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鶴北林業局任興芹:我兒子、女兒先後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2004年6月11日】我叫任興芹,家住在鶴北林業局12委204號,(電話0468-6036695),我們全家人97年得法修煉,我想說說這四年來遭受的迫害。


任興芹的兒子、女兒先後被迫害致死

2000年春節前,我和二兒媳王玲、二女兒賈秋梅、三女兒賈冬梅及其他大法弟子先後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遇到了來自雙城、大連、河北、陝西、湖南等地來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後來我們被帶到黑龍江辦事處,初一被帶回鶴北看守所,不法官員把我們身上的錢全部搜走,他們又把我女兒賈秋梅、還有十幾位同修強抓進看守所,晚上不讓我們睡覺,在走廊裏罰站,讓我們擺「金雞獨立」「開飛機」「蹲馬步」等各種方式折磨。那些日子裏,他們想方設法折騰我們,若不服從,就連打帶罵。

我二兒子賈永發在7.20以後,給當地機關寫信講真象,1999年11月4日被公安非法抓進看守所,我常常聽見他被警察和犯人毆打謾罵的聲音。2000年2月,他被送佳木斯勞教所,但期滿後卻不放人,聽說是本地部門往勞教所送錢不讓回來,怕鬧事,我兒子問勞教所長為甚麼加期,所長說:有能耐你就跑。

2000年11月3日,我兒子同十幾位大法弟子一同跑出勞教所,只有他被抓了回來。惡警讓他對著便桶用皮帶抽、坐老虎凳、用鉗子夾手指蓋、澆涼水、夾子彈頭等酷刑來折磨他(詳情請看明慧2002年3-4月份報,他托人從勞教所捎出的一封信),我兒子說:做個好人沒有錯,修‘真善忍’沒有錯,幾次絕食抗議要求釋放。

2001年10月3日惡警強行給我兒子灌食,他出現異常,被送到市中心醫院搶救,勞教所給鶴北公安局打電話讓去接人,我到那裏一看,我兒子給折磨得不成人樣;臉色蒼白,沒一絲血色,目光呆滯。回到家僅僅十幾天,他又被610邪惡之徒從單位抓走,政委高秀諾按著他的頭往牆上撞,狠狠的說:讓你嘴硬。這一次我兒子被關了20多天,他又一次絕食5天,於2001年11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僅35歲,後來警察說賈永發的肺、氣管在灌食時插壞了。

2001年夏天的一個晚上9點15分,我孫女剛上晚自習回來,國保科的幹警陳江賓就來敲門,進屋就問:「這麼晚了還點燈?」我說不點燈我孫女怎麼學習?他看見炕上放著書就過來看,沒發現甚麼就走了。××黨的天下,連老百姓點燈都不讓?!

由於對法認識不清,我第一次進看守所時寫了保證被放出來的,可他們三天兩頭老找麻煩。2001年12月29日,二女兒到三女兒家串門,又被610科長國書軍、鄭文山抓了進去,這一次關押了兩年多(其中勞教一年)

2002年4月29日,公安局長陳永泉下令抄了我家,又於5月11日到我大兒子住的林場去抄家,抓捕大法學員十幾人,沒收5台電視機、6台VCD、1台錄音機,大兒子被非法勞教兩年,大兒媳被罰5300元保釋出來,其他同修也遭罰款(有十萬多元),他們不給開任何憑證。林業局長鄧恩元說:「非得讓法輪功吃不上飯!」

2002年5月29日,我和大女兒又一次被抓到看守所,家裏只剩下8歲的外孫女和上中學的孫女沒人照顧,女警田霞騙我說,「你外孫女被人打壞了正在住院,你家房子漏水了,快說別練了就放你們回去!」我說:「法輪功好得很,怎麼能不煉呢?」一次放風時因為一點小事,惡警不讓我大女兒吃飯、罰她站,我發正念除惡。沒幾天,惡警的兒子住院花了2-3千元;因為我被迫害得大便乾燥,上廁所時間長一點,她就使勁的催,沒幾天,她自己也乾燥了,她哪知道這裏的因果關係呀。惡警李鵬讓我罵師父,我說不會罵人,有好多次叫我罵,我說:「五講四美哪去了,××黨就教你罵人哪?」從此以後他再也不說了。

2002年底,政保科科長國書軍找來記者錄像,記者問我:「你兒子、女婿都煉法輪功死了,你怎麼想的?」我說:「我兒子是讓你們迫害死的,大女婿(大女兒賈永梅之夫2002年臘月29喝酒致死)他不是煉功人,大家都知道,你們怎麼能往法輪功身上賴呢,這不是說瞎話嗎?」後來記者就不錄了,狼狽收場了。

2003年4月4日,我在看守又被關了10個多月,才把我和二女兒賈秋梅放出來,出來時都不會走路了,但是他們就是不放三女兒,姐兩個不寫悔過書,勞教期滿被610從佳木斯勞教所接回當地看守所關押。所長張建國說:「拿錢就放人。」我說:「哪有錢?」姜說:「你三女兒不是沒離婚嗎?讓她丈夫拿錢來。」我三女婿回關裏了,他姐姐拿了1000元錢,姜又說:「得2000元才放人。」我又到林業局找領導,他們不是推就是躲,後來我又找國書軍要見我三女兒一面,他說:「不行,要不還讓你進去,讓你死裏邊!」我說:「國科長,我不會再進去了,也不會死裏了,再進去的應該是那些壞人了,我們師父說過,給你多少錢都不如給這個法…。」還沒等我把話說完,他就開始破口大罵,我知道他為甚麼罵我,他做賊心虛,他勒索很多大法弟子家屬的錢。

2003年5月7日,我三女兒賈冬梅被虐待不行了,才讓去接人,三女兒在鶴北看守所度過了四個春季,於2003年5月19日被迫害致死,年僅33歲。賈冬梅的勞教期是一年,而鶴北公安執法部門超期關押這麼長時間,國家的法律何在?我要揭露這慘無人道的殘酷罪行,請善良人們給與我支持與幫助。


大女兒賈永梅被電棍電、罰站

在女兒關押期間,政保科610的國書軍、陳江賓、鄭文山等人用電棍電我大女兒,問資料哪裏來的,見大女兒不說,吊了兩個多小時,又把二女兒吊了三天,直到昏死過去才送回看守所。12月天氣寒冷,三女兒賈冬梅和譚喜卿、韓立香、賈永梅等人在走廊裏被罰站17個日日夜夜,腿都腫得穿不上褲子。後來絕食抗議才被釋放。

2002年5月14日,610陳江賓提審我大兒子賈永存,陳大打出手,把賈永存的牙打掉了半個,國書軍把賈永存吊銬6個小時。

2003年元旦中午,我大兒子正在給食堂劈柴,惡警劉文舉酒後對我大兒子說:「我一看到你們全家就來氣!」見我兒子不吱聲,過來就是一個耳光,「讓你不吱聲,讓你們煉,你們一家給安徽人丟臉!」劉文舉一陣拳頭把我大兒子打倒在鍋台邊,直到食堂的楊師傅等人過來才住手,當時打得他頭昏眼花,第二天在耳朵裏掏出許多血塊來,幾天後才恢復聽力。

2003年5月21日,大兒子要去送三妹的遺體火化,遭到邪惡們的反對,說不服從管理,把他送回看守所,一路上遭到惡警吳德海、朱亞男兩人的夾擊,左右開弓,暴風雨般的拳腳打在頭上、臉上、兩肋上,下車後又帶到管教室(沒有監控,經常用來提審犯人過堂,這個班的人自稱是黃金打手,惡警吳德海說:「你們誰敢告我,我先讓你不好過,我哥是反貪局的,在哈爾濱專門查這幫當官的,哪個官沒問題,只要一查都老實。」)又是一頓拳打腳踢,足有半個小時,直到我大兒子虛脫了,倒在地上,吳德海用腳踩著他的臉說:「讓你裝,給我起來!」又一陣踢,把我大兒子眼眶都踢青了,渾身直抽搐才被架回房間,我兒子說二十多天胸疼得很厲害,不敢直腰,不敢呼吸。我這才明白了他們不讓我見孩子的原因,一直到7月份他被送往佳木斯勞教所。

今年3月份,我局出現了大法真象資料,他們懷疑是我二女兒撒的,國書軍帶人抄了我家,強行拘留二女兒15天。

善良的人們哪,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只希望你能靜下心來想一想,我們修煉‘真善忍’何罪之有?難道江××說正就正,說邪就邪嗎?一言堂獨裁專政害了多少善良的人?文化大革命被迫害的不都平反了嗎?歷史剛剛過去怎麼能忘記哪?我們雖然是受害者,但真正受害的還是你們,被江××流氓集團給欺騙了,它扼殺了你們未來的生命,趕快清醒過來吧!共同抵制這場迫害。我說出這些是希望跟隨江氏的邪惡們棄惡從善,加緊贖回你自己所犯的罪孽,趁現在還來得及,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否則,等到真象大顯之時,後悔晚矣!


黑龍江省鶴北林業局有關電話:
鶴北林業局政委高秀諾宅電0468-6031580手機13069956499
管教員吳德海
國保科幹警陳江賓宅電0468-6302018手機13019023631
610王洪江0468-6039595
鶴北局局長鄧恩元0468-6030888
政保科羅金雨宅電0468-6039324
書記郭振起6030818
看守所所長江建國
610關改山
610國書軍宅電0468-6039378手機13019029613
片警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