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善意關心99年出來上訪、00年被轉化的學員


【明慧網2004年7月21日】

明慧編輯部:

我想與您談談在衡陽出現的事,還有我的一些有關經歷。

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後,進京上訪的衡陽學員表現相當好。然而進入2000年之後,我們多次上訪的大多數人陸續被非法判刑、勞教,並且有80%以上被轉化了,我也在其中。進去前,聽說勞教所、監獄很恐怖,所以我們都沒打算活著回來,準備像以往一樣,不管走到哪裏我們就要把大法證實到哪裏。

開始勞教所總共只有30~40人,因為我們堅持學法煉功,勞教所把所有的警員,包括機關和後勤的都調來,和從別的所調來的警員一起,全力以赴對付大法弟子。我比其他學員晚去一個多月,那時已有50多人了,並且當時已有80%轉化了。對此我很吃驚:是害怕了?不是,是我不相信,因為我們大多數可以說是死過幾次,警察對我們軟硬不起作用,怎麼會這樣呢?

後來我也看了一兩篇在東北轉化的學員的文章,這些人學歷比較高,多次聽過師父的講法,又是負責人,知名度也較高,文章中話中有話,因為學法還是不紮實、修煉了但一些人的觀念還是沒去掉,所以我便開始覺得有點道理。我想:他們的思維方式和對法理解方式與我們相反,也許是特殊情況下的悟?他們得法早,也許走到我們前面去了?再加上我們都各自有不同的所謂點化,我在猶疑中走上了所謂的轉化之路。儘管這樣,走轉化的路真是撕心裂肺啊!隨著舊勢力的安排我深陷其中!

後來回到大法中後,每當我看到各地被迫害而死的大法弟子的慘狀,那都是因早期轉化而帶來的惡果呀!回想我邪悟了兩年多,心如刀絞,難以心安啊。

在我邪悟的後期,我們這兒有個總喜歡向外求的李巧利,到遼寧找到蘇威(蘇威在馬三家邪悟成了中央幫教團的成員,2001年3月份來到株洲白馬壟,加深了邪悟,變得更邪。)李巧利對蘇威的崇拜可真是五體投地,跟他一起做安利傳銷,他們講出的話和做的事與師父的要求是相反的。聽說安利公司不允許他做了,這條發財夢破了,他們馬上轉入佛教。李巧利從蘇那回來後在轉化的人中兜售佛教的東西,衡陽除我們幾個人之外,50~60之多全陷進去了。

李巧利像江湖騙子一樣,使那些和師父要求相反的東西在本省各市區像瘟疫一樣蔓延,大批的佛教書籍,甚麼淨空的光盤大量從東北運來。這些本來是偷漏稅的,賣得還挺貴,並還要這些人所謂行善捐款印經書,有的人幾千上萬的捐,蘇威與東北的幾個人還有李巧利,大發橫財,買房子等等。

師父在《轉法輪》「自心生魔」中說:「人是很難不動心的。我告訴大家,這個問題很嚴肅,將來我們很多人會出現這個問題。法我給你講出來了,你能不能把握住全靠你自己,我講的這是一種情況。看到甚麼別的門派中的覺者也不動心,就在一門中修。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 」看到這些現象,重新審視自己,發現轉化是個錯誤,但我要重新步入大法與這些人分道時,我被這裏的人出賣了,被抓,抄家,罰款,突然而來,我痛心的是我的珍貴的《轉法輪》也被強行抄走了,只留下了手抄的一張《弟子的偉大》。

我的經歷告訴我,得大法是多麼的艱難,轉化是個可怕的結果。我多想也讓他們明白啊!一次次打電話,一次次登門相勸,聽到的是「這些講法不需要看了,不用看都知道講些甚麼」。還有些人將《轉法輪》燒了、賣了、交了,真令我寒心,我決心將這些人從我腦中抹去。

當《2004年芝加哥法會上的講法》還有《美國第一次講法》《在休斯頓法會上的講法》《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相繼而來,我想這對他們而言可是一個重錘,再不清醒可就沒救了。為甚麼說得法難哪,這時也相繼從東北來幾個人。

開始來兩個長春的,說甚麼念佛號、看經書、灌頂的過程走完了,現在要學更高的法了,還有甚麼甚麼大手印亂七八糟的。這兩人剛走,蘇威以活佛自居,聲稱來衡陽給高人講更高的法,當然是指給他捐錢捐物,供養他的人,還告訴這些人可以開殺戒了,要大吃大魚大肉等等,把想幹甚麼就幹甚麼說成大自在。好在這只欺騙了一少部份。

他一走長春又來五個,和前兩個是一夥的,說長春形勢很好,自稱在《轉法輪》裏悟到了更高的法,說《轉法輪》裏提到真正的高深大法在民間單傳著,他們7個是民間單傳高深大法的人,說外國也有。這幾個人對我們這裏的人才是欺騙性最強的。我們用了不少時間使個別人重新走入大法,這一下他們又被騙下去了。

這些事,涉及到不少人,大多數是99~2000年走出來,得法比較早的。不知其它省份是否也遭到東北這幾人的破壞,請東北的大法弟子將這些人的情況了解清楚,將他們曝光。

轉化回來的這批人,當初走向反面,大法弟子不能說沒有責任。這批人早期多次關押,長期關押,看不到師父的講法,所以對正法的內涵都不清楚,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個人修煉為第一性的,加上人心,正法進程走到哪一步都不清楚。他們出來後,有的大法弟子用惡言惡語或不理睬相待;甚至有的大法弟子去接觸他們做他們工作,做工作的大法弟子馬上被孤立,大法資料也難得到了,結果做工作也不敢做了。那麼這部份大法弟子對他們所用惡的語氣和表情,更加促使他們認為轉化是對的,這也是我經歷過來的。

師父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嚴肅地講過這個問題,到現在有些大法弟子還是這樣對待,只要轉化的一放回來,那一幫子人馬上圍住就拖向反面,大法弟子為甚麼就不能做做這方面的工作呢?他一旦明白正法的內涵,畢竟他們在邪惡最瘋狂時經過了生生死死,反迫害救世人,他會起到多大的作用啊。

我向你們倒出我的內心,和這些不正常的情況,希望編輯部寫出針對性很強的文章,該要重錘敲警鐘了。我水平有限,可能有用字不當的地方,不知你們是否看得懂,如有不妥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