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爬起來 正念抵制洗腦迫害


【明慧網2004年7月26日】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於99年3月與大法結緣。當我第一次把《轉法輪》捧在手裏拜讀的時候,心中升起一種無法形容的幸福,越看越覺得這是一本寶書。他打開了我的思維,使我的心境大開,我當時一口氣把他讀完,那種愛不釋手的感覺無以言表。我手捧寶書仔細端詳著師父那慈祥的面容,深深的從心底裏認下了這位慈悲偉大的師父!

初得大法之時,我正面臨家庭瑣事纏身難以解脫,是師父、是大法幫我慢慢從常人那種爭鬥之心中超脫出來;是師父、是大法幫我把紛亂如麻的思緒漸漸理順,使我正確處理了人世間的種種事端,是大法給我那顆沉重壓抑的心靈注入了活力,使我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氣,讓我由原來一個自私可怕的人變得漸漸會為別人著想,心境變得越來越開闊,逐漸消除了自己厭世的霉暗心理。我深深的體會到只要心中有大法,每天的生活就那麼多姿多彩、有滋有味!

99年7月20日一個不平凡的日子,大法在中國大陸弘傳七年,已使一億多人身心受益的時候,也是我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氣跟隨師父在修煉的路上穩步前進的時候,在我們中華民族的大地上卻刮起了一股強力的陰風,以江澤民為首的一小撮邪惡流氓出於自己的妒忌與私慾對千千萬萬個人心向善的法輪功群眾下了毒手,邪惡勢力鋪天蓋地的來了,夾雜著滾滾的惡浪,在全國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對善良民眾的大抓捕。當時真把這些善良的、心中對他人毫無戒備的法輪功學員驚得目瞪口呆。

陰風惡浪乍起時把我也打的昏昏沉沉,99年7.20之後江澤民一夥利用手中竊取的國家權力,操控黨政軍所有系統的輿論喉舌對法輪功進行了惡毒地攻擊與誹謗,以欺騙造謠之能事矇蔽了無數不明真象的人民。不斷造謠挑撥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等心理。在當時那種最惡劣的環境下我也曾一度深思:我們跟隨師父修煉「真善忍」大法真的錯了嗎?經過一番冥思苦想,我對自己、對他人、對社會負責任的得出結論──我們修煉「真善忍」大法絕對沒有錯!

在身體方面,我修煉大法七年來,切身體會到只要真心修煉,法輪功確實有祛病健身、強身健體的奇效。在這七年當中我沒有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煉法輪功前那種時常感冒、鼻塞不通的現象全都不翼而飛了,表現出的是身強體壯、精力充沛、幹活特有力氣的狀態,整個人就感覺像是重新煥發了闊別多年的青春活力一樣!

在思想方面,我修煉大法七年來,思想境界與道德的昇華是真真切切的,我由原來的看重自我、私心較重的人變成一個做事先考慮別人,努力做到先他後我,以別人利益為重的人。七年來與我相處過的家人、親戚、朋友、同事等不論誰有困難需要我幫忙,我都是鼎力相助。我所在的工作單位──新星小學、西路小學近一半的老師都得到過我不同程度的資助,少則百元、多則千元。除此之外,我還不止一次地為班級中家庭確有困難的學生代交書費、學費、學校要收的電費、煤費等各項費用,我做這些事都是以師父教導的「做而不求、常居道中」的高德大法為指導思想的,因此,借出的這些錢有還的,有不還的,我都不放在心上,只要自己做的事符合大法,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心裏就會自然坦然、舒暢!

我作為一名人民教師,30年的教學生涯中,我沒有因私事擅自離開過工作崗位一次,沒想到就因為我煉了法輪功,自99年7.20至2003年間,我曾被那些所謂的人民警察(實為江澤民的幫兇)兩次從三尺講台上強行拉走被關押三個多月,罰款2000元,交所謂的生活費千餘元。這幫邪惡之徒,在江澤民的唆使下昧著良心用卑鄙的欺詐手段、軟硬兼施、欺世盜名使多少學法不深、修煉基礎不紮實的法輪功學員在荒唐可笑的所謂「轉化」中被拉向無邊的深淵,重又打入了地獄呀!這一夥邪惡之徒就是想斷了未來人的命啊!我在2002年4月,也就是第二次被關押時也曾做了邪惡轉化的犧牲品,現在想來當時就是幫邪惡幹了他們想幹而幹不了的事,充當了「叛徒」的角色,是幹最壞的事。辜負了師父的苦心,悔恨、痛心啊,現在想來那是一種刻骨銘心揪心的痛!

我被「轉化」回家後的日子裏,那種變異的求安逸之心認為:以後不再煉功了,也不用學法了,多鬆快!可是後來,當我發現被我出賣的幾位同修也不例外的先後被拘捕關押之後,我才意識到我被所謂「轉化」的嚴重性,意識到惡警的陰險與奸詐,我的良知並未完全泯滅,我真的受利用、受矇蔽了,已深深的誤入歧途!再後來的日子裏,我又深深體會到那失去法的心靈是多麼的空虛,真是切身體會到了那種來自身體與精神全面崩潰的滋味,真是欲活不能、欲死不忍啊!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支撐著自己向前熬:我不能死,師父教導我們法輪功學員不能殺生,更不能自殺,我已對不起師父及各位同修,如果我死了豈不更會破壞大法,那不更讓師尊傷心嘛,我絕對不能死!我就這樣一天一天的熬著,但我自己感覺我的所作所為已不可被原諒,師父不可能再要我這個不爭氣的壞弟子了。當時的我真象一隻風沙中離群的羔羊已無能為力!在工作中我已無精打采,在生活中也變得事事一團糟,心情壞到了極點。就這樣一直等到03年暑假的一天,我在去親戚家的路上,偶然間遇到了一位同修,她老遠就喊我的名字,我一看到她也喜出望外,她把我邀請到家中,興奮的遞給了我新講法,我趕緊拿過來捧在手裏,望著眼前好心的同修說:「師父還能要我這個徒弟嗎?我對不起師父啊!」她說:「師尊是大慈大悲的,師父這次講法就重點論述了關於被‘轉化’的問題,師尊正等著我們摔倒的這部份學員趕快爬起來,重新跟上師父的正法步伐呢!」我聽到這裏當時的喜悅心情真是難以言表,於是我眼含熱淚認認真真的學起了師父的新講法……

大慈大悲的師父啊,又一次把我從地獄中撈起,重新又給我新生,師父這浩蕩的佛恩怎能不使我刻骨銘心呢?從那以後,我又重新振作起精神,開始了正常的工作與新的生活!

死而復生的滋味誰能體會得到呢?這後來的修煉道路我將會怎樣走也就不言而喻了。當我正如飢似渴地學法、紮紮實實的修心、緊跟師父正法歷程之時,誰知那邪惡的魔爪又向我伸來──2004年2月24日下午4時許,我正在單位上班,樂平鎮派出所的一個惡警帶著兩個打手來到我的工作單位新星小學,讓學校負責人劉恆金把我從教室叫到辦公室,那位惡警見了我,說他自己也是煉法輪功的,來了解一下我的情況。談話間被我識破,我不再配合他的詢問,這時他就露出了猙獰的面目,一邊指揮兩個打手來拖我,一邊到教室、辦公室搜我的大法書。我不上車,兩個打手硬把我架上警車,開車就跑。我在車上看到學校附近的小田莊東頭站滿了圍觀的群眾,這時我的正念來了,心想:我得向眾生講清受迫害的真象,揭露他們的邪惡。於是我就亮開嗓門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邪惡抓好人了……」他們看我大喊不止就鳴起警笛狂奔而去。他們把我帶到樂平鎮派出所,把我拖下車,推進屋,我仍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傳遍世界60多個國家,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已被多國起訴,告上國際法庭……」這時屋門口引來了所裏的一些人,派出所門外也站了許多圍觀的群眾,這時我喊得更大聲了。

半個多小時後,那兩個打手來到屋裏二話不說把我的胳膊反背起來就給我戴上了手銬又把我往車上拖,我就接著喊「法輪大法好……」警車駛出樂平鎮後,在路上我只要看到路上有行人我就喊,就這樣他們把我帶到茌平縣城的某一個地方(因天黑了看不清)停了車,這時惡警馬瑞金已在那是等著了,他們又讓我上了那輛警車,一直把我帶到了陽谷縣拘留所。

來到陽谷拘留所,他們給我摘掉手銬搜身後把我關進第2號監室,那時已關了兩個女犯人。我想既然把我帶到陽谷縣來,正好我是給陽谷縣人民講真象的好機會,我是李老師的弟子,我們在人世生存的意義就是跟隨師父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這是我們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想到這裏,我心裏坦然了許多,我又想起了偉大的師尊在《正念制止行惡》一文中講到「……在各種迫害中,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惡人……」於是我把心中殘留的還能感覺到的一絲怕心通過發正念也清除得毫無蹤跡。我決定不吃這裏的飯,這不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呆的地方,既然來到這裏我就向所裏的所有人員講清大法的真象,深揭江澤民這個魔頭的罪惡,當所長來制止我不讓我喊時,我就義正辭嚴、毫無懼色地給他們面對面的講真象,使他們明白江澤民這個元凶的邪惡至極與它的累累惡行,使他們明白我們法輪功學員是冤枉的,我們的師尊是蒙受了奇恥大辱的,使他們了解煉法輪功是修心向善的,有益身心、有益社會,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就這樣漸漸地再也沒有所長來制止我講真象了,有的所長還主動來探討有關法輪功的問題……

由於我從2月24日晚到3月1日這七天時間裏我堅持不吃飯,並接連不斷地或講或喊的講真象,所長怕我的身體出問題幾次勸我吃飯,但是無論他們怎樣勸說,我還是不吃,無罪被關押怎能讓人吃得下呢!我要求所長給茌平的惡警打電話讓他們來接我,在我多次要求下,他們說給聯繫了。3月1日下午茌平來了兩個人說要提審,我借此機會給他們講真象,並揭露他們非法拘捕法輪功學員這種知法犯法、集團犯罪的罪惡行徑,並要求他們把我當天接回。可是最後惡警馬瑞金推托說他要回去跟局長彙報、商量,明天上午再來接我回茌平。

第二天,也就是3月2日他們果然來到陽谷,誰知他們還是繼續施陰謀耍詭計,他們又把我強行帶到了冠縣一個據說是常年開辦的洗腦班──冠縣法治學校。來到這裏,他們讓我下車後,我又開始喊「法輪大法好……」,他們把我關進屋裏後就溜走了。

我在冠縣的這兩天裏,仍不吃飯,在師父及時點悟下,我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心態。在那裏被關押的兩名同修告訴我說法治學校的正、副校長就是這裏610組織的頭子。我想,他們又要在這裏再次用欺騙、恐嚇等手段轉化我了,那是白日做夢、癡心妄想。當他們給我談話時,我就借此機會用我曾被轉化過的親身感受揭露他們依仗江澤民的權勢、凌駕於法律之上,以轉化法輪功學員為名,變相迫害為實的罪惡本質。在我的正念作用下,他們一個個都顯得那麼弱小而不堪一擊。兩天內他們的邪惡計謀用盡,以徹底失敗而告終。他們看我仍不吃飯,老喊大法好,他們沒有辦法只好報告茌平惡警讓他們去接我。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是師父的弟子,只有師父說了算!就這樣3月4日我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回到了家。

這是我的親身經歷,也是我作為一名曾經邪悟過、走過一段彎路的大法弟子的一番感慨,願那些像我一樣走過彎路還沒有歸正自己、重新緊跟師父正法歷程的同修們趕緊猛醒,我的例子就是前車之鑑啊!難道真的沒有感受到自己心靈深處的呼喚嗎?難道真的沒有感覺到師父慈悲無限的苦度嗎?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等再等,就是等著我們歸正自己的正法之路啊!同修們,您真的忘記了咱們億萬年的宿願了嗎?猛醒吧!!猛醒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