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的沉淪,民族的災難


【明慧網2004年7月27日】通過最近網上一系列的消息,人們可以比較清楚的了解到江澤民集團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給教育界帶來的災難。可以毫不過分的說,中國的教育界正走向全面沉淪,如何制止這場浩劫,已經擺在了每個國人的面前。

資料表明,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當中,大批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教師和學生遭到來自校方、610機構和公安的野蠻迫害。他們被學校開除,被剝奪公職,按分數線錄取了最後卻入學被拒,他們遭到歧視、恐嚇、毒打、洗腦、非法關押,甚至被迫害致死。

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70多名教育系統中的教職員工和在校學生被迫害致死。如四川成都大學副教授張川生被成都看守所惡警毒打後活活勒死,死時臉青黑紫腫,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寬青紫色深度勒痕。警察還對其家人謊稱張因心臟病而死,並恐嚇張的家人說要是說出張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別想活了。

更多大中小學校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高校中,以清華大學為例,已知至少有16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至少有18人被非法勞教,很多學生和教職工被強制休學、退學、停職、非法拘禁和洗腦。類似案例也發生在北京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復旦大學、南開大學、吉林大學、重慶大學、浙江大學、武漢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天津大學、大連理工大學、河南大學等等高校。在不少中小學校,也有學生因為習煉法輪功而被學校勒令退學。

除此之外,在江澤民親信陳至立的直接操控下,全國中小學被強行要求進行詆毀法輪功的宣傳,強迫師生觀看造謠誣蔑法輪功的光盤,對廣大師生進行洗腦,並把誹謗法輪功的題目強行塞入升級考試試題,在各級學校開展「百萬簽名」,以此來毒害數以億計的未成年學生。

看到這些,實在是難以用言語來形容這種沉淪的悲哀與可怕。學校是教學育人的場所,教師是淨化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而學生則是一個國家與民族的未來。這裏本應成為人間的一片淨土,成為人類走向美好未來的希望,因為它承傳著一個民族文化血脈,一個文明古老價值,讓那些美德、做人的準則代代流傳不息,跨越時代,也跨越種族、跨越國界。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世界上每一個有遠見的國家,都非常重視教育。從教育的質量,就可以預見一個國家與民族的未來。教育的質量,從根本上取決於教師、學生以及學校的獎懲機制。一個好的教育系統,一定會爭取得到好的教師、學生,並獎勵表現優秀的學生。而教師與學生的表現,首先體現在道德素質之上。早先有位著名的中國教育家就曾說過,教師首先是教人做人,學生首先是學習人生之道。「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他還說,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根本一壞,縱然使你有一些學問和本領,也沒甚麼用處。

但是,在江澤民的迫害中,中國教育界已經迅速走向了截然相反的方向。

那些信仰「真善忍」、具有良好道德素質的教師、學生,被剝奪了教學與受教育的權利。學校鼓勵的不再是真與善,而是謊言與仇恨。政治迫害被放進了課堂,學生純淨的心靈被注灌了毒素。這裏不再是淨土,不再鼓勵民族優秀的道德,甚至遠比外邊社會還要烏煙瘴氣、道德淪喪。學校學生的主體都是青少年,他們心靈比較單純,在這種惡意宣傳的毒害之下,讓他們從小就接受謊言,學會仇恨,不辨善惡,這對他們的個人成長和國家的危害是何等巨大!

現在各地學校問題不斷、危機四伏,從考場舞弊到非法挪用教育經費,從禽獸教師糟蹋學生到校園殺人案,一案未平,一案又起,這難道不是好人遭迫害,社會整體與教育界道德淪喪的必然結果嗎?這不是一個教育系統敗壞崩潰的前奏嗎?

當一個教育系統走向與「真善忍」崇高信仰為敵的時候,這個教育體系就只能走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如果說,教育將決定民族和人類的命運,那麼,當一個國家的教育體系竟然不能容忍「真善忍」的信仰時,這個民族的命運將走向何方?

法輪功發源於中國,洪傳世界60多個國家和地區。不論在同屬中華文化的台灣,還是在西方發達文化的美國,法輪功在各地校園都廣為傳播,只有在中國,因為江澤民個人的嫉恨而遭到禁止,這難道不是中國人的恥辱嗎?著名詩人惠特曼說,沒有信仰,則沒有名副其實的品行和生命;沒有信仰,則沒有名副其實的國土。沒有「真善忍」這樣的崇高信仰,則更是如此。

文革搞的政治運動,已經耽誤了中國整整一代人的教育,使中國落後了至少30年。今天,對法輪功的迫害,將從道德的根本上動搖我們民族生存的根基,後果將更加嚴重。因此,所有關心個人、民族前途的仁人志士不能不緊急行動起來,共同制止這場對無辜百姓的迫害,尤其是對教育界的迫害。

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誰在摧毀民眾未來,其最終會被民眾所摧毀,誰對國家民族犯下罪惡,其最終會被這個國家民族所唾棄,並承擔相應的責任。陳至立在教育界積極推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大搞政治運動的做法,已經對國家民族犯下了深重的罪行,引起了民間強烈的公憤。在不久的將來,等待她的,將是歷史公正的審判與更嚴厲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