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音樂和電影講真象

由明慧向大陸大法弟子徵集歌曲創作想到的


【明慧網2004年8月2日】看了「音樂也是洪法的有效形式」一文和「關於講真象問題的幾點思考及對真象影片再次剪輯例子」一文,雖然不能全部贊同作者的觀點,但心裏很有同感。我們都知道,常人中一首流行歌曲的影響力。一首知青的歌曲能讓一代知青落淚,永遠懷念那個時代。常人的東西是個好借鑑。我們有很多懷念親人,懷念校友,懷念被迫害致死的功友的好散文,其實想想常人不也是這些同修的親朋、同鄉、同事甚至同窗嗎,等等。也許我們也能出來個「同窗的你」等等,讓一代同學重新反思。這裏想談的是一種思路。

如果弟子參加的晚會,不僅唱出了大法的美好,同時也能喚起老百姓心中的善念,那麼就可以更好的達到以歌聲講真象的目地,而這些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歌詞。如我們將在講真象中,所遇到的人或事,以及我們如何講真象的智慧,寫成歌謠,比如寫給同學的、校友的、警察的等等。這樣就可以豐富我們的歌謠,也為能創作的同修提供了進一步修改的素材。

目前的歌曲,很多是唱給弟子聽的,包括「與我比鄰同坐」這麼好的歌,最後一句「同把眾生救度」很難引起和我們同坐的常人的共鳴。看了明慧最近登出的詩詞,也是這種感覺,很多詩詞是寫給弟子的,而我們目前的首要任務是救度眾生。「為你而來」這首歌的成功,我的理解是因為她來於我們的實踐,唱出了我們的心聲,最重要的是常人能接受和理解。怎麼更好的利用好詩歌、歌曲的方式,轉換一下我們寫作時的出發點和思路,更好的寫出和唱出能讓常人理解的又動聽有力的歌曲。

目前我們有了「為你而來」,「法輪大法好」,還有一個心聲沒出來,就是「結束這場迫害」。如果我們能有個雄壯的歌曲,如同「為你而來」一樣,讓不同膚色、不同的語言的同修領唱的大合唱,唱出我們的心聲,大家一起來,無論在哪裏,無論你是誰,如果你認同好人不應受迫害,如果你希望你的子孫後代能有說真話做好人的權利……。是時候了,讓我們一起來,手拉手,心連心,結束這場對中華、對人類的迫害。

希望海內外同修能多交流思路,放開去想,這也並不是單單那些會寫詩詞的同修的任務。不會寫的同修根據自己講真象的體會,寫出思路或「粗產品」,會寫的同修可以再去修改,為我們的電影、為弟子參加的音樂會能有更多可挑選的能講真象的歌曲。

影片和歌曲也是分不開的。「Freedom」,這首著名的歌曲為馬丁-路德-金影片增添了多少色彩,唱起來就讓人們想起馬丁-路德-金。感覺總體上,我們的片子或歌曲,在讓常人真正認識到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帶給常人自身而不僅僅是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方面力度還是不夠。

目前海外很多做片子的同修,由於時間緊,對國內的很多情況,或老百姓的一些真實心結沒有大陸同修更明瞭。有影片編輯才能的學員常常苦於沒有好劇本,或自己不是寫作高手等各種原因,使得能獨立成片子的速度和質量不能保證,也使得有編輯才能的學員的才華沒有充份的全部發揮出來。一個好的片子的影響力就像一顆原子彈,而我們需要的是不只一顆,方方面面,凡是能用文字表達的題材,都可考慮如何用電影來表達,而一部電影所含的信息量,大於任何一種文字。

過去自己對這方面也不重視,等著同修出片子。後來自己嘗試了一下寫劇本和歌詞,發現最難的是走出第一步。從沒寫過,行嗎?打破觀念的第一步是嘗試,只要有寫作功底,對我們的影片多留心,根據一個主題的需要,來組合成講清一個真象目地的片子。即使不成熟,也給做片子的同修提供了一些設想和幫助。目前,一些弟子正努力創作一部講清江××對全人類迫害的真象片,以配合全球審江,同時也有很多同修希望創作出有針對各地民眾,如揭露當地和各種人群(教育界、媒體、司法等等)的邪惡(惡人榜)和向不同人群講真象的片子,但進度上對劇本的依賴性很大。無論在題材,還是劇本上,都希望通過明慧這個橋樑,能達到海內外弟子的共同合作,一個好的作品往往是很多同修智慧的結晶。

最後,希望我們海內外同修共同合作,更好的做好用音樂和電影等講真象的工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