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上半月傳8省1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2004年6月17日】據統計,六月份上半月從中國大陸的安徽、河北、湖南、四川、吉林、遼寧、廣東、海南等八個省份傳出1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死難者包括七名女性五名男性,他們是:楊金英、王娟、李震、陳曉芹、何少懷、荊淑花、林猶輝、汪亞萍、韓俊清、李岩松、史月琴。死難者中有的是被酷刑折磨致死,有的不堪承受折磨被逼而死,有的是被強行注射精神病藥物致精神失常死亡。所有的死難者在生前均被非法關押,遭到精神肉體折磨。

以下是上述12案例簡述:

安徽楊金英2004年1月死於公安局酷刑

楊金英,女,53歲,家住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觀堂鎮周莊,是安份守己的農婦。2002年4月的一天,楊金英正在家幹活,「6.10」和觀堂派出所的警察闖入家中,非法抄了她的家,又把她綁架到公安局,進行刑訊,逼她供出別的法輪功學員。楊金英不屈服,被警察雙手戴上銬子吊起來毒打,吊了一天一夜。據消息人士透露,亳州市政法委官員徐乃亮、亳州公安局政保科警察袁磊、王久山,參與對楊金英待酷刑迫害。

在非法關押的一年零八個月中,楊金英受盡警察的肉體折磨,最後折磨致全身癱瘓,大小便失禁,無法進食。直到楊金英已生命危在旦夕,當局還在非法宣布判她三年徒刑後,才通知家人辦保外就醫。楊金英立刻被送進亳州市恆康醫院,醫院第二天就下了病危通知。幾天後楊金英離開人世。

譙城區政法委(558-5515746)一女性人員證實說楊金英於今年春節前後死亡。

河北王娟2004年4月死於滿城監獄

王娟,女,37歲,因拒絕放棄法輪大法,於2004年4月24日被定州市610組織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周建、張麗君、李冰寒、支翠琴、王紅英,他們在獄中拒絕放棄信仰,堅持向政府、向獄中其他人講真象,於2004年元月7日分別被判4-12年。2004年4月26日,王娟突然死於保定市滿城縣監獄中。

河北省太行監獄(0312-716-9999)一女警證實王娟在獄中突然死亡。

湖南李震2004年5月被國安局警察迫害致死

李震,男,52歲,原湖南省湘潭市科委器材公司經濟師,家住雨湖工人新村社區,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2002年2月因傳遞真象資料,被湘潭市國安局警察綁架。

2002年2月2日上午約9點,以開摩托車為生的李震在蓮城書店前待客,一個約30歲左右的男子租乘去煤場,車還未停穩,7、8個國安局警察一擁而上將他綁架,警察將他的手機、駕駛證、行駛證、現金190元、鑰匙兩串搜去,除駕駛證、鑰匙外,其餘至今未還。隨後國安局警察黃志、譚繼剛帶等強行將李震的女兒帶回家,擅自開門進行非法抄家。臨走時還對他女兒說:「你家有沒有存摺?」

李震先被關押在政法委,警察對他進行非法刑訊,不讓睡覺,逼他交待真象資料來源。一個一米八左右的大個警察一拳將李震的肋骨打凹塌。國安局一位姓張的局長還對李震說:「上面授予我們的權力,可以隨時將你們在地球上消失。」

2002年2月10日,李震在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咳嗽不止、心跳不穩、血壓升高,很少進食。

3月28日,國安局非法判李震勞教兩年,送湖南新開鋪勞教所時,勞教所的人一看他被折磨得不像人樣,不肯接受,要國安人員帶李震去省腦科醫院檢查。省腦科醫院診斷:心、腦均有異常。新開鋪勞教所的人一看心、腦電圖,再次拒收。國安局警察這才通知家屬帶4000元保證金,保外就醫。家屬好不容易湊到3000元,還外加200元檢查費,惡警才肯放他回來。李震回家身體因傷害過重,一直無法恢復,於2004年5月26日含冤去世。

湘潭市國安局(732-2345980)一男警證實李震於5月26日因為心肌梗塞在家去世。

河北陳曉芹被保定勞教所迫害致死

陳曉芹,女,年齡不詳,河北保定地區安國縣南樓底鄉八方村人。曾患癌症晚期,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陳曉芹修煉法輪功不久,絕症消失。99年7月20日後,陳曉芹多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於2001年春,被抓進保定勞教所,後被迫害致死。

安國縣公安政保(312-3523900)一男警證實陳曉芹死亡,但拒絕透露死亡時間。

四川何少懷2003年9月被看守所折磨致死

何少懷,男,53歲,家住四川省射洪縣金華鎮興隆街水泥廠綜合樓3單元四樓1號。做水面加工生意。何少懷從前一直體弱多病,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都不感覺累。

法輪功遭迫害後,何少懷不斷的向世人講法輪功真象。2001年春節,曾被金華派出所警察強行送進射洪縣看守所,關押21天,被勒索了七千多元才被放出來。

2003年7月早上八點半鐘,金華派出所范登朝、楊周兩警察到何少懷家搜查出真象資料,當天把何少懷夫婦一起抓進射洪看守所。半個月後,何少懷的愛人被勒索一千元後釋放出來。她走時還跟何少懷打了招呼,從此就再也沒有見到他了。

2003年9月15日,警察通知何少懷的妻子,稱何少懷在人民醫院,結果直接將她接到殯儀館去了。屍檢發現何少懷是被活活折磨死的,胃裏一粒米都沒有。法醫稱:這個人10天左右沒吃東西了。為了掩蓋事實,射洪縣委官員組織「調查」死因,結果三個月後稱死因是何少懷有病不治,自己造成死亡的。與醫院的病情證明書完全不符。

吉林荊淑花2004年5月27日被迫害致死

荊淑花,女,56歲,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2004年4月29日上午被龍井市公安局綁架。警察一直不讓家人見面,家人聽說荊淑花心臟病復發,就送去藥品和衣物,警察拒收。5月25日,荊淑花被放回家,其時已奄奄一息,家人立即將她送醫搶救,荊淑花於5月27日凌晨不治去世。

市610辦公室副書記許正浩(0433-325-3446)拒絕對荊淑花的死因發表意見。

廣東老人林猶輝2004年3月死於迫害

林猶輝,男,60多歲,家住廣東揭陽市揭東縣錫場鎮鞭尾村。林猶輝曾患肺結核、心臟病等多種疾病。林猶輝自己是個醫生,卻醫不好自己的病,後來病得起不了床,整月不能洗澡,只能用溫開水擦身,門縫開大一點還嫌冷,用他自己的話講:「比女人坐月子還嚴慎。」而林猶輝在修煉法輪功僅一、二個月後,他的病就全好了。他逢人就說:「李洪志老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後,當地派出所警察,治安員經常深夜上門騷擾、搜家,強迫林猶輝放棄修煉。因為林猶輝始終不肯配合,2001年秋被抓進揭東看守所監禁,直至被折磨得吐血,看守所才放他回家。

回家後,林猶輝經過一段時間的煉功學法,身體又恢復了健康,當地警察看他身體又好了,又要把他抓進洗腦班,當時4、5個警察把林猶輝拉拖得氣喘呼呼,說不出話來,警察一看這樣,只好把他放了。

2003年9月左右,當地派出所警察和610人員又把林猶輝強行綁架到洗腦班,抓捕過程中手段極其粗暴、野蠻。由於受到多次的騷擾、恐嚇、拘禁等迫害,林猶輝老人身心遭受極度摧殘,導致舊病復發,從洗腦班被放回家後的幾個月後,於2004年3月4日(農曆二月十四日)不幸去世。

河北汪亞萍2004年5月被高陽勞教所迫害致殘死亡

汪亞萍,女,47歲,河北省承德市雙橋區法輪功學員,曾患骨癌、肝癌,95年修煉大法後痊癒。

1999年7月20日後,汪亞萍因堅持信仰曾兩度被劫持進河北省保定高陽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她於2001年1月1日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雙橋分局國保大隊長盧峰和劉明成送進保定高陽勞教所勞教兩年,在那受盡了精神和肉體的摧殘。電刑、體罰、奴役勞動不讓休息且還不讓睡覺。她絕食抗議,門牙被撬掉了兩顆;體重由原來的180多斤,被迫害折磨的只剩下100斤。2002年10月放回後。

2003年6月,汪亞萍在發放法輪功真象傳單時,再次被國保大隊長盧峰非法抓捕,送往鹿柵子溝610組織的洗腦班,隨後又被送往保定高陽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兩年。不到半年,她被迫害的下半身癱瘓,不能動,大小便失禁,一隻眼睛失明……2004年1月,勞教所通知她家人將她接回。汪亞萍於2004年5月9日含冤去世。

悔悟者韓俊清2004年6月被房山看守所迫害致死

韓俊清,男,47歲。北京房山區法輪功學員。韓俊清從年輕時起不學無術,多少年來一直是當地一帶的惡霸流氓。但自從他在1999年7.20前修煉法輪功後,去掉了一身壞毛病。

法輪功被迫害後,韓俊清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曾遭受折磨。然而在勞教所8個月後,韓俊清被洗腦「轉化」,過去的暴虐凶殘品性又暴露出來,他曾以怒罵、毒打、針刺、捆綁、澆開水等手段親手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行為令人髮指,一時成了迫害大法學員惡人榜上的知名「猶大」。

韓俊清期滿被釋放回家後,變化出乎很多人的預料,他在接觸到真象後,立刻痛改前非,重新投入修煉,並努力向一些被洗腦「轉化」的人講真象。今年四月,韓俊清在給三名「猶大」送經文時,遭人舉報被綁架。

據消息人士透露,2004年6月初,韓俊清在房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迫害詳情有待進一步調查。

遼寧李岩松拒絕罵人2003年11月被迫害致死

李岩松,女,57歲,遼寧大連市沙河口區法輪功學員,2000年9月份去北京證實法,在大連汽車站時,警察逼她罵法輪功創始人,她不罵就被綁架,後被送到教養院非法關押。

在教養院,李岩松迫害致出現多種疾病症狀,直到她的糖尿病檢查達4個加號時,教養院才讓她辦了保外就醫。李岩松2001年4月回家,2003年11月份去世。

海南史月琴被精神病院強制藥物折磨,不幸身亡

史月琴,女,30多歲,原海南省糧食局職工。1997年,史月琴因身體不好而修煉法輪功,煉功後身體全好了。

1999年7月20日後,史月琴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警察多次非法抄家、綁架、關押、酷刑折磨。2000年,史月琴先後兩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後,被抓送進海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

在勞教所裏,史月琴遭到非人折磨,獄警曾連續幾天幾夜不讓她睡覺,史月琴被迫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三書」。幾天後她聲明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勞教所又重新開始日夜不停地對她進行洗腦,逼她重寫「三書」。當史月琴再一次重重申繼續修煉後,勞教所第二天就把她送進海南省精神病醫院──安寧醫院。

據消息人士透露,史月琴曾對朋友講:「精神病醫院對我甚麼惡劣手段都用過了,講出來你們聽了都會害怕的。」

在精神病醫院,醫生把史月琴當作精神病來對待。她說自己只是煉法輪功的,不是精神病。一醫生說:「勞教所說你有精神病你就有精神病。」醫生把她的手腳固定綁在床上強行打針,用的藥水都是黑色的,並一直把她綁在床上連續幾天幾夜,連廁所都不給上。一醫生竟說:「寧願泡屎尿都不願打針,不是精神病是甚麼?」

安寧醫院對史月琴進行了一個多月的強行打針、灌藥後,打電話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史月琴回家,並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錢。

由於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史月琴回家後,出現精神失常行為,於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樓身亡。

湖南羅巧紅2001年12月被逼死

羅巧紅,女,28歲,湖南郴州嘉禾縣石橋貫人。嘉禾是一極貧窮、偏僻的山村。

2000年10月,羅巧紅隨全家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綁架關押在桂陽看守所,她在絕食抗議7天,被轉押到嘉禾看守所繼續無限期關押,期間遭酷刑折磨。與此同時,羅巧紅的母親、妹妹也被無限期關押;父親、丈夫被非法勞教,未滿週歲的小女兒無人照顧。

消息人士說,親人們為湊齊1萬4千元罰款而東奔西借,最後連豬圈賣掉還不夠。精神的壓力,身體的折磨,經濟的極度困境,使羅巧紅無法承受,於釋放後不久的2001年12月5日含冤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