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張士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圖示(圖)

【明慧網2004年8月25日】下面是瀋陽張士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時使用的幾種酷刑:

酷刑一:碼座


此種迫害手段發生在瀋陽張士教養院的「新收大隊」(瀋陽市司法局的「勞教人員新收大隊」設立在瀋陽張士教養院),在「坦白檢舉」時採用此手段。「碼座」時最前面的人腿並攏雙腳抵牆,後面的人兩腿分開坐在地上(暗紅色木板地,晚上就睡在上面),後面的人的前胸緊貼前面人的後背,依次坐緊。警察為加強體罰力度,用穿皮鞋的腳猛踹最後一個人的後背,踹得人與人就像壓縮粘在一起一樣,後面人的眼睛貼著前面人的後腦勺。每「碼」一次持續6-8小時左右,從晚上六點吃完飯開始,一直「碼」到半夜十二點,有時「碼」到第二天凌晨兩點。

「碼座」期間逼迫「檢舉他人」,說了才讓睡覺。普通勞教人員和法輪功學員「碼」在一起。一些「普教」受不了這種苦,就瞎編胡說應付「坦檢」。2001年5月「坦檢」時,一名「普教」受不了苦,就瞎編說他認識一個煉法輪功的如何如何。法輪功學員李長斌(瀋陽市和平區)澄清事實真象,卻被「新收大隊」許隊長(男,四十多歲)叫到辦公室電擊。

此種刑罰看似安靜,實則很痛苦,因長時間擠壓不動,渾身又熱又難受,加上夜裏很睏,產生煩躁、鬧心,精神受不了。

酷刑二:燕飛碼堆

此種迫害手段發生在瀋陽張士教養院的「新收大隊」,在「坦白檢舉」時採用此手段。普通勞教人員和法輪功學員「碼」在一起。「燕飛碼堆」時最前面的人低頭頂牆,兩腿分開腳跟抬起,雙臂向後上揚,後面的人腦袋鑽到前面人的胯下,同時做「燕飛」動作。期間警察逼迫「檢舉他人」,動作稍有不合乎警察的要求就遭到皮鞋刨後腰和電棍電擊。

此種刑罰力量集中在腳尖,全身往前衝,最前面頂牆的人頭部受力最大,頭頂疼得受不了。一般持續半小時左右承受到極限時才讓放下。

酷刑三:立板(又名「睡刀魚」)

此種迫害手段發生在瀋陽張士教養院的「新收大隊」和瀋陽市看守所等羈押場所。普通勞教人員和法輪功學員「立」在一起。

張士教養院的「新收大隊」因人多地方小,晚上睡覺時每個人側身躺下,互相貼緊,由牢頭在前後用力一踹互相貼緊,立著身子睡覺。如果有人起來上廁所,回來時就進不去,沒位置了。睡覺時集體蓋一塊破苫布(粗帆布材質),上面被老鼠嗑的一個個窟窿。

酷刑四:撅著

此種迫害發生在瀋陽張士教養院和龍山教養院等地,是教養院常見的迫害手段。動作是彎腰低頭向下倒控,兩腿分開,雙臂向後上揚。

在瀋陽張士教養院很多法輪功學員受過此種體罰。1999年11月,在瀋陽龍山教養院(那時叫龍山強制學習班),瀋陽市鐵西區大法弟子鐘恆傑(已被迫害致死)被罰撅,一撅就是一上午。隊長叫「普教」看著,不撅就拿床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