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講真象問題的幾點思考及對真象影片再次剪輯例子


【明慧網2004年7月31日】

1.我看到的一些問題

關於講真象不能講高的問題,師父在多次講法中談到過,網上也發表過不少談此問題的文章。但據在實際中觀察,還是有一部份同修對這個問題認識得不夠。一部份同修是分不太清楚甚麼是該講給常人的和不該講給常人的,一部份是在講真象中不能根據所面對的常人的接受能力而講,使講出的話對方接受不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廣泛發下去的光盤,傳單,小冊子等真象材料不符合大多數人的口味,材料裏面有些內容是讓大部份常人接受起來有困難的(也就是材料內容的高低性把握不好),從而造成材料的普及性不強。

2.一定要考慮到為數不少的那種「最現實」的人

現在世上有很大一部份知識面很狹隘的人,也就是頭腦中充斥著「實證科學」「無神論」思想的現代人,這樣的人除了人表面空間的這點東西以外,其它的一概都不承認、不理解、不能夠接受,都視為「迷信」。這樣的人為數不少,他會把我們所講的神啊,天國啊,大法度人啊等等很多都視為迷信,接受不了。

那麼作為目前我們以救度世人為目地的前提下來講,我們最好就不要去觸碰他們這根敏感的神經,我們如果能達到把他們頭腦中的毒害思想清除掉,讓他知道大法好就可以了。而那些他們目前還不能理解的,不願意接受的,就不講給他們了,免得適得其反。其實那些在目前也沒有必要告訴他們,讓我們重溫一下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的講法:

「……但是,對人,對目前人類講的對人權的踐踏、對信仰自由的踐踏,這些方面他們是能認識的。所以講清真象中,你們也應圍繞著這些方面講,世人就能理解,他們也會支持。只要他有正義、他還有善的那一面在、他還可度,他就會支持。所以呢,你講高了呢反倒效果不好,因為此時得法的就是大法弟子,講真象中你一下子想叫常人成為大法弟子是急於求成。任何人在講清真象中談高了都是不理智的在起破壞作用。如果不聽勸阻、太執著了,那可能幹的壞事就會大,就會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說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來。」

3.材料的「普及性」及材料的再編輯

有句話叫「眾口難調」,確實是這樣,要想讓我們製作的光盤、傳單、小冊子等真象材料符合世間每一個人的口味也是不現實的。我們發出去的光盤啊、傳單啊,有時我們也不知道會被甚麼樣心態的人拿到,那麼就要求我們製作的這些材料要有很強的「普及性」。材料的普及性強,說白了,就是我們做的真象材料能被大多數常人可以接受,能夠理解,不至於由於他們的不理解而產生不好的作用。

現在同修們普遍發下去的真象光盤,傳單,小冊子等材料的內容基本都是從大法網站上下載的。可常人由於知識水平不同和人生閱歷的不同或者由於觀念的差異導致人的接受能力參差不齊。特別是真象影片,基本都是國外同修製作的,那麼國外同修基本上是應該沒有國內的同修更了解國內常人的心態和接受能力,相比之下,國內同修能更直接深入的了解國內常人的思想狀態。因為有這個因素,所以國外同修做的影片往往在內容的高低尺度上把握得不是那麼太合適,就使有一些內容常人接受不了,那麼這樣的材料就不適合給所有的大陸常人觀看,也就是材料的普及性不強。所以有時就需要我們按中國大陸常人的接受能力把所拿到的真象材料進行再次編輯,以達到更好的救人效果。

舉個例子說明,比如說我們發出去的小冊子會被100個人拿到,而這100個人裏有40個是「有神論」者,有60個是「無神論」者,那麼我們為了照顧這60個人我們只有把材料內容的底線放低,以免給他們造成障礙。

同時所有接觸真象資料的同修都應該嚴格把好關,每個環節如果發現材料裏有過高的內容都應該及時處理,避免救度世人中造成損失,浪費人力、物力、財力。

4.真象材料中加多少師父講法內容合適

有的學員在刻錄的真象光盤中把師父所有的講法文字都加了進去,這樣做到底合適不合適呢?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解答過這樣的問題:

「問:可否將「法正」「如來」等經文夾在相應的放光明節目中播出給常人看?
 師:我想應該沒有問題,我的書都在市上賣的,應該是沒問題的。這些具體怎麼做,你們應該放多少做多少,都是你們自己把握的事啦,師父只能說沒問題。也不要拿師父的一句話強制與自己意見不同的學員──師父說了就得怎麼怎麼樣了,不行。因為做媒體嘛,應該怎麼樣安排好,共同協調把它調整好。」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解法》講到:「你們知道的都是神應該知道的,是我講給你們的,不是講給世人的,所以那些事情是不能講給常人的。」由此可見,也不是師父的甚麼講法都適合拿給常人看的,有些讓人知道了不一定能收到好效果。

我個人認為在目前時期應該有選擇的把師父講法內容放到真象材料中,師父目前講法是講給我們大法弟子的,那麼有些講法內容在當前時期就不適合給常人看,常人看了不理解還會說三道四。比如我認為《法正人間預》這篇經文人就不那麼容易接受,常人看了不理解之後也許會起反效果。所以我認為把師父所有的講法都給常人看是不合適的,無論是在電視節目,光盤,傳單,小冊子中都應該有選擇的加入一些講法,我覺得這樣做比較合適。

5.「宇宙大法」這四個字高不高

我有過這麼一次經歷,在一次講真象中,當我跟對方說了「宇宙大法」這幾個字後,那人就不願意聽了,說「原本我對你們沒甚麼不好的看法,但就因為你說了這幾個字,我現在對你們有看法了」。當然這事不排除有我個人的修煉因素在裏面,但我想這也不能不說明一個問題,在邪惡造了那麼多謠的情況下,人的頭腦中還有那麼多對大法的不正確認識的情況下,確實講給他們一點高的東西對他們來講都是不好接受的,都是障礙,因為他們被毒害的很深。救人嘛,就得一點點的疏導他們,考慮他們的接受能力。當初釋迦牟尼佛在傳法時也是考慮當時人的接受能力傳了他法的一部份,所以我們在講真象中也要考慮人的接受能力才能救了人。

我記得在前幾年迫害剛開始不久的時候,在電視上播出了不少這樣的鏡頭:記者問被抓捕的學員:「你們是從哪裏來的?」學員回答:「宇宙中來的!」(還有的回答成:「宇宙空間中來的!」)

這時候在我身邊和我一起看電視的常人哄堂大笑,議論紛紛:「精神病,這都是精神病啊!」其實這就是學員分不清甚麼是該講給常人的和不該講給常人的,講得過高造成的不好後果。

我覺得下面的回答寫的很好:「能簡單介紹一下法輪功嗎? 答:法輪功(法輪修煉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創編的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功法。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指導來律己修心,他們努力的去在各種環境中做好人,做越來越好的人,盡力摒棄各種不良思想與執著(如憤怒,焦慮,嫉妒和爭名逐利之心)。」

這個回答既說了大法好,又說得不高。對於一個受毒害很深的人講真象,我們就講人這層空間中人能看到、能理解、能接受的就夠了,至於在目前他知不知道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這並不重要,不反對就行。常人永遠理解不了修煉人,常人和修煉人的思想永遠是有差距的,如果修煉人不理智的講出了常人理解不了的話,那肯定會起到破壞大法的作用。如果把「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講成「我們是以真善忍為原則在修煉」,我想後一句一定會比前一句話能讓更多的人接受。

6.由「每日明慧」能否加到真象光盤中引發的思考

有的同修在刻錄的真象光盤中加入了「每日明慧」文章,有的同修把「明慧週刊」當做真象材料發了下去。當然不是說常人絕對看不了這些東西,有些比較好的常人看了不但能接受,甚至能得法也說不上。我們的文章講的都是心性的提高,大法真象和時事等內容,人看了會起正面作用的,但是裏面也有一些對於人來講很難理解的內容,比如涉及到法理和神,發正念等一些事情,那麼大面積的發出去我想就不一定能收到好效果。

有這麼個例子,一個常人在了解了大法真象後,對大法已經有了一定的正念。可這個同修還想讓他從科學的一面來了解了解大法,就給了他兩頁正見網的材料,當時這個同修發現這兩頁材料裏有一篇同修寫的「發正念」體會的文章,這個同修也覺得「發正念」這樣的文章給常人看是過高的,可由於這個同修沒有電腦和打印機,不能重新刪減編輯這兩頁材料,所以他就告訴那常人:「你就看這兩篇(指不包含「發正念」文章的那一面文字)文章」。結果這個常人看完從科學一面證實大法的文章覺得有道理。可是他又看了「發正念」那篇文章,他根本接受不了,說是唯心的,是邪的,又對大法產生了不好的看法。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明白這些材料是在大法弟子之間傳看的,是修煉人才能明白和看懂的,一個常人怎麼可能認識到那麼高的東西呢?!那他不就跟我們一樣了嗎?!我們是修煉中大法弟子,他們是常人,從思想認識上來講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那些並不適合給所有的常人看,面對個別能接受的人給他看是沒問題的。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解法》中講到:

「……我告訴大家,你們一定要理智的在做。你在講清真象中,你超越一點人的道理的時候人就接受不了,所以你們在講真象的時候,一定不能講高。你們知道的都是神應該知道的,是我講給你們的,不是講給世人的,所以那些事情是不能講給常人的。你們只能夠講我們是遭受迫害的,我們的真實情況,我們是好人被無辜的迫害、信仰自由遭到了踐踏、人權遭到了踐踏,這個他們都能接受,馬上就會支持你同情你,那還不足矣嗎?你非得讓他知道那麼高的理幹甚麼?知道這些,世人就會說法輪功是被迫害的,而且迫害者那麼邪惡,他就會去說,這不就足矣了嗎?當然你是想讓他成為大法弟子,但是現在很難做到,舊勢力在阻礙。特殊的師父都會管,可是他沒有那個心,舊勢力也在擋著。我們現在第一任務就是讓他們知道真象。那個特別好的你會碰到,你跟他講多高他都能接受,那你就跟他去講,那就沒有關係,那樣的沒問題。尤其是有些政府官員,你去跟他講這些,他是搞政治的,他滿腦子都是政治,根本不會相信的,那不等於是你不但沒救他還往下推了一把嗎?是不是?」

師父說:「你在講清真象中,你超越一點人的道理的時候人就接受不了,所以你們在講真象的時候,一定不能講高。」我想這不僅包括口頭講真象,也包括在電視媒體上,報紙,光盤,傳單,小冊子等講真象方式。

7.與《對真象片「風雨天地行」的一點建議》文章作者切磋

在明慧的2004年6月21日有位同修在《對真象片〈風雨天地行〉的一點建議》裏有這樣一段話:

「1. 對大是大非的選擇關係到自己的未來。可以呼應第一集中古羅馬的例子,說明後來出現了數次大瘟疫的原因,再反射大陸近年來出現的無數天災人禍,反常異象(特別是SARS,沙塵暴等,這些本來就是天警示人的最好例子,也是常人特別熟悉和關心的問題),點明或含蓄說明「反對大法」的後果。」

對於這樣的問題,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有這樣一段講法:
「問:目前在講清真象中,我們將常人中發生的事,如瘟疫的消息,作為講清真象的一種內容,大量的向中國人提醒。
師:提醒是可以的,你們在媒體中公開的講常人是理解不了的。大家可以在講清真象中去談,可以提醒他們,這是沒問題的。很多人在這個科學造就的社會中是不信神的,尤其是現在的醫學也是現代科學的一部份,你談這些他可能理解不了,因此這個邪惡還會抓著這個機會來造謠,所以大家不用公開去講,可以在講清真象中跟人指明這個問題。」

「所以大家不用公開去講」,其實師父已經講明白了,在媒體中公開的講人是理解不了的,甚至還會被邪惡抓著造謠,在面對個別能接受這樣的問題的常人講我想是沒問題的。

我認為在講真象中應該這樣做:在面對個別人講真象的時候,根據他的接受能力而講,如果他能接受很高的東西,也想深入的了解一下大法,那麼就給他講得高一些,因為這樣的人有可能得法。如果面對的人接受不了這些,那就只給他講我們遭受的迫害。在光盤、小冊子等大面積普及下去的材料中,要把底線放得很低,以能講明白真象就足夠了,不加入一點高的東西,以達到材料能適合所有的常人觀看而不起反作用。

******

下面是對一部份真象影片中我認為一些過高的片段(包括一些不太合適的片斷),進行裁減的地方。因為我是一邊剪輯影片一邊寫的文章,考慮到發稿日期不能拖的太久,還有一些影片沒有裁減完,所以我就寫多少先發表多少。我是用「vcdcutter」進行剪輯後又用「豪傑超級解霸」的「MPEG文件合併」工具進行合併的。

《加拿大歡慶法輪大法節》

影片在8分20秒時出現了一張師父講法時的照片,照出來的形像不好,所以我裁減了下去。

師父一九九八年《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講過這個問題:「……再有一點,大家照相的時候不分場合地點,照出了許許多多不好的形像,這樣對我們都不好。因為你也是我的弟子,你怎麼能把師父照成那樣呢?大家在這個會下去之後,可以去跟不同地區學員講,把你們照的不好的那種照片統統燒掉,(鼓掌)連底片一塊燒掉。如果你們實在想照相,我給你們機會照。(鼓掌)……」

這個事情的出現涉及到學員是否認真學法的問題,是否對大法負責的問題,是否對師父和大法的形像負責的問題,弟子對師父夠不夠尊敬的問題。我想製作影片的同修不應該把這樣的照片加進去,並且這樣的影片還在大法網站上提供下載,在常人中大量傳播,那常人看了這個照片後會對師父和大法留下甚麼印象呢?常人也會看到我們弟子對師父和大法的態度啊!我想照相的同修和製作影片的同修,包括大法網站的同修,都應該找找自己。為甚麼照相的同修沒有燒掉底版呢?為甚麼製作影片的同修在製作影片時用了這張相片呢?網站的同修為甚麼不在上傳錄像前認真的檢查一下片子內容呢?還是檢查了沒認識到,還是發現了沒及時做處理呢?

這裏也給放光明等大法影音網站提個建議,希望在上傳影片前能夠「審審片」,把一些有必要去掉的內容去掉,然後再上傳到網上提供下載,因為有的大陸學員下載後並不具備重新剪輯影片的能力。再有我還發現一個問題,有一個用MergeMD5軟件合併的影片,合併文件提示是需要27個MPEG文件進行合併的,但網站上卻只提供了23個MPEG文件的下載。我想這應該不屬於技術不成熟的問題,是個負責不負責的問題,用心夠不夠的問題。畢竟大部份大陸弟子要靠網上下載才能拿到材料,有的學員上網不是很方便,下載一些東西也是很不容易的,用手機無線上網的同修要下大文件就更不容易了,下了很久卻不能用,浪費了時間和金錢。還有一些影片雖然提供了鏈接,但卻下載不了。那麼搞網站的同修應該認真負責起來,多辛苦一點,把網站辦的更好。

如果有可能的話,製作真象影片的同修最好能把已經上傳到網上的影片審閱一下,把影片中過高的片段刪減下去後再重新傳到網上,把好第一道關。

《是非曲直終有理》

刪減掉的片段:
5分5秒
一個西人同修有這樣一段話:「我認為江澤民反對這個宇宙的本性,反對真善忍這一最基本的原則,誰要想摧毀這個原則,誰就是要毀掉一切,所以我認為他必須受到法律的懲治。」

裁減原因:審判江澤民在人這裏也是有法律依據的,這個同修所講的「反對這個宇宙的本性,反對真善忍這一最基本的原則……所以我認為他必須受到法律的懲治。」似乎缺乏法律憑據,給人以不可信服之感。講審判江澤民要告訴人江澤民犯有「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犯罪事實,要給人講這些人才能信服,才有說服力。

《累世緣牽三代情》

18分49秒
解說詞有一句話「親情濃的化不開」。我認為這句話對人講不太合適,因為人中就是有情,有的人就是情重,特別現在的人情更重。而有的人認為濃得化不開的親情正是牢固維繫家庭關係的紐帶,認為很好。這句話容易衝了人的「氣管兒」,所以裁減了下去。

20分
歷女士有句話「一些名利情不但看淡了」,這句話給常人聽可能會讓人產生誤解,因為我們修煉人講的是「慈悲」,是比情更高尚的東西,那麼我們要是只講給常人說我們看淡了情,就必須講明白情與慈悲的關係,講我們是更廣義的善,是對任何人都好,而不是自私的情。那麼我們不太可能給每個看了片子的人都去講清楚這個關係,就單獨的拿出這句話講給常人,不一定能有好效果。有些人會認為我們沒有情是「無情無義」,連親人連父母都不管了,只管自己修煉升天了,而且邪惡也在這方面混淆視聽的說我們「無情」,所以我把這句話裁減了下去。

《請與我比鄰而坐》這首歌

這首歌曲最後的歌詞「讓我們同將眾生救度」,這句歌詞如果要唱給常人聽,他們會不理解。雖然事實確實是我們在救度他們,可現在世人所能看到的只是在當前這樣的形式下,他們在有正義感的前提下給了我們支持。在人這裏他們是看不到我們在救度他們的,如果我們對他們講:「我們是在救度你們」,他們是不能明白的,而且這句歌詞本身就是唱給修煉人聽的。

師父在《導航》裏《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中講道:「……表現上我們求得世人對大法的支持,這是在人這兒表現出來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過來的。誰給予大法支持,從正面宣揚了大法,他就是給自己未來開創了生命存在和未來得法奠定基礎。(鼓掌)」

我們應該擺正一個關係,就是我們的想法並不等於世人的想法,我們明白的道理世人不一定會明白。不是所有的世人都會在明白他給我們支持是在給自己開創未來、是大法在救度他的道理的。因為人是最迷的,他只相信眼睛能看到的。

《歷史的轉折》

裁減掉8分30秒
一個靜態圖片----法輪大法 救度世人
裁減原因:目前這個時期如果講大法是度人的,有一部份人接受不了。

《採訪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

裁減掉的片段:5分40秒
關貴敏同修談到的「那不能讓你上去,那會宇宙大亂哪」(大意,原話我記不太清了)
裁減原因:常人理解不了。

《選擇》

裁減掉的片段:5分39秒
男主人公天路在回答王導的問題時有這麼一句台詞「我們是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誰天天想著當神仙啊。」
裁減原因:這句話講的不高,但我覺得「誰天天想著當神仙啊」這句話好像在說我們不修佛,而有些常人已經知道我們是修煉的,是修佛的,那麼這就有點矛盾。我覺得我們在廣泛的媒體講真象中最好還是少涉及這些問題為好,不是「眾口難調」嗎?那我們就來個最「基本」的,也就是談「人權」談「信仰自由的踐踏」這些,不去涉及那些不好解釋的。

《法輪功真象》

裁減掉的片段:0秒----52秒
本片的開頭採用了師父講法中的一個片段,師父談到了宇宙與法輪的原理,也談到「是按照宇宙的真善忍特性,最高特性去要求去煉」。我把上面的這段裁減了下去。從影片「這位就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開始保留的。

裁減原因:我認為在一般的真象材料中還是不加師父講宇宙原理等這些講法為好,最好加一些師父講的如何叫人修煉心性這方面內容我想能更有利的證實大法。因為邪惡也在造謠說我們搞迷信,雖然我們不是迷信,可是常人理解不了的他就會認為你是迷信。

《修煉不是政治》

裁減掉的片段:
(1)24分26秒----50秒時有這樣一段話「不論你是不是修煉人,只要你配合了江澤民的這場運動,你參與了表態,你參與了甚麼江澤民的百萬簽名,你執行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打壓政策,哪怕你保持沉默,你就是江澤民政治運動中的一分子,你就是在江澤民的政治運動中推波助瀾。」

裁減原因:這段話講的道理是對的。但有一點,因為有的人是在被邪惡的謊言矇蔽下做了推波助瀾這樣的事,而那個時候有的人在不了解真象的情況下做了錯事,作為我們大法修煉者應該持理解和寬容態度,應該體現出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的慈悲。我覺得這段話語氣未免有點強硬,會讓有些人不太能接受,「哪怕你保持沉默,你就是江澤民政治運動中的一分子」這句話我覺得有點強迫人如何如何做好的意思。

其實讓人做好應該是啟迪人心中的善念,啟迪人的正義感從而讓他們支持我們。我們修煉的人在修煉中聽了別人不同的意見時有時候都會起反感心理,何況一個常人呢?!而且人總是有負面思想的,有些不好的思想是不讓人碰的,一碰就反感,當我們說的太重的時候人也不願意接受,還會使人負面的思想起作用,產生不好的後果,所以我把以上的片段做了刪減。

(2)結尾處解說詞「大法修煉者的境界超越一切常人的認識,大法弟子的實踐超越一切人間政治」,後一句我覺得不通,表達的意思是甚麼也很模糊,所以裁減了。

《慶祝11週年短片》5-13_award

裁減掉的片段:0分35秒
「把宇宙真理傳揚世界各地」。剪輯原因已經在前面闡述過了。

《人類返本歸真之路 (2002.12.6)》

此片個人認為在一般的講真象光盤中就不要放了,裏面涉及一些大法的法理與功理部份,目前人看了不一定能接受,可以給想學大法的人看一看。

《一份最好的結婚禮物》
21分30秒
「伴隨你遵循宇宙大法真善忍」,我把「宇宙大法」這幾個字裁減了下去,裁減原因已經在前面闡述過了。

《歸來吧!趙明》

4分54秒
趙明同修說的「知道這是宇宙的真理」這一句我裁減了下去,剪輯原因前文已闡述。

《跳針的青春歲月》

8分13秒
「人就是來修煉的」,這句話目前對常人講過高。

21分05秒「他就會失去德」。以前的老人可能會相信,現在的人根本不相信缺德,失德的。當然這句話也不是講的太高,不過為了「照顧」一些底線非常低的人,為了光盤的普及性更強一些,我還是做了裁減。

23分51秒「宇宙的法則是這個樣子」,剪輯原因前文已闡述。

24分45秒「宇宙的法則相背離」,剪輯原因前文已闡述。

《修煉法輪功》

這個片子還是給想學大法的人看一看,一般的講真象光盤中最好就不要放了,內容過高。

《光的記憶》

這個片子是描寫一個大法弟子記憶起前生之事。如果給一些人看了,說不定就要視為「迷信」了,還是慎用為好。

《新唐人新年晚會一小時節目精選---名人賀詞》

0分34秒
台灣台北市市長馬英九給大家拜年
2分32秒
台灣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給大家拜年

我把這兩段裁減了下去。首先應該說誰支持大法我們都是歡迎的,大法只看人心,不看人的工作。大法更不參與政治,真正的修煉者也不會對政權感興趣。可是國內的常人很重視台獨問題,對支持台獨的有關人士也很反感,我為了不引起一些人的反感,影響他們的被救度,所以做了裁減。

《新唐人新年晚會一小時節目精選2》

22分14秒有一句歌詞「茫茫天數有神知」
21分45秒有一句歌詞「世間助師行」

這個片子要給常人看的話,這兩句歌詞有些人會不理解,所以我把整個歌曲裁減了。我覺得我們做的文藝節目其中有些內容還是在大法弟子中流傳比較好,目前有一些東西人還是接受不了的。但是有一部份節目是可以給常人看的。

最後一首《萬古天門開》也裁減了下去。裁減理由同上。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多倫多晚會》

最後一個節目有這樣的歌詞「萬古天門開,法輪天外來……眾神下凡間」,我把這首歌裁減了,裁減理由同上。

《直到永遠》也裁減了下去。裁減理由同上。

《一個悲歡離合的音樂世家----採訪陳剛一家》第2集

25分55秒
解說詞「著名的馬丁。路德金曾經說過這樣膾炙人口的話,他說一個人如果在邪惡面前保持沉默的話,那麼他同犯罪的人一樣有罪。」

其實人的道德已經下滑得很厲害了,現在有些人已經習慣於在邪惡面前沉默了,變的麻木不仁,不關乎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時候有些人是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中國的歷次政治運動也已經把人整怕了。有的人雖然明白了大法好,他也不一定敢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起碼有些人在當前形式下不敢為大法說話。那麼這句話就有可能「刺激」到這些人,從而使他們產生反感心理。人嘛,有時候為了自己的執著他寧可去反對正確的東西,所以我做了裁減。

《書聲展童顏》

3,57秒
被採訪的學員說:「小孩子就會說:你怎麼罵我,你德給我了噢,或者說罵人的話德就給他了,划不來。」

其實因果關係確實是這樣。可如果一個修煉人在忍受別人罵自己的時候頭腦中卻在想著要對方的德,那起碼可以說這個修煉人不夠慈悲,善修的還不夠,這個忍做的還不夠純潔,對法理的認識還不夠深,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那麼這個話給人的感覺好像是說修煉人能忍受別人的辱罵是為了要人家的德,而不罵別人又是為了守住自己的德。

而修大法是要修去私心的,修得越好越會為別人考慮,原諒別人的錯誤的出發點也不會是為了要別人的德。我覺得這個話沒有從大法能使人修出慈悲心而去寬容別人的過失這一面來證實大法。如果這樣片子給人看了以後人會產生誤解,會認為我們修煉的人很「自私」,從而給他造成障礙,而我們又不好一下子把這個道理給他講清楚,所以我裁減了下去。

個人認識,謹供交流,不妥之處歡迎提出討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