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大法弟子史月琴被迫害致死真象

安寧醫院醫生:勞教所說你有精神病你就有精神病


【明慧網2004年6月15日】史月琴,女,海南省文昌市人,30多歲,原海南省糧食局職工。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由於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回家後表現出行為有些失常,並終於在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樓身亡。

1997年,史月琴因身體不好而煉法輪功,煉功後身體全好了。更為神奇的是,當她看完《轉法輪》後,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在打坐、煉功時閉上眼睛照樣也能看到。她堅信《轉法輪》裏說的都是真的,於是開始堅修大法,並經常到海口公園煉功點去背法。曾多次完整的背誦過《轉法輪》。

1999年7月20日以後,史月琴本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多次到省政府上訪講真話,曾被非法關押在海甸拘留所,公安也多次非法去她家抄家。1999年9月12日,公安又去她家抄家抓人,將史月琴抓到公安局連續審訊三天三夜,拳打腳踢,鋼筋打,單手吊,無所不用其極。史月琴雖然被打得遍體傷痕還是說法輪大法好。公安後來把史月琴非法關押在秀英第一看守所,直到2000年元旦才放回來。

出來後不久,史月琴第一次上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後,被非法關押幾個月後又放出來。不久,史月琴第二次上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後,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段時間後被送到海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

史月琴在海南省女子勞教所遭到非人折磨,惡徒連續幾天幾夜不讓她睡覺,加上邪惡之徒的威逼、利誘和欺世謊言,史月琴被迫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三書」。幾天後她聲明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勞教所又重新開始日夜不停的對她進行洗腦,逼她重寫「三書」。寫完後她感到非常難受。這時,她的天目又開了,她又看到了另外空間生命存在的形式,她重新鼓起了繼續修煉的勇氣。

有一次她對別人講「還要證法」。被別人告到管教那裏,當天晚上管教就叫她去問話,問她是否說過「還要證法」的話,她說:「就是要證法」。第二天早上,管教就叫她收拾東西騙她出所。結果把她送到了海南省精神病醫院──安寧醫院。

在精神病醫院,醫生把她當作精神病來對待。她曾對朋友講:「醫院對我甚麼惡劣手段都用過了,講出來你們聽了都會害怕的。」剛開始迫害時,她不肯打針,她說自己只是煉法輪功的,不是精神病。醫生說:「勞教所說你有精神病你就有精神病。」

那藥水都是黑色的,她就是不讓他們打針,結果醫生把她的手腳固定綁在床上強行打針,一直把她綁在床上連續幾天幾夜(時間不詳),連廁所都不給上,屎尿都拉在褲襠裏。史月琴被迫害成這樣,醫生還恬不知恥的說:「寧願泡屎尿都不願打針,不是精神病是甚麼?」就這樣,史月琴作為一個正常人被強行打針、灌藥,按精神病來對待迫害了一個月,給她肉體上和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史月琴雖然身在難中,還是堅持每天給病人洗碗、打掃房間、洗廁所等,並主動跟醫生和護士溝通、講真象。其實醫護人員從臨床經驗中很清楚的知道史月琴並沒有精神病,所以史月琴在安寧醫院被強行所謂「治療」一個多月後,醫院終於打電話給勞教所,叫勞教所來接人,付醫療費。勞教所沒有去醫院接人,而是讓安寧醫院打電話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並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錢。(準確數字不詳)。

史月琴回家後,失去了工作。原來,在她被非法關押期間,其所在單位省糧食局竟無理讓她下崗了。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公安因史月琴煉法輪功而多次去她家抄家,並對她非法審訊、關押、實施酷刑等,搞得她丈夫和只有七、八歲的兒子提心吊膽,不得安寧。由於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回家後表現出行為有些失常,終於在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樓身亡。

這是江澤民邪惡政府打擊信仰自由,將無辜百姓迫害得家破人亡的又一鐵證。史月琴的死是邪惡一夥在精神病院裏幹下的勾當直接造成的,海南省精神病院的那些禽獸「醫生」應該受到道義的譴責和法律的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