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講清真象」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2004年7月30日】師父要我們講清真象,怎樣才能講得「清」?同修打來電話,說快到7.20,一會兒要出去掛條幅。我告訴她要小心就掛了電話。一轉念,不對勁,馬上回電話:我的建議是先不要掛條幅。根據同修那邊的情況,最需要的是真象傳單,能讓人看了明白,而現在掛條幅,不一定有好的收效。同修立刻表示同意,其實她也覺得不妥,但是點上發下來的,有點不好意思不掛,我說那就先收起來。

有兩件事情使我寫出這篇體會。

一件事在去年,我們地區及鄰近地區就在這點上的做法不同,效果也不同。我們經過切磋,認為要少掛條幅,條幅主要起到鎮懾作用,如果邪惡猖獗,搞了破壞活動,那條幅就不可少,真正「鎮」到實處;其餘時間多用精力做傳單,更讓人清楚很多為甚麼。所以那段時間我們地區注重發傳單、光盤,邪惡也拿著光盤到處搜查,但沒有結果。過不多天,聽說鄰近地區抓了好幾個學員,原因是那裏出現好多條幅。不同的情況,引起我們的注意,也後悔為甚麼沒及時同那裏的同修切磋一下呢,反映出我們整體的大漏洞。

第二件事在幾個月前,一天晚上,一位不修煉的朋友打電話來告訴我,最近出去做資料小心點,說聽一起吃飯的警察說,因為我市公安局門前的大柱子被噴上了大法標語,所以市公安局長暴跳如雷,叫囂發現噴塗標語的學員,要判重刑,而且向各派出所下達了抓捕指標。從而掀起我市一次邪惡的瘋狂抓捕,我們地區的幾名優秀的大法弟子先後被教養,造成嚴重的損失。聽到這件事,我立刻想起,之前我同一個同修交談時,他若有所思的談到要找一個誰也不敢去掛條幅的地方做,是不是他噴的標語呢?第二天早上,我就去了同修那裏,談到這件事,他說知道這件事,並沒有說是自己噴的。

我想,如果噴標語的學員真的是出自救度眾生的心,而不是顯示心和標新立異的心作怪,別的大法弟子不敢去的地方他敢去,那當然好,但也要考慮方法和形式,能不能起到真正的講得「清」,而不是給人一種捅馬蜂窩的感覺,那個馬蜂就是毒,就是邪惡,我們的作用是化解掉它的毒,使它不再害人,所以要先「化解」。針對公安部門,我們首要的是怎樣使他們先了解我們,清楚這場迫害真象,在這個過程之後或之中,它們行惡了,那時條幅和標語的力量才會發揮得更好。

前幾天,和另一同修的一次談話,我知道是他噴的標語。他的想法非常簡單,一路走來噴了一路標語,到了市公安局門前,有人,稍微有點怕讓人看見的心剛冒頭,就正念滅掉了,這裏也應該噴上。就這樣簡單,沒有雜念干擾,看得出他正念正行。所以這件事還不能說是他的錯。我也同他切磋交換了看法,就是像師父說的做事儘量考慮全面一點。多從整體上考慮,別讓舊勢力鑽空子。

總之,我想,我們講真象,沒有千篇一律,不能太機械去做,最好是先仔細分析這個地區怎樣才能使人能真的清楚真象,注重從世人的角度去考慮就會有好的想法產生。師父告訴我們每當做一件事情時,首先考慮別人能不能接受得了,就不會出現問題(請聽大連講法)。有的時候,我們只在想:我發資料就是想到救度世人才去發的。而往往忽略了要講究形式和方法,更好一點,才能達到目標。我的一個朋友說,我對你們很有意見:有人敲門,一開門,掉進來一張傳單,人咚咚跑樓下去了,這叫幹甚麼嘛。我想,引起他反感的是因為學員的這種舉動不夠恰當造成的,學員盡可以穩穩的把傳單貼到門邊,他開門時自然看到,不必敲門再跑掉,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做傳單我認為要學員先認真看一遍,內容有無增刪的地方,尤其是有些以前從網上下載的文章,很多字句要從新審定。我從撿來的傳單看,有重段重句的現象,印象不好。

不妨想想:樓道裏資料貼到哪不容易引起反感?如果貼到了對聯上,一揭會把對聯弄壞,那樣效果不會好。很多同修把傳單裝入福包,效果真好!到農村撒傳單再加個小塑料袋,以防下雨淋濕……多想點,會做得更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