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彙編:酷刑示意圖(專輯2)

【明慧網2004年8月13日】
  • 大陸看守所、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所施酷刑圖示

  • 大陸看守所、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所施酷刑圖示(續)

  • 繪畫:監牢中的生活及被強行灌食的場面

  • 酷刑圖: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暴力灌藥

  • 酷刑圖: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長期吊銬大法弟子

  • 大連金州區惡警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示意圖

  • 大連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吊水桶

  • 山東王村男子勞教所酷刑圖示

  • 繪畫:用於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三種典型的酷刑

  • 北京新安勞教所的小黑窩:四壁布滿電針 人被電成篩子

  • 江羅犯罪集團殘害大法弟子的刑具──鐵椅子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一:蘇秦背劍)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二:坐小板凳)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三:不准睡覺,罰站)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四:灌大糞)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五:釘大頭釘)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六:冷凍)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七:水牢)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八:注射藥物)

  •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九:性虐待)

  • 百種酷刑圖(之三十:強姦、輪姦)

  • 百種酷刑圖( 三十一:鎖地環)

  • 百種酷刑圖( 三十二:人為窒息)
  • 更多圖片請見明慧圖片網:(酷刑種種


    大陸看守所、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所施酷刑

    (明慧網2001年11月23日)1、「背飛機」是在監倉裏經常被惡警、管教唆使的號長用來迫害、虐待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腿必須伸直,腳並攏,手臂要高,雙手貼牆,稍受不住,監倉裏的犯人、打手就會像惡狼一樣,擁上來毒打一頓。(圖1)


    圖1

    2、邪惡經常用這種方式拷打和迫害大法弟子,逼迫他們放棄信仰。邪惡之徒用電棍、皮管子、狼牙棒等凶器毒打。對女弟子的侮辱、毆打更是令人髮指。(圖2)


    圖2

    3、「老虎凳」也是虐待大法弟子經常使用的酷刑之一。受刑者的雙膝被緊緊捆在老虎凳上,在小腿下或腳腕下常常加墊硬物,使人痛苦不堪。(圖3)


    圖3

    4、這是本人親眼目睹的酷刑,名曰「死人床」,也稱「大字板」。用來摧殘絕食抗議和不屈從無理要求的大法弟子。絕食的弟子被縛上死人床後,手腳動彈不得,被管教和犯人打手圍上進行「鼻飼」灌食,很多大法弟子在這種酷刑和摧殘下失去了生命。(圖4)


    圖4

    5、這是走出魔窟的大法弟子敘述的在看守所和勞教所經歷的「坐三角鐵板」的酷刑。經過這樣坐板的大法弟子,屁股被坐爛,血流不止。(圖5)


    圖5

    6、「電棍」是惡警、管教在迫害大法弟子時最常用的酷刑。用高達30萬伏的電棍電擊大法弟子的敏感部位。如:口、耳根、腳心、手心、小便處、陰部、乳頭等。甚至用幾個電棍同時對大法弟子施刑。(圖6)


    圖6

    7、這是我親眼所見的一種酷刑。腳鐐與手銬是連在一起的,將其中一隻手從胯下伸過來與另一隻手銬在一起,腳鐐重達20斤以上。惡警對堅持正義的大法弟子長期這樣銬拘,使人無法睡覺、行走,無法站立,無法上廁所、吃飯,只有半蹲蹶著行走。(圖7)



    圖7

    8、「背寶劍」是惡警虐待大法弟子最殘酷的手段之一。為了阻止大法弟子煉功或大法弟子不屈從無理要求,看守所和勞教所便採用這種慘無人道的酷刑來逼迫和殘害大法弟子。通常這種姿勢二十分鐘便會使人痛苦不堪,而惡警對大法弟子卻以這種姿勢被銬長達4小時以上。(圖8)


    圖8

    9、上繩是江××集團的看守所、勞教所和派出所用來對大法弟子逼供和迫使大法弟子屈服的慘無人道的酷刑之一。此刑是將緊縛的雙臂吊至肩高處,腳尖剛好沾地支撐全身重量。繩子有時還打上刺,用力捆縛時使繩子緊緊勒進肉裏,使人痛苦萬分。吊一次叫一繩,惡警對待逃跑的犯人,最多只上兩繩(吊兩次),而大法弟子竟被上過八繩、九繩,慘無人道的畜生行徑令人髮指!(圖9)


    圖9

    10、背銬,用來阻止大法弟子煉功,將手長期銬在背後。這種銬法使人無法上廁所、吃飯和睡眠。(圖10)


    圖10

    11、「蹲小號」,是虐待被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高不足一人高,長、寬也難以容下一個人,使人在裏邊欲站不能、欲躺不能,伸不直、站不起。除了一個小柵門,其餘四週都被嚴密封閉,終日不見光線。 大法弟子因堅持真理、不屈從要求,被強行關進小號,有的長達120天,使大法弟子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圖11)


    圖11

    12、許多逃出魔窟的大法弟子講,在監倉裏經常聽到監倉外的通道裏傳來陣陣慘叫聲,也經常看到被毒打後的大法弟子遍體鱗傷,有的昏死過去,被管教、惡警或唆使的犯人打手拖走,生死不明。(圖12)


    圖12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24/16156.html


    大陸看守所、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所施酷刑圖示(續)

    (明慧網2002年1月28日)註﹕續2001年11月23日明慧網的「我所知的在看守所、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所施的酷刑」

    大陸勞教所、看守所對堅持煉功學法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是經常的。據逃離魔窟的大法弟子講述,除了加戴刑具、電棍電外,惡警還經常慫恿犯人當打手,對大法弟子進行毆打、潑冷水、潑髒水,甚至動用警犬撲咬大法弟子!

    惡警將非法綁架至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進行嚴刑逼供,要大法弟子供出同修,供出所謂的組織和活動情況,或逼迫其放棄信仰,寫所謂的「決裂書」等。當大法弟子堅決不屈從時,惡警帶著犯人竟採用當年國民黨特務在渣滓洞打人時用的酷刑──「紮竹籤」!使受刑者痛徹心肺。

    某些看守所和勞教所對堅持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進行野蠻灌食,獄警指使犯人強行掰大法弟子的嘴、撬牙、灌濃鹽水等,使被灌的大法弟子極度痛苦。經過這種野蠻灌食後,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傷痕累累、虛弱不堪,嘴唇被撕裂,牙齒被撬掉,口腔和喉頭被嚴重損傷。

    惡警對大法弟子的嚴刑逼供中,常用塑料口袋蒙在大法弟子頭上,使人近乎窒息。這是一種既省力又殘忍的酷刑。

    洗腦班和勞教所為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手段之一是「熬鷹」,強迫大法弟子整夜站在一尺多高的凳子上,使其不得入睡,白天還要照常幹重體力活。

    為讓大法弟子說出姓名、地址,警察將他們的手臂扭向背後達到極限,同時還揪頭髮撞牆。有的將大法弟子的頭按向盛有糞便的污桶,讓其聞味。 (圖11、12、13、14)


    大法弟子被吊打、通電、剝光衣服進行污辱,幾乎是每個被非法關押過的大法弟子都經歷過的。據大法弟子敘述:某個勞教所將大法弟子剝光身體後,用自製的電擊器具施刑,其伏特數遠高於普通電棍,呈方磚形。被電擊過的部位頓時皮開血濺。


    在獄中長期絕食的大法弟子被縛上「死人床」後,身體動彈不得,每天面對其他犯人的一日兩餐、坐板和漫漫的長夜。絕食的大法弟子有老年人、中青年人、更有未成年的學生和孩子,他們是最普通的老百姓,有工人、農民、幹部、知識分子、大中學生等。絕食的大法弟子為了抗議無理關押,呼籲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用這種方式度過生命的一天又一天。當勞教人員問他們吃不吃東西時,他們支撐著虛弱的身體輕輕地搖搖頭,於是勞教人員就強行灌食,有的被灌極濃的鹽水,有的甚至被灌辣椒水……,他們就是這樣默默的抵抗著,堅持了30天、50天,甚至120天!直至奄奄一息。絕食的大法弟子就是這樣過來的,也是這樣離去的,絕食的大法弟子更是這樣繼續著、堅持著!


    水牢,很多大法弟子被關在齊胸口深的水牢中渡過漫長的黑暗歲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3/18368.html


    繪畫:監牢中的生活及被強行灌食的場面

    (明慧網2001年5月26日)這是一位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曾幾次到北京上訪,多次被抓,被關押、被毒打、被強行灌食,被迫與丈夫離婚,現已被逼得流離失所,不能與其心愛的女兒相見,下面四幅繪畫作品是她回憶起在監牢中的生活及被強行灌食的場面所作:


    北京公安局十三處強行給大法弟子灌食

    廣州市東山區拘留所關押大法弟子的監倉北京公安局十三處女二區關押大法弟子的監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5/27/10412.html


    酷刑圖: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暴力灌藥

    (明慧網2004年7月10日)


    圖解:2002年元月至5月期間,重慶市江北茅家山女子勞教所警察就是用這樣的方式給法輪大法弟子邱翠香用注射器強行灌藥。旁邊指使的是勞教所女惡警楊明,強行灌藥的都是吸毒勞教人員,它們侮辱性的把邱翠香的頭髮紮成奇形怪狀,灌藥時有的抱頭、撬嘴,有的抱腳,有的按肩膀,另一個就是拿注射器,用自來水兌藥,強行塞進口中進行灌藥。大法弟子周成渝、龍剛、王積琴等,就是被勞教所的惡警們用這種邪惡的「灌藥」方式摧殘致死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7/51124.html


    酷刑圖: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長期吊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7月11日)

    圖解:2000年7月,重慶市大法弟子邱翠香,被非法勞教一年,勞教期間正念闖出了「魔窟」,幾經周折,流離失所在外。2001年5月,再一次遭到邪惡非法綁架,投入勞教所,在勞教所,惡警們不顧邱的強烈反對,兩個頭頂鋼盔的男惡警對她一陣拳打腳踢之後,用繩子五花大綁,用膠布帶封住口拖入示眾會場,並用暴力狠壓邱翠香的腰和兩肩,邱當場痛昏死過去,勞教所的惡警們仍不肯罷休,把昏死的邱翠香拉到勞教所的各個大、中隊遊隊示眾幾個小時。

    回到隊後,不知過了多久,邱翠香才甦醒過來。女惡警以楊明為首,把邱翠香的頭髮強行剪短,並捆上幾個小髮辮取樂,並強制要邱翠香轉化,不轉化就把她吊銬在辦公室的鐵窗欄上,全身懸空,只有幾根腳趾沾地,並罰她30個晝夜不准睡覺,晚上11點半,就吊到吸毒勞教人員湯小渝的床頭上,並由她看守,如果一閉眼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從2001年5月24日到6月24日整整30天,勞教所所長王仁高才假惺惺的來「偽善」幾句,安排邱翠香睡覺,但睡覺也是戴著手銬睡覺。但吊銬卻一直持續了119天。後來,邱翠香獲釋出獄後,到重慶第三軍醫院檢查,發現腰脊椎已經壓縮彎曲裂斷。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7/50708.html


    大連金州區惡警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示意圖

    (明慧網2004年6月30日)以下是遼寧省大連市金州區惡警幾年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酷刑迫害時,所用刑具和體罰方式的示意圖:

    刑具:死刑钁

    這種刑具叫「死刑钁」(jue),犯人們稱「奔馳」,是由鐵管子自製成的長方形鐵架子,四個角各有一個厚鐵板做成的銬子,上邊小的銬手,下邊大的銬腳。這種刑具使人特別痛苦,不分晝夜,手腳被緊緊固定在四個銬子裏,因為是一體的,所以只要有一隻手或腳動一下,就會扭動另外三個,腳脖、手脖的肉立刻撕肉般的痛苦。特別是提審和被拉去灌食要走很遠一段路,一步能走2寸多,其痛苦無法用語言表達。一般不修煉的常人戴此刑具一、二天就受不了,而很多大法弟子被強迫一戴就是十幾天,手腳腫得像大饅頭似的。看守所內有時關押大法弟子眾多,「奔馳」不夠用,惡毒的管教便將兩人銬在一起,這樣就更痛苦了:一個人可以慢慢動,儘量使自己減輕疼痛;兩人則不同了,因為雙方無法溝通,本來想使對方減輕疼痛,可是一行動反而加劇了痛苦,掙扎時使雙方都陷入劇痛中。

    刑具:皮板

    這種刑具叫皮板,由橡皮板製成,正反兩面是成排的鉚釘帽,是專打男性法輪功學員的,而無釘帽的是專打女性的。在金州區看守所裏,惡警經常用此皮板打人。以惡獄醫張書全為首,還有兩個不知名的管教,用皮板毒打眾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而這些學員大部份是惡人張書全的家鄉人(登沙河鎮)。眼露兇光的張書全拼命的猛打法輪功學員的頭和臉,有的大法學員被一板打在頭上,當時昏死過去。有的人被一皮板打在臉上,半邊臉當時就變成黑紫色,腫得很高。當皮板從臉上抽過時,像撕開皮肉的疼痛。聲音像炸雷一樣「啪啪」作響,雙眼直冒金星。

    刑具:竹板

    這種刑具是竹板,是金州區610辦公室惡徒打大法弟子的刑具。惡警杜賢俊曾將一名女法輪功學員打得頭臉腫得像大西瓜一樣,打出兩條血口子直淌血。

    酷刑:灌食

    法輪功學員用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時,以金州區看守所的原所長杜賢俊和現在的所長范某為首的惡徒們便野蠻灌食。幾個惡警抓住法輪功學員頭髮往後仰,讓學員坐在床板、椅子或地上,惡人們拿一條近小手指粗的塑料管在食道與胃裏捅來捅去,一會食道就被捅破了。管子在破了皮的口腔和小喉、食道的血肉上捅來捅去,刺心般的痛苦,使人透不過氣來。據遭受過此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講: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每一次被灌完食就像被殺後又活過來的感覺。看守所原所長杜賢俊是在迫害中極凶殘的惡棍。(現在為了逃脫罪責而自願調離)。2000年底所長杜賢俊、副所長王文奇,招集大批獄警強行給20多名大法弟子灌食。獄警黑黑一片,充滿殺機,使人透不過氣來一樣,被折磨後的學員東倒西歪,痛苦不堪,慘不忍睹。

    酷刑:吊水桶


    大法弟子許志斌、苗俊傑遭吊水桶酷刑,連一位女大法弟子也遭此酷刑。

    惡人拿來專門在漁船上捕魚用的那種又粗又硬的尼龍繩子,把繩子掛在屋頂的暖氣管子上,把學員的雙手綁上吊起來,往臉上潑水,又弄來兩個裝滿水的塑料桶,桶是長方形的,一個桶大約能裝40-50斤水。據了解,惡警對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弄大半桶水,對男學員裝了滿滿兩桶水,惡警們找來了一個長布條,兩頭繫在水桶的把上,把兩隻裝了水的水桶掛在學員的肩膀上。放了一會,惡警看沒怎麼樣,就把繫桶的繩用水打濕,本來天氣很熱就出了汗,這樣一來繩子就貼在肉皮上,兩個惡人一個人拉一個水桶,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就這樣拉來拉去沒幾下肩膀和脖子上的皮膚就磨破了。兩個桶吊在身上又累又疼,脖子上的筋都勒得生疼的,過了一會兒手就開始發脹。有一惡警很下流,用手撓大法弟子的腋下。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大法弟子的兩隻手臂就失去知覺了。受過酷刑後,整個胳膊任何知覺都沒有了,東西拿不起來,過了半個月手才能拿東西,半年之後才漸漸恢復。男大法弟子許志斌、苗俊傑都遭受過此酷刑,他們現在已被非法關押到瓦房店市監獄。

    強迫勞動

    金州區看守所的邪惡之徒們為了賺黑心錢,強迫法輪功學員奴工生產,對法輪功學員殘酷的折磨,強迫生產各種各樣的產品,非常累人。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0/50317.html


    大連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吊水桶

    (明慧網2004年6月6日)2002年7月25日晚,我在去同修住處時,被當地蹲坑的惡警抓捕,開始時它們是拳打腳踢,惡警很邪惡,專門踢胸部和腹部。後來胸、腹部都呈黑紫色,頭被打破了,臉也腫得不成樣子。


    「吊水桶」酷刑示意圖

    後惡警又用車把我帶到很遠的一個地方進行迫害。它們拿來專門在漁船上捕魚用的那種又粗又硬的尼龍繩子,把繩子掛在屋頂的暖氣管子上,把我的雙手綁上吊了起來,往臉上潑水,又弄來兩個裝滿水的塑料桶,桶是長方形的,一個桶大約能裝40-50斤水。它們說:「看你是個女的,給你弄大半桶。」前幾天給A(另一同修)裝了滿滿兩桶水。它們找來了一個長布條,兩頭繫在水桶的把上,把兩隻裝了水的水桶掛在了我的肩膀上,放了一會,惡警看沒怎麼樣,就把繫桶的繩用水打濕,本來天氣很熱就出了汗,這樣一來繩子就貼在肉皮上,兩個惡人一個人拉一個水桶,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就這樣拉來拉去沒幾下肩膀和脖子上的皮膚就磨破了。兩個桶吊在身上又累又疼,脖子上的筋都勒得生疼的,過了一會手就開始發脹。有一惡警很下流,用手撓我的腋下。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我的兩隻手臂就失去知覺了。當時還想:怎麼就不疼了,還以為是放下來了,抬頭一看手依然吊在空中,桶依然吊在脖子上。就覺得噁心,喘粗氣,這樣迫害持續了近四個小時。當把我的手放下來的時候,整個胳膊任何知覺都沒有了,東西拿不起來,過了半個月手才能拿東西,半年之後才漸漸恢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6/27/49589.html


    山東王村男子勞教所酷刑圖示

    (明慧網2004年1月10日)以下各圖,均為一位從山東王村勞教所用堅定的正念衝出邪惡迫害的大法弟子所作。在臭名昭著的山東王村勞教所,邪惡一夥因其堅定對「真善忍」的信仰,用各種的酷刑將他折磨了數月,但邪惡的各種殘酷卑劣的手段始終未動搖這位大法弟子的正念,最終他堂堂正正的走出邪惡的王村勞教所。為了能讓更多善良的人們認清江氏邪惡一夥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他根據所知的事實,用自己粗淺的「畫筆」描繪出這一張張飽含血淚的草圖。

    高精度圖片
    殘酷的灌食
    殘酷的灌食
    王村勞教所給法輪功學員灌食、灌藥,其惡毒程度令人髮指,他們用鐵錐子、鐵鑷子、鐵尖嘴鉗子等工具,四五個人圍著被銬在椅子上的大法弟子施暴,惡狠地撬別大法弟子的牙齒,把牙齒撬碎、撬掉,將口腔、嘴唇錐傷、別傷,再用金屬開口器把口撐開,螺絲上緊,撐住人的上下牙。把開口器撐到最大角度,讓人感覺到下巴似乎被撐掉了一樣疼痛難忍,並長時間撐,讓你難受,他們取樂,然後再用粗管往喉嚨裏插,當拿下開口器時,人的上下門牙都被撐得活動,伴隨下巴的疼痛會使人難受長達幾個月的時間。

    他們灌食頭幾次皆從口裏插管,目的是讓被害者嘗到開口器和插粗管的厲害,然後從鼻子插管。

    高精度圖片
    電擊與「掛十字架」
    電擊與「掛十字架」
    四個惡警用四根電棍長時間同時電擊大法弟子,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則其中兩個惡警在電擊時用腳狠踩著被電者的腳脖子。電擊後,被電擊的地方腫脹起水泡;被踩的腳脖子出現幾個月的麻木、疼痛。

    「掛十字架」是勞教所惡警為了強迫大法弟子背叛信仰,所採用的另一種酷刑折磨手段。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兩隻胳膊被強制性的高吊起來,身體則被迫站著,有時大小便都讓站著。白天、黑夜都這樣站掛著,一掛就是多少天,最長達一個月之久。胳膊、腿、腳由於長時間站掛疼痛腫脹,而且腳上起了水泡。被放下來之後不會走路。山東臨沂市臨沭縣大法弟子陳學凱被吊一個月之餘。

    強迫連續長時間面壁、坐小板凳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惡警時常強制大法弟子長時間地晝夜面壁。有的則長時間被強迫坐小板凳,從早晨坐到夜間12點甚至凌晨3點,有的被強制晝夜不准睡覺,就這樣痛苦地坐著。

    也許不知道的人會問:坐板凳也是一種迫害手段?是,在生活中坐一坐板凳可能是一種用以休息的方式,可是那是在無任何約束並可以自由改變姿勢、自由地掌握時間的情況下。而在勞教所,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被非法剝奪,被強制性的要求以一個規定姿勢長時間的坐在哪兒(如果擅自改變姿勢則可能招來更重的迫害),而且不准睡覺。想一想,一百多斤的重量幾乎整天整夜地落在了被折磨得乾瘦無肉的屁股上(下面是硬邦邦的板凳),就如同把人倒過來,用一塊一百多斤的大石整天整夜地放在乾瘦的屁股上。唉,不用說人們也會知道那是一種甚麼滋味了……,可見邪惡江氏一夥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多麼的殘忍、狡猾與卑鄙了!

    強迫讓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整日坐小板凳,從早上5點至晚上9點半,一直坐著。「吃、住、洗漱」都在一室,不打報告不讓大小便。屋內臭氣熏天,令人窒息。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1/23/44346.html


    繪畫:用於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三種典型的酷刑

    (明慧網2003年5月29日)


    毒打

    毒打

    電棍折磨

    一位修煉法輪功的美術家用繪畫的方式展現了在中國監獄和勞教所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折磨和學員們所承受的痛苦。使用電棍折磨致昏迷甚至致死的情況經常發生。這些畫曾在奧地利的「藝術皇朝」之夜展出。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5/30/36321.html


    北京新安勞教所的小黑窩:四壁布滿電針 人被電成篩子

    (明慧網2002年9月27日)大法弟子甲,女,32歲,自2001年7月被綁架入北京新安勞教所(又名:北京女子勞教所)四隊以後,抵制邪惡勢力的安排,拒絕穿勞教服2個月,一直被戴手銬,關進裏屋(審訊室),每天被四人看管。惡警李繼榮不讓她睡覺,不讓洗澡、洗漱,不讓上廁所,每頓吃窩頭、鹹菜,每天派人毒打她,打得鼻子經常噴血,雙眼青腫,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就是這樣,一有出去放風的機會,她就在操場上高喊「法輪大法好」,響徹雲霄,震撼人心。兩個月之後,惡警李繼榮將她押往「集訓隊」。關押她的小裏屋,不但四壁無光,冬天開門,屋裏溫度極低,而且這小黑窩裏,她戴著手銬在裏面站不直,蹲不下,上下左右前後都安裝著電針,身體傾斜一點,就被電針電。由於長期不能睡覺,她睏乏之時就經常被電針電,被人毒打,身上被電得如篩子狀。(見下列示意圖)。

    目前,她仍被關押在「集訓隊」。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大法弟子乙,女,58歲,北京人,自2001年6月被綁架入北京新安勞教所之後,抵制洗腦,並在班裏、隊裏公開洪揚大法,寫的認識都是修煉體會。這樣,惡警李繼榮派人毒打她,一個月之後押往集訓隊,也是被關進上下左右前後都安裝著電針的黑窩裏,被毒打、被電針電。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大法弟子丙,女,48歲,北京延慶縣人,自2001年4月被綁架入北京新安勞教所四隊以後,抵制洗腦,惡警李繼榮讓她站在通道牆角,不讓洗澡、洗漱,不讓上廁所,派人毒打她,讓她蹲著、跪著、「飛著」(下圖)2個月之後,她在運動會上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隨即被惡警李繼榮戴手銬押往小黑屋審訊,嚴刑拷打,並在電話裏威脅、謾罵她家屬,揚言給她延期半年。她至今仍在受邪惡幹警的迫害。

    高精度圖片

    大法弟子丁,女,54歲,自2001年9月被綁架入北京新安勞教所以後,抵制洗腦,被惡警李子萍、李繼榮拷打、迫害。惡警還指使勞教犯人毒打她,一直不讓她有正常的起居休息等等。2002年自遷入北京女子勞教所之後,繼續受迫害。在一次早操晨練的機會,她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之後立即被惡警堵住口,一頓拳打腳踢,然後戴上手銬,押在水房裏,塞在水池底下,腳踝腫得跟大腿一樣粗。惡警還逼迫她超強度勞動,不讓休息,髒活累活都叫她幹,惡警還指使人在旁邊踢她。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6/27282.html


    江羅犯罪集團殘害大法弟子的刑具──鐵椅子

    (明慧網2002年1月8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9/17577.html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一:蘇秦背劍)


    蘇秦背劍:把人的雙手臂背在後面用手銬銬住,惡警抓住鐵鏈踩住學員後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極。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5/49890.html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二:坐小板凳)


    坐小板凳:這可不是家裏的小板凳,這個東西凳面上是小方格,惡人給學員戴上短鐵鏈,讓人站不起來,坐上一段時間後,小格便硌入肉中,造成臀部腐爛,非常殘酷。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三:不准睡覺,罰站)


    不准睡覺,罰站:惡警讓刑事犯做包夾,連續數日或半個月不讓學員睡覺,而犯人可以輪流休息。學員一困,犯人就用針刺學員,有的學員被扎得出現痙攣。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四:灌大糞)


    灌大糞:惡警惡人強行往學員嘴裏灌,還把大便往學員身上、臉上抹。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五:釘大頭釘)


    酷刑──大頭釘:瀋陽惡警在學員身上釘了100多個大頭釘。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六:冷凍)


    冷凍:在冬天零下二三十度下,讓學員只穿內衣內褲在外邊冷凍折磨,逼迫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七:水牢)


    水牢:把人剝光衣服泡在髒水裏,水深到胸以上,終年不見陽光。受刑時間長短隨惡警心意,重者死亡,輕者身體浸泡腐爛。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八:注射藥物)


    注射藥物:把正常的學員強行送進精神病院迫害,給學員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等。把正常人迫害成痴呆。用上不明藥物後,一段時間開始從眼睛爛,耳朵、頭髮等全身開始爛,學員質問它們時,它們卻說:「沒辦法,是上邊(江澤民)讓幹的。」


    百種酷刑圖(之二十九:性虐待)


    惡警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用電棍電擊乳房、陰部,把電棍插入婦女陰道內進行電擊,有許多未婚的女學員也不放過。


    百種酷刑圖(之三十:強姦、輪姦)


    惡警們對女性學員進行強姦、輪姦。


    百種酷刑圖( 三十一:鎖地環)

    (明慧網2004年6月22日)

    高精度圖片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7/49945.html


    百種酷刑圖( 三十二:人為窒息)

    (明慧網2004年6月23日)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公安系統的刑訊室、勞教所、洗腦班等非法關押場所遭受到的酷刑之一:人為窒息。

    惡警用塑料袋套頭使人不能呼吸,拳打腳踢,用電警棍電擊,手段極其殘忍。受害嚴重者窒息身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5/50633.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