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的酷刑迫害:電針摧殘


【明慧網2004年8月25日】看到明慧網上為了酷刑演示收集關於邪惡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我把自己在武漢市精神病管制醫院遭受電針摧殘迫害的經歷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2002年3月我因發放大法真象資料,先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看守所,後又被非法轉押到武漢市公安局下屬的精神病管制醫院(位居武昌區南胡邊)大約半年的時間。在此期間,遭受到非人折磨──電針摧殘。

當時邪惡之徒的具體迫害情況和我的感受如下:

由6個人一起強行把我抬到一張特製的床上,然後把我的雙腳及雙肩緊綁在床上,然後有5個人分別把我的頭、手、腳死死按住。其中一姓陳的主任開始問話:「還煉不煉?還絕不絕食?」我答:「煉,絕(食)到底。」邪惡之徒就開始電擊,它們把兩隻電針分別插進大腦兩側太陽穴處,電針插進表皮約4-5cm深,並把電流、電壓調至最大級,前後約一個小時。過後邪惡之徒還說:「要經常做試驗,要日日做、夜夜做。」

在電擊過程中我的感受是,好像整個身體都被電流刺激,即使是被五個邪惡之徒按著,整個身體往上彈,大腦如萬把尖刀挖割一般疼痛,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被電之後大腦失去知覺,無法正常思維。讓人永遠感覺生活在地獄中、生活在白色恐懼中,無法自拔。當時我的門牙被電流震鬆脫,幾天後掉落;左手手臂麻脹,不能活動,直到現在手臂還經常麻脹。

過後,其醫院有正義感的護士聽後,氣憤的說,對一個正常人施以電針摧殘,太不人道了,還說電針摧殘比電棍殺傷力更大,電針摧殘完全是破壞神經系統的,被電之人完全是內傷。

由於我始終堅信師父和大法,在這一個小時電針摧殘過程中,最後我喊師父救我,師父給予我強大能量反過來將邪惡的電針打壞,使邪惡之徒停止了對我的作惡。最後,我通過絕食抵制邪惡迫害,終於闖出精神病管制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