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系統部份高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明慧網2004年7月26日】在江氏發起和推動的迫害法輪功中,主管教育系統的國務委員、原教育部部長(1998年3月──2003年3月)陳至立,利用與江澤民的特殊關係和獲得的特權,操縱、指揮、推行、實施整個中國教育系統迫害法輪功,覆蓋之廣(研究生院、大、中、小學包括幼兒園),受害者人數之巨,程度之深,手段之惡劣,中外教育史罕見。

除了70多名教育系統中的教職員工和在校學生被迫害致死之外,全國各地大批師生橫遭不同程度的迫害。本文列舉部份教育部所屬的高等院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部份),以窺全貌。

*清華大學

以「厚德載物」為校旨的清華大學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中扮演非常不光彩的角色,黨委部份不法人員,追隨江氏集團,參與了對清華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採取威脅、利誘、休學、退學、軟禁、下崗等種種強制手段,迫使學生及教職工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多人被非法勞教和判刑。

據不完全統計,已知至少有16名清華大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他們是:

白容春(13年),姚悅(12年),柳志梅(12年),孟軍(10年),王欣(10年),董延紅(5年),馬豔(5年),俞平(4年),虞佳(3年半),劉文宇(3年),林洋(3年),李豔芳(不詳),李春燕(不詳),黃奎(不詳),蔣玉霞(不詳)。

至少有18人被非法勞教,很多學生和教職工被強制休學、退學、停職、非法拘禁和洗腦,許多人被迫流離失所。

*復旦大學

何冰剛,男,30歲,上海復旦大學碩士研究生,1999年邪惡迫害開始後,被學校和警察長期非法關押達半年多,2000年被迫輟學,2001年又被警察綁架,並被非法判處勞教3年。

劉雪岩(男,30歲左右,上海復旦大學管理學院在讀博士研究生)、陳卉晶(女,27歲左右,上海財經大學本科畢業)、鄧蓉(女,20多歲,上海財經大學畢業)等多名上海高校法輪功學員,於2000年10月末被上海公安綁架,在上海某監獄非法關押近一年,並且獄警不許家人看望,不許送衣物。她們被非法關押10個月後,2001年8月又被非法判刑3年,被關在何處不詳。

蔣斌,男,29歲,復旦大學在讀博士生,在2001年8月底被非法判刑。

林遠荀,女,復旦大學在讀本科生,於2001年年初被迫離開學校。

張公華,男,復旦大學在讀碩士生,於2000年被迫離開學校。

*重慶大學

重慶大學許多在校的本科生、研究生,如楊成寶、呂震、王臧坤、王磊、吳潔、米曉征、梅桂南、張志虎等,也有教授和副教授。

張優稿(男,67歲)是重慶大學高級工程師、教授、光電學科學家、三峽工程某項目科研組組長、曾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等稱號,因進京請願被重慶市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折磨數月,又被綁架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勞教期間受盡殘酷迫害(明慧網上曾多次報導)期滿後又被無故延期半年。釋放後,由校領導在當地「610」辦的指示命令下,送往當地政府辦的「洗腦班」進行新的迫害。還曾被警察綁架、抄家,劫持到重慶大學派出所。

谷九壽(男,65歲,重慶大學工程師),因進京請願被非法拘留、勞教,勞教期間倍受迫害。2003年5月9日左右,警察闖進谷九壽家,將谷九壽、雷孝榮夫婦非法綁架,並抄家。

2003年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重慶大學的法輪功學員在校園內放汽球掛條幅,重大當即封了全部校門進行清查,並將所有懷疑對像非法抓捕。其中有魏星豔、女、28歲,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5月13日晚上,警察把她抓到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叫來了兩個女犯人強行扒光了她的衣服,警察當眾強姦了她。魏星豔絕食抗議迫害,被強制灌食並插傷了她的氣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講話,處於生命垂危之中,現下落不明。此案在國際互聯網上被披露後,重慶大學校方否認魏是該大學的學生,並聲稱該大學沒有魏的專業。同時校方把在重慶大學的網頁上關於此專業的信息刪除,試圖掩蓋罪行。

*天津大學

天津大學法輪功學員任澤軍、張元幸夫婦2002年底因製作散發法輪功真象光盤,被天津警察非法逮捕,二人被非法分別判勞教3年和4年,被非法關押在上海監獄。任澤軍原工作單位是天津大學建築設計院,張元幸原工作單位是天津大學圖書館。

明慧網2001年3月11日報導,天津大學強迫所有煉過法輪功的學生畢業前寫認識,並且說這是上面的命令。假如不寫,就被送到天津市辦的學習班。並且不讓畢業。期限是2001年3月8號,在3 月10日有關資料就被送到教育局。其中一個學生被10多個公安連續審訊24小時。

明慧網2002年4月29日報導,所有報考天津大學的研究生在入學面試時,主考的老師要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還都要寫一份聲明,證明自己不是法輪功學員,並按要求誣蔑法輪功;否則面試不合格,無法上研究生。

*大連理工大學

1999年8月30日,大連理工大學人文社科系副教授朱航因為在公園裏煉法輪功而遭抓捕並關押在位於南關嶺的大連姚家看守所。她的手腳被用鐵鏈子拴在一個高20英尺,15英尺寬的沉重的鋼架上(一種「地牢」刑具)。在她7天的絕食後,看守所命令獄警對她執行強行灌食,這造成她口腔嚴重受傷。獄警插入一個管子給她強行灌流食,這種方式使她失去知覺並被送去第二人民醫院搶救。後來,政府官員把她關進精神病院以掩蓋她在看守所的經歷。在大連精神病醫院,她被迫接受麻醉治療,被強行吃麻醉神經的藥。如果她不吃,所謂的醫生就把手腳綁起來強行打麻醉針。她被折磨得與三年前判若兩人,如今不僅不能重返課堂講課,就連起碼的生活都不能自理。

下面是大連理工大學學生因堅持信仰而遭受迫害的部份案例:
 
黃紅啟:男,32歲,博士研究生,大連理工大學機械系。1999年9月被非法拘留,99年12月被勞教3年,同年12月被學校開除學籍。

金鑫:男,34歲,博士研究生,大連理工大學化工學院。1999年9月被非法拘留,99年12月被勞教3年,同年12月被學校開除。

張同斌:男,29歲,碩士研究生,大連理工大學化工學院。1999年9月被非法拘留,99年11月被二次非法拘留,後被學校開除學籍。

葉明俊:男,26歲,大連理工大學土建學院。 1999年11月被非法拘留,後被學校開除學籍。

劉佳:女,26歲,大連理工大學電信學院。1999年被非法抓捕,並被學校開除學籍,2001年被非法勞教3年。

田鬆鬆:女,28歲,大連理工大學電信學院。1999年被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停學1年。

*北京大學

袁琳,女,50歲左右,北京大學行政人員,因堅信法輪功被非法判刑7年。2002年初關押在女子監獄三分監區,警察田鳳清指使被關押和服刑人員對袁琳進行「轉化」,逼迫袁琳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袁琳寧死不屈、歷盡折磨,一隻耳朵被打聾致殘,身上留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傷痕。他們讓袁琳盤腿並用繩子捆住,使下肢不能動彈,長達18小時之久。期間不讓上廁所,不給水喝,還騎在脖子上用力往下壓。他們一計不成,又施一計,讓袁琳面對牆根,兩腿叉開,兩人騎在她肩膀上迫使兩條腿由「人」字狀變為「一」字狀。袁琳不能忍受這種折磨,一度絕食抗議,警察強行插管灌食,折磨得她死去活來。

*上海交通大學

楊亦寧,上海交通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博士生,1999年7月22日之後,他兩次去北京上訪,都被警察用手銬銬回上海。交通大學警方單獨關押他達數月之後,完全健康的他被非法送入合肥精神病院,警方對外卻謊稱楊亦寧煉功導致精神失常。在精神病院長達三月的強制服精神類藥物等非人折磨之後,楊亦寧被長期軟禁在安徽家中。

上海交通大學電子信息學院青年教師郭小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散發法輪功資料,於2000年8月被非法拘留,後被非法判刑五年。

瞿延來,上海交通大學能源工程系95級學生。他因為修煉法輪功,堅持信仰「真、善、忍」,曾二次被抓。在監獄裏,他被酷刑折磨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一條腿被警察打折了,仍不放棄使自己身心受益的功法。當他被抬回看守所時,警察和牢頭都不敢收他,怕他死在看守所。2002年9月30日夜裏,警察又闖入他在上海的單位宿舍將他綁架,對他進行全面封閉,不准任何人探視。他身上戴著手銬腳鏈,被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無法行走。

黎濤,上海交通大學動力機械碩士研究生。2000年他去北京上訪後在北京被關押,釋放後黎濤取道上海回家時,被交大公安伙同上海市公安局文保處迫害,經歷半年左右的拘留和洗腦後,黎濤始終堅貞不屈,後被非法勞教。

梅建琦,上海交通大學機械系96級學生。2001年因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捕。被抓後,警察妄圖由他為線索,迫害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曾長期把梅建琦五花大綁進行殘酷折磨。但梅建琦始終毫不屈服。被非法判勞教。

*吉林大學

明慧網2004年3月5日報導,2003年12月10日吉林大學以脫崗為由,非法開除四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教師:王悅健(數學學院)、馮敢(機械科學與工程學院)、孟娟鵑(哲學社會學院)、劉永。

在此之前,已有數學學院教師沈劍利被當地公安迫害致死。沈劍利,34歲,是數學專業碩士,吉林大學南嶺校區應用數學系教師,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學院開除黨籍。2001年3月2日吉林大學校領導曾將她及4歲女兒叫到學校後,強行將其母女2人送到南關區洗腦班。沈劍利的丈夫、吉林電子信息高級技校教師鄭煒東也是法輪功學員,因做真象資料被綁架。

外語中心的教師趙波(女)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後,還以脫崗為由被停發工資,使其無生活來源。60多歲的物理學院教授曾令文被關進勞教所好幾年不放。

據悉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為躲避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如機械學院的教師馮敢和其愛人吉平博士被迫流離失所後,在2002年11月十一大召開期間卻仍然被長春市公安局非法通緝。

*浙江大學

浙江大學副教授潘開祥因修煉法輪大法於2001年6月18日被非法判刑五年。

浙江大學的博士生甘宏宇被非法關押。

許多浙江大學學生、博士生被勒令退學或送去勞教,有些法輪功學員僅僅是說了幾句真相就被迫流離失所。

*南開大學

藺勛,女,1978年2月27日生,是南開大學97屆計算機自動控制專業學生。2000年4月末,南開大學保衛處不法之徒逼迫她與法輪功「劃清界限」,遭拒絕後,學校就非法將她停學一年。校保衛處不法之徒協同天津市公安局還非法查抄了藺勛在校寢室(15宿520室)。至2001年5月停學期滿時,校方不法之徒再次重申要她表明與法輪功「決裂」的態度,否則不予接納。

2001年6月18日,藺勛受同寢室一女同學之邀回天津,次日在校飯店被校保衛處與當地派出所的不法之徒當場綁架,被非法判兩年半勞動教養,羈押於天津市板橋勞教所女子四大隊一中隊十班。據悉,她在那裏被強制勞動,每日勞動18小時以上。

*中山大學

原中山大學(位於廣州市)激光研究所副所長、歸國留學生蔡志剛,不屈服於各種壓力,堅持修煉法輪功,2003年年初正在上班時,被不法之徒以談心為名騙至「洗腦班」迫害。

中山大學北校區(原中山醫科大學)外語中心英語講師孫彩英,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於2004年6月下旬被劫持到洗腦班,其他具體情況不詳。

*武漢大學

黃立宇,女,1982年1月生,現年22歲。2000年9月考入武漢大學東湖分校金融學專業。2000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2月25日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和天安門廣場講清真相被非法抓捕,並且在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非法判勞教一年,被非法關押於武漢市何灣勞教所。

洪東強,男,武漢大學98級建工專業,2001年3月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勞教。

*河南大學

河南省開封市洗腦班曾於2002年12月中旬,將河南大學已退休的二十餘位老教授們(法輪功學員)非法軟禁在玉祥大酒店,24小時監管,強迫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法之徒扣留老教授們每月2、3千元的工資用以支付監管人員的工資及吃喝住等費用,直到2003年2月份,春節過後,因法輪功學員們非常堅定,不法之徒無機可鑽,才將老教授們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