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龍山教養院謊言自曝其醜 為掩毀容罪行心機費盡


【明慧網2004年8月27日】2004年5月7日晚10點左右,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瀋陽龍山教養院電擊毀容後,龍山教養院連夜將她送到瀋陽陸軍總醫院,之後轉到瀋陽市公安醫院,2004年5月18日在家屬強烈要求下才將她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瀋陽醫大」)0533房。高蓉蓉被毀容後,所到之處,那張焦黑、滿是水泡的臉讓人震驚。毀容照片在媒體刊出,一位大陸律師看後驚呼:「都甚麼年代了,教養院裏竟發生這種事!」

毀容案發生後,瀋陽龍山教養院自知違法、理虧,馬上向上級主管部門瀋陽市司法局彙報案情,瀋陽市司法局立即和龍山教養院組成「犯罪同盟」,決定一致「對外」,面對外界詢問一概回答「不清楚、沒聽說」。隨後,這個「犯罪同盟」在謊言欺騙、草菅人命的犯罪道路上越走越遠。

據知情者透露,早在高蓉蓉被毀容後沒幾天,瀋陽市司法局就召開了下屬工作會議,對發生在瀋陽龍山教養院的有關高蓉蓉的事宜進行了內部通告。2004年5月16日,筆者與朋友聚會時,聽一人講「前幾天龍山教養院有一個女的從二樓摔下來了」(5月7日晚10點左右高蓉蓉被唐玉寶、姜兆華用四根電棍電擊7小時,電得臉、脖子、腳、身上發黑、起泡,被迫從二樓獄警辦公室窗戶跳下,造成骨盆、股骨頭、腿部等多處骨折),說話的人是司法警察。上去詢問:「你是怎麼知道的?」答:「我們前幾天開會講的。」就是說,高蓉蓉被電擊毀容的事在外界不知道的情況下,瀋陽龍山教養院、瀋陽市司法局和其下屬單位的司法警察就幾乎是盡人皆知了。下面看看瀋陽龍山教養院和瀋陽市司法局在謊言路上的部份表演:

2004年5月18日(那天高蓉蓉剛被轉到「醫大」),有人在「醫大」住院部偶遇瀋陽市司法局副局長張憲生(主管迫害法輪功,男,40多歲,五年來經常到馬三家、龍山、張士等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教養院「視察」),張憲生當天的打扮怪怪的,幾乎讓人認不出:黑衣、黑褲、黑墨鏡將自己包裝得嚴嚴實實,特別像黑社會的。隨後一看,他左顧右盼地進了0533病房,只幾秒鐘就出來了。目擊者事後很長時間才知道,那個0533病房已被瀋陽龍山教養院「包房」,裏面住著一個被二大隊副隊長唐玉寶、姜兆華電擊毀容的法輪功學員。原來副局長張憲生到這兒「視察工作」來了。

2004年5月末,瀋陽市司法局監察處一自稱姓羅的男性工作人員在電話(024─22855031)中「很標準」的回答「沒聽說」,聽完有關「龍山教養院毀容案」的介紹後,他說:「那你去找龍山教養院吧。」問及「你是上級主管部門應做出處理」時,這位監察處工作人員又開始機械重複起「標準答案」:「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沒聽說」。

明慧網2004年7月18日刊出了記者採訪瀋陽市司法局周姓工作人員的文章。周姓工作人員表示「我們會批評唐玉寶」。問到「他至少違反了《刑法》第234條,構成「故意傷害罪」和《刑法》第248條「虐待被監管人員罪」,並且還有人命,你們就對他批評批評就完了?」周姓工作人員也開始重複起「標準答案」:「我沒聽說這事。」

2004年5月19日晚9點,記者撥通瀋陽龍山教養院二大隊電話024-24761745,二大隊王姓男隊長(王吉昌)接電話,開口就按「標準答案」說:「這個情況不清楚。不清楚。」然後心虛的問:「你怎麼知道這個電話的?」記者告訴他「讀者投訴時留的電話」後,他說:「我不是這兒的,是來串門的。」瀋陽龍山教養院二大隊關押的都是女學員,當時應是就寢時間,不知王隊長晚上到這裏串的甚麼門。

緊接著撥通一大隊電話024-24760624,一大隊大隊長岳軍(男,33歲,岳軍讓勞教人員將高蓉蓉頭頂部位的頭髮剪成短到挨頭皮,進行人格侮辱)同樣按「標準答案」說:「不清楚。」後說:「你問二大隊。」(高蓉蓉在二大隊被電擊) 在追問下又說:「這個事情在電話裏不能講,說不清楚。你到院裏(指龍山教養院)來就清楚了。」其實自己已經說明了:對此事不是不清楚,是「在電話裏不能講」。

龍山教養院裏也有「實事求是」的。2004年5月末,龍山教養院二大隊一女警察電話裏答到:「院裏有規定,不讓說。」當問及「甚麼事情這麼怕見光、不讓說」時,女警察慌忙掛斷電話。

「不讓說」歸「不讓說」,龍山教養院的警察們這些日子可被自己幹的惡事折騰壞了:輪班跑「醫大」,24小時監視高蓉蓉,二大隊隊長王靜慧偷偷摸摸來找大夫交錢,二大隊隊長王春梅(女,30多歲)還得看時機趁高蓉蓉的家屬不在屋時用手去揭高蓉蓉臉上厚厚的黑痂,揭不下來還挺遺憾。醫務人員辦公室就在0533房對門,整天看著這個病房裏警察和悲憤的家屬不時吵吵鬧鬧。一次龍山教養院甚至叫來「110」警察,五樓整個走廊都知道,龍山教養院對「110」警察說高蓉蓉家屬信法輪功,讓「110」把家屬抓走。但「110」警察表示「不抓法輪功」。

一路謊言下來,龍山「執法者」反倒自曝其醜。瀋陽龍山教養院近日又出「新招」:

早在2004年8月15日,瀋陽龍山教養院就對迫害高蓉蓉一事「研究部署」,龍山教養院院長李鳳石對每天監視高蓉蓉的警察秘密布置說:「如果發生死亡事件,馬上通知龍山,馬上跟‘醫大’要死亡證明。」這不就是蓄意謀殺嗎?

2004年8月20日,瀋陽龍山教養院主管迫害的院長李鳳石和瀋陽市司法局勞教處處長劉波等來「醫大」的院領導辦公室,向「醫大」領導「做工作」,散布邪惡謊言,企圖拉攏、操控「醫大」和它一起犯罪。

眾所周知,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場所,特別是「醫大」這種在百姓心中威望高、講醫術醫德的醫院,更清楚醫生的天職是救人,而不是聽信執法犯法者的妖言幫助其加害弱勢好人。「醫大」的醫務人員說,希望高蓉蓉出院,但此事得請示書記;「醫大」的書記表示瀋陽市司法局不同意高蓉蓉出院。

這些殘害好人的「執法者」齷齪的言行讓人看了心裏悲哀。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他們頭腦昏昏充當著助紂為虐的惡角,不僅泯滅了良知,智商似乎也出了問題。瘋狂迫害「真、善、忍」的,必定是「蠢、惡、謊」。

在荒唐的迫害中,民眾的良知在覺醒。其實正義之光從未在人們心中泯滅。世人漸漸看到,法輪功學員點燃希望、曝光邪惡不是為了自己,是在照亮我們共同生活的世界。於是,更多的世人加入到反迫害的行列,因為人們越來越清楚的知道,當正義之聲匯成海洋,一切邪惡晦暗都將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