤血,動手術後終日臥床,2003年9月離開人世。

陸瓊芳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2003年3月因向被謊言矇蔽的世人揭露法輪功被迫害真相,遭崇州市公安抓捕,並被抄家,家人受到恐嚇,家裏所有法輪功資料和書籍全部被抄走。成都610與崇州公安為了逼迫陸瓊芳講出真相資料的來源,對她進行毒打和虐待。成都警察張天田與崇州警察將陸瓊芳綁架至政府招待所,晝夜輪番對她進行逼供,不准睡覺,被惡警狠毒踩踢,手段殘暴、令人髮指。

2003年5月,陸瓊芳被放回家時已經病危。經醫生檢查體內有大塊腫塊,在動手術時發現身體內是血液凝成的淤血。手術後回家不能自理,不能飲食,排泄功能失調。在經歷了幾個月的極度痛苦後,陸瓊芳於2003年9月離開人間。

參與迫害的是成都警察張天田和崇州市610辦公室。

* 妻子被害慘死,丈夫被折磨癱瘓──彭州市鄭維剛、唐發芬夫婦的遭遇


唐發芬

四川省彭州市濛陽鎮鳳凰村四組村民鄭維剛,男,33歲;其妻唐發芬,32歲;其母劉元芝,70歲。

鄭維剛及妻子和母親在修煉前都是疾病纏身,經過一年的修煉,他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他們從內心感到幸福,自此他們遵循著「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更好的人。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被公開誣陷迫害後,鄭維剛和妻子唐發芬只是說出了一家人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唐發芬於2003年3月3日被非法判勞教2年,在四川資中女子勞教所遭非人摧殘。2003年4月12日,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唐發芬被釋放回家兩天後含冤去世。家中只有年邁的父母及9歲的兒子。丈夫當時仍被非法關押在彭州市拘留所洗腦中心。

唐發芬,生於1970年,2002年2月唐發芬被非法綁架到濛陽鎮政府,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濛陽鎮政府4個多月,期間遭受毒打。後來逃出,流離失所,遭彭州市國安、濛陽鎮政府、蒙陽派出所通緝追捕。2002年10月7日在中江縣發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送回到濛陽鎮政府,遭到濛陽鎮政府加倍迫害,打得遍體鱗傷,後又送彭州市洗腦中心。

2003年3月3日被非法判勞教2年,送四川資中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仍然受到非人折磨直到勞教所看人實在不行了才叫當地政府接回。但當地政府不接,勞教所怕唐發芬死在裏面擔責任,就親自派人把她送回當地政府。濛陽鎮政府才叫唐的家人把已經奄奄一息的唐發芬接回家,回家兩天後去世(即2003年4月12日5點過)。家中只有年邁的父母及9歲的兒子。丈夫當時仍被非法關押在彭州市拘留所洗腦中心。家人希望政府官員能讓唐發芬的丈夫回來處理唐的後事,但毫無人性的610人員不同意,直到最後也沒讓唐發芬的丈夫回來見上一面。

唐發芬2003年4月被楠木寺迫害致死時,其丈夫鄭維剛正被非法關押在彭州市看守所。被迫害得手腳發麻全身癱瘓,又被劫持到彭州市精神病院強行用藥。後來鄭維剛絕食抗議迫害,7月6日左右,最後只剩一口氣時,精神病院不法之徒強行將其送回家。鄭維剛至今仍不能翻身,手腳不能動,說話打顫,說不清楚,癱瘓在床,全靠家人護理。

濛陽鎮的老百姓知道此事後無不說政府太黑了,太無人性了,她們一家都是好人啊!老實人啊!

本案相關單位及個人:

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教育科科長:李志強
八中隊隊長:李奇
七中隊隊長:張小芳
四川省彭州市濛陽鎮政府辦公室:028-3829145(政府辦),028-3829146(黨委辦)
彭州市610辦公室:喬立君、楊建華、王東、羅科、楊建新
濛陽鎮610犯罪成員:鄭貴華、白美春、黃仁松、蔡雲龍、譚延柏、劉正芳、喬立君、周平寬、張宗俊、羅秀友、鄭弘明

* 曹平,男,40歲,鄰水縣九龍鎮曹家壩人。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00年6月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15天。2001年5月因散發真相資料,而被縣公安局趙某、城北派出所的楊某打斷了手、腳,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迫害中內臟被打傷多處,經勞改醫院鑑定此人已生命垂危,無法救治時,2003年5月27日通知家屬接回,那時人已奄奄一息,全身疼痛,便血,於2003年7月17日早上1點30分死亡。據悉,曹平全家有6人修煉法輪功,均遭當地警方抓捕關押虐待。

本案相關單位及個人:
四川省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0826)2333255
四川省廣安市鄰水縣公安局趙某
四川省廣安市鄰水縣城北派出所楊某

* 王玉如,女,60歲,四川渠縣農婦,家住渠縣城南。因赴京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於2000年元月下旬遣送進渠縣拘留所。2月4日,拘留所幹警強迫她寫保證不再修煉法輪功,她堅決予以拒絕。於是,警察們對王玉如進行毒打,逼她寫保證。王玉如面對淫威,忍住劇痛,正告打死也要堅修法輪大法,結果王玉如被活活打死。

法醫對王女士進行遺體鑑定時,確定為心臟因擊打破裂死亡。現王玉如的心臟由家人保存著。

* 席志敏,男,55歲,四川省遂寧市中區復橋鎮十一村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1月9日晚9點在家被遂寧610警察綁架,當晚,在國安大隊被打斷肋骨兩根。其後在吳家灣拘留所、靈泉市看守所反覆非法關押長達半年之久,折磨得皮包骨頭,同年5月被送往綿陽新華勞教所,在三中隊非法關押一年。席志敏於2003年7月被綿陽新華勞教所迫害致死,家人見到席志敏的遺體,他的額頭上縫了三針,脖子上有勒痕。

* 蘇瓊華,女,32歲,四川遂寧市大法弟子。於2000年12月20日下午6.30分被本市國安大隊、船山派出所幹警踢下六樓而死。圍觀的群眾見狀都大喊:「警察害死人了!警察害死人了!」。據現場目擊者提供:警察在她家樓道及附近圍守了三天,並不時罵著,叫嚷著:「抓到了,打死她!」當時蘇瓊華正在窗口對著下面圍觀的約3、4百名群眾講法輪功真相。


蘇瓊華

蘇瓊華摔下後,警察不但未採取任何搶救措施,而是將摔下來還未斷氣的蘇瓊華抬起來放到一張網上拍照,進行現場偽造,欲給人一種蘇瓊華跳樓自殺、公安在樓下用網接住她的假相。偽造完現場後,蘇瓊華人已斷氣,警察才將人抬上警車(當時有三輛警車)。

另一名姓黃的警察還罵蘇瓊華年僅12歲的女兒,並對她搜身,奪走她家門的鑰匙,開門入室後,又將她家閉路電視天線割斷,將一床棕墊放在窗框上,把她平時煉功用的座墊搬到窗戶邊,偽造了這一切後就拍照、攝像,用以欺騙群眾。可這一切卻瞞不了那三、四百雙雪亮的眼睛,在有關部門調查蘇瓊華死因時,那些善良正直的人們都說:「是警察害死的!」。

* 張光清,60歲。四川省萬源市退休職工,家住513電廠101家屬院。2001年4月,因在單位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回家後被萬源市公安局國安大隊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關押於萬源市第二看守所,於2002年3月3日突然死於獄中。

萬源市警方在張死亡後兩天方通知家屬,其家屬要求查明死因,遭到警方拒絕,警方將張光清的遺體直接送往火葬場,派出大批警員嚴密封鎖消息,不准親友探望張光清的遺體,而將其秘密火化,對外宣稱張光清是病死。當地功友去找萬源市國安大隊大隊長歐成林詢問張的死因時,竟答:你想怎樣?你是不是也想走他的路?

後據同獄釋放人員講,張光清在獄中曾被看守所所長孫成華用鞭子抽,並遭到暴打。

* 四川警察虐殺法輪功學員後捂謎團「生不讓見人,死不許見屍」

胡紅躍,女,45歲,四川省新都縣油泵油嘴廠職工。胡紅躍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9月28日在成都府南河邊失蹤。兩個月後,有關公安局承認胡是在公安的監禁中,但稱她已經死亡,公安只是出示了一張胡紅躍的照片,對其親屬和單位說是「餓死的」,親屬與單位均不讓見遺體。胡紅躍的屍體於2002年11月19日被強行火化。


胡紅躍

據調查,2002年9月28日胡紅躍與張亞林一起在成都市內的公共汽車上被便衣警察非法抓捕,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胡紅躍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強行野蠻灌食、灌藥、輸液,2002年11月被迫害致死,死於成都市青羊區醫院。

對於胡紅躍死亡案真相,成都市公安局總指揮室接電話的人士2002年11月23日說,「這個事情不能講,我不想擔這個責任。」

四年多來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及其操控的610機構(專門從事鎮壓的全國性非法機構)、勞教所虐殺罄竹難書。以上僅僅是大陸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突破大陸重重封鎖送到海外曝光的部份案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