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巴黎中國領事館換新護照的經歷(圖)

|

【明慧網2004年7月9日】我叫王紅,現住法國巴黎,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於2004年3月3日到期。當日下午兩點半,我去中國駐法國大使館領事部辦理護照更換。領事部的一位在「護照(1)」窗口負責辦理的女士收下了我的申請表、兩張照片、護照原件、護照及法國長期居留的複印件,告訴我3月17日取新護照,我說我馬上就要出國,希望在最快的時間拿到新護照,於是在我的要求下她給我開了加急的收據,讓我於3月9日來取新護照。(見收據)


王紅的護照

辦理更換的收據

3月8日上午,收到領事部一位先生的電話,通知我就更新護照一事去領事部「談談」。我說可以馬上去。他說下午來吧,到了就說找劉秘書。下午快3點,到了領事館,劉秘書把我帶到會客廳開始談話。以下是對話主要內容:

「王紅女士今天我代表使館領導跟你談一下你換新護照的事,你的護照到期了,但是延期又沒有空頁了,所以呢就一定要換新的。但是我們要報到國內去審查,等著國內的決定,所以明天你就不用白跑一趟了。」

「那我想問您一下,這種審查的程序是不是針對所有人的?」
「不是」

「那是甚麼原因要對我進行審查呢?」
「……」(劉秘書沒回答)

「是不是因為我煉法輪功?」
「是」

「那根據甚麼來審查呢?」
「你知道了,國家有針對法輪功的政策,當然是根據國家的政策了。」

「國家對法輪功的鎮壓政策是違反憲法制定的,按照這樣的政策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其實也是違法的。」

我又說「那我的護照到期了,我等著的結果只能有兩個,一個是給我,但不知道甚麼時候給我,在等的這段時間有甚麼證件證明我的國籍呢?如果不給我,那國家想通過這種做法向我傳達一個甚麼信息呢?是不是想警告我因為你煉法輪功,就沒有權利做中國人?因為你煉法輪功,作為一個境外的中國人,你就沒有行動的自由,否則你就選擇回中國遭受迫害。據我了解,只有一個公民可以自己放棄他的國籍的,一個政府部門是沒有權利剝奪一個已經持有中國護照的公民的這一權利的。」

我向他講了法輪功學員不反政府,更不反對中國人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讓大家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儘早制止這場危害國家、危害民族的鎮壓。對方一直認真的聽著,沒有表示態度。我跟他說「這場鎮壓不僅是法輪功學員遭到慘無人道,滅絕人性的迫害,很多無辜的人也被捲進這場鎮壓,在壓力下做著違心的事。我很理解你們所處的位置,但是只要您心裏明白,您還是可以選擇自己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

他說「這樣吧,如果你願意呢,你可以把你的護照先拿回去,我們也只能等著國內的審查,我一開始就已經講了,我代表使館領導告訴你呢,是怕你明天白跑一趟,你說的我也聽明白了,你的態度我也知道了,好吧?」

第二天我又帶著收據去了一趟,又是劉秘書接待的。

我問他「如果我把護照拿回來,收據又交還了,那您能不能給我開一個我曾經來辦理換新護照手續的證明?另外使館不能馬上給我換新護照,能不能出據一個書面的理由?」

回答是「現在做證件不像過去,現在一切都是電腦操作的,任何一個人,不管是哪一級的領導,他都沒有權力隨便自己寫一個紙的。」

我說:「當時來辦理的時候,在窗口那位女士並沒有問我任何問題,當我把表格和照片交進去之後,她就給我開了收據,並在我的要求下在收據上寫了加急,讓我到時候來取。也就是說一個正常的手續應該是這樣的。」

劉秘書答道:「肯定的,你說的對,不可能這幾十萬僑胞辦護照,每個人都經過國內批准。」

我問:「那為甚麼認為王紅的材料需要送到國內審查呢?這個審查是從哪一步開始的呢?是誰去決定的呢?」

「這個我不能跟你講,你也沒必要問那麼清楚的。」由此可見,中使館的人也覺得他們的做法不是那麼光明磊落。

「如果這是普通的公務上的程序,那我是沒必要問,但是您也講了,不是每個人都要經過這個審查程序的,那我的情況又是跟國內對法輪功的政策有關的,也就是說是在鎮壓法輪功這個背景下的做的決定。」

「我已經跟你講過了,讓我怎麼做,我就給你怎麼做,劉秘書是做工的。」

「那您能不能告訴我在使館裏是哪位秘書或參贊專門負責法輪功的事情,我可以跟他談談嗎?」

「這個我不能跟你說,我無可奉告。」再次表明中使館的行為不可見人。

「我現在明白,這個結果不取決於您。但是我為甚麼要問您誰能負這個責任呢,是因為這涉及到鎮壓法輪功的這個背景,由於一個公民煉法輪功就剝奪她的國籍,這是嚴重的侵犯人權的事情,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國際人權組織、法國政府和媒體,還有專門調查迫害法輪功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所以我希望您能夠給我一個負責人的電話。我還想告訴您,現在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李嵐清、羅幹、孫家正等等都在海外被起訴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都知道法輪功受迫害的真象。每個這場迫害的參與者最後都要為他的行為負責的。」

劉秘書說:「我明白。但是我只是跑腿兒的,我也只能說讓你回去等著。」

「那您能不能給我一個電話,我可以跟您聯繫。」

「不用,到時候如果國內有新的指示,我會跟你聯繫,因為我有你的電話。」

7月1號,在等了四個月之後,當我再次來到領事館,向兩位當時在接待室的工作人員問我的新護照的消息時,我說「劉秘書讓我回去等著,現在已經四個月過去了,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其中一位打電話給劉秘書,告訴他王紅來問換護照的事,當他在跟劉秘書通完電話後,他告訴我給我辦證件的人今天不在,改天再來吧。我指著收據上的「L」問他是不是劉秘書給辦的,他說不是。我又問那可不可以見領事館的其他負責人,他們不理我。我就跟他們說,中國使館應該對中國公民負責任,不能不給換新護照又不給出據任何理由,不就是因為我煉法輪功嗎?你們自己也覺得理由不堂堂正正是不是,都不敢說出口。

我跟旁邊排隊的人說:「在中國國內法輪功學員被殘酷的迫害,現在在南非又被他們雇兇槍擊,現在在門外的這些法輪功學員就是為了告訴大家,不能再讓這種暴行再繼續下去了。」

那兩個工作人員一個讓我不要在這兒宣傳,一個瞪著眼睛說:你有甚麼證據?

我說:「他們是去控告對迫害法輪功有重大責任的曾慶紅、薄熙來的,受傷的學員身上穿著標有法輪大法的衣服,很明顯開槍動機是衝著法輪功來的,誰迫害法輪功,誰最怕法輪功起訴,不是明擺著嗎?」

我再跟他們說請他們找個負責人談談,他們再也沒理我。

後來我到取件的窗口,我把收據遞進去,窗口的人說,「我這沒有,誰給你辦的找誰去。」我問她,「那您從這個單子上看得出來是誰辦的嗎?」她脫口而出:「劉秘書!」可見剛才那個領館接待人員撒謊張口即來。

中午快關門的時候,劉秘書從裏面陪著幾個人出來,我走上去問他我的護照的事有甚麼結果,他說「沒結果,我能怎麼辦,等著唄。」

從我申請延長護照那一天起到現在,四個月過去了,事情就這樣被中領館毫無道理的拖著。

這些年來,我們清楚地看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僅僅為了個人的私利,可以殘酷迫害上億修煉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可以殘酷迫害六千萬地下基督教會信徒、可以罔顧千萬計的城市失業者乃至以億計的貧困農民的生計、可以對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施以機槍坦克、可以把如此眾多的被迫害的民眾的家庭不放在眼裏,它們已經實實在在地成為了國家、民族的威脅。我們呼籲全體中國人民、各國政府、議員、媒體、各國際機構認清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共同努力,全面制止其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19/5039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