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們啊,該醒了(下)


【明慧網2004年5月6日】(接前文)

一個看似平凡的神跡

認識老李是在勞教所裏,剛到勞教所,早聽說「轉化」搞得挺兇,對於警察找去「談話」,還是挺戒備的。那天,吃飯時,正好在老李身邊,突然,老李高興的跟我說:「張幹部來了,太好了!」我很奇怪,他跟我解釋:到勞教所後,他主動的一個個找警察談話,把真象告訴他們,警察們最初覺得正中下懷,以為可以有機會「轉化」他,哪知老李由淺入深,把真象甚至大法的法理用最淺白易懂的語言講出來。警察們後來才明白,老李是在「轉化」他們,越聽越有道理,越聽越覺得老李冤,最後,隊長一看這不行,再談下去,手下的都得去煉法輪功了,於是有了不成文的制度,和老李談話得兩人在場。

張幹部平時老碰不到,老李一直沒有跟他講過,好不容易瞅著機會,老李豈能錯過?老李趕上前:「張幹部您好!我想跟您談談心,交流一下思想狀況,您看今天能不能安排一下呢?」按勞教所的制度,被關押的人員主動找警察談心,警察是應該接受的,張幹部含含糊糊的答應了,可看得出來,他是在躲。

我這下真是大開眼界了,一般學員都是戒備警察談話,老李卻是主動談,講清真象,搞得全隊的警察們見到老李就躲,怕老李找他們談話。那麼,在另外空間,老李的神體可能真的就像師父講的「口中利劍齊放」(3),神通大顯,邪惡聞風喪膽。

當然,有個別警察也會趁夜晚值班的時候,偷偷把老李叫到辦公室,痛痛快快的聽老李講,有一次,某幹部晚上聽老李講了5個多小時,半夜2點才回來,看得出來,老李和幹部都很痛快。

我問老李,是不是甚麼問題都能夠講得清楚?老李說:「碰到不能很好解答的問題時,我會告訴幹部,這個問題我需要思考一下,再給你答覆。然後,回來我會好好想想,往往碰到這種情況,都是有法理上認識不清的地方,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怎麼會解釋不了呢?只要在法理上認識清了,所有問題都能解釋。」就這樣,老李在講清真象中,自己在法理上也越來越清晰,對邪惡本質看得越來越清楚,對法越來越堅定。那麼,相應在講真象中,碰到的解答不了的問題也越來越少,能力與智慧也越來越大。

老李在講真象上真正大展神通的時候,是在勞教所後來辦的所謂「小號子」洗腦班上。當時那個「小號子」非常邪惡,採用卑鄙手段折磨學員,許多學員被猶大們的鬼話搞得稀裏糊塗,妥協了,所以,大家都相互轉告:千萬不要開口和它們講。結果邪惡就來硬的,折磨學員很厲害。老李也被搞去了,一去,老李說:要談可以,任何問題都可以討論,但必須保證我的睡眠。邪惡一聽,只要你肯開口,就好辦,於是答應了。然後,猶大們輪番上陣……

9天後,老李回來了,他是唯一一個沒有被「轉化」回來的,回到嚴管班,他告訴我:9天中,回答了它們100多個問題,猶大換了幾批,都是惡警們看著不行,快要被老李「轉化」了,趕緊調走的。

這其中有個插曲:惡警安排了一個包夾,跟老李曾經發生過很大衝突的吸毒犯,想讓他好好整一下老李。因為老李每天只能睡3-4個小時,有一天,惡警、猶大不在,那個和老李有過宿怨的吸毒犯悄悄的跟老李說:「你趕快趴在桌上睡一會,我替你看著。」原來包夾在旁邊陪聽了這麼久,明白了老李才是真正的好人。善哉!也只有大法弟子──正法中修出來的正神,才能有這般善化眾生、震懾邪惡的力量。

從「小號子」回來,老李多少有點自得,邪惡開始鑽空子,有個犯人激他說:小號子算甚麼,樓下的心理治療室才「黑」,你到那裏保證「轉化」。老李也不含糊:「心理治療室算甚麼,走哪裏我都不怕!」結果,沒幾天真的把老李關進了所謂「心理治療室」迫害。(心理治療室是勞教所專門整人的房間)

老李明白自己被鑽了空子,但也沒甚麼好怕的,來了就是除惡。這次,邪惡換了幾個「重量級」的猶大,也沒奈何了老李,最後,惡警想動粗的了。

一天,包夾偷偷告訴老李:今天晚上你睡不成了。老李一聽:「這不是搞邪了嗎?」發正念鏟除,晚上,惡警特意安排了一個大個子惡警(上了惡人榜的)來對付老李。到了10點半,老李說:「我回去睡覺了。」起身就走,惡警把路一攔,老李年紀很大,又瘦又小,雙手一推,把惡警推在牆上動不了。惡警很吃驚:「你怎麼這麼大勁啊?」老李在近處聞到了一股酒味,大喝一聲:「你上班喝酒,我要告你!」惡警嚇得動彈不得。老李堂堂正正開門,回去睡覺去了。

第二天早上,惡警悄悄上樓找老李:昨晚我沒有上班。他怕老李告他,老李說:沒上班你找我幹甚麼?!惡警啞口無言,從此,惡警們再也無人敢為難老李。

18天後,心理治療室也動不了老李,也就結束了。就這樣,該勞教所「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兩大「黑窩」在老李面前啥也不是。

其實,該勞教所是相當邪惡的,在同一時期,該勞教所採用長期不讓睡覺、罰站、連續幾天幾夜吊銬、毆打等手段轉化學員,能堅持下來的學員都遭受了相當大的苦難,曾經有學員絕食100天,最後也是意志模糊妥協了。

老李每天飯照吃,覺照睡,邪惡來「文」的,老李把真象和道理說得透,惡警猶大們啞口無言;來「武」的,老李有大法賦予的智慧與神通,奈何不了他。惡人恨得咬牙,可在他面前就是惡不起來。

老李在犯人行惡中屢次顯神通,制止行惡,關於這方面,見明慧週刊第111期《在勞教所用正念制止行惡》。

最後,老李在勞教所誰也不管了,帶著包夾自由走動,包夾成了他的跟班。說到包夾為甚麼這麼聽話,有個典故,曾經有個包夾想整老李,老李義正辭嚴,驚動了管教幹部(也曾經上過惡人榜的),管教幹部把老李和包夾叫到辦公室,問明情況,對包夾說:「你搞邪了,我加你的期!」老李連忙說:「算了算了,你也別加他的期,你就給我換一個就行了。」該幹部專門陪老李上樓到班上訓話:「你們看老李多好,講義氣,我告訴你們,你們誰要敢為難老李,我加誰的期。」從此,包夾毒犯見老李客客氣氣。

老李到期前,勞教所不甘心就這樣放了老李,準備把他送精神病院迫害,管教隊長親自給老李的老伴打電話造謠:「我們請了最好的醫生給老李檢查,診斷他得了精神病。」那個大個子惡警也開始造勢,公開在班上叫囂說:「沒轉化的都是精神病。」有好心的警察也悄悄的告訴老李:「你回不去了,準備去精神病院吧。」一時間,邪惡氣燄囂張起來。

老李還是那句口頭禪:「這不是搞邪了嗎?」他想:「我堅決不去精神病院,如果萬一送去了,我要把那裏鬧得天翻地覆,然後再出來。」每天,老李專為此事發正念,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3)。不久,再也沒有這方面動靜了,直到老李堂堂正正走出勞教所。看來精神病院的邪惡還真怕老李去了,搞它個天翻地覆。

當我把老李的故事講給一位同修時,他不以為然的說:「那當然啦,他有功能嘛。」言外之意,別人沒有功能,是做不到這樣的。

如果從常人的角度上講,老李也沒有「功能」,他那些大展神通的故事,在常人中你都可以找到解釋,來證明這一切並非超常的。你說他沒有功能也行,因為他和我們大多數普通弟子一樣,看不見自己有甚麼功能,也全不知道功能的形態。可是,他信,他絲毫不懷疑自己的神通。

每當思想中有不好的念頭時,無論何時何地,他第一反應就是發正念清除,甚至做夢時都在清,夢中沒清,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發正念清除,常常每天光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東西,就要發十幾次正念,真是老老實實、不折不扣的照師父的話做。

在遭受邪惡迫害中,關鍵的時刻,第一念想到的就是運用那些在別人(甚至自己)看來摸不著、看不到的功能,這就是神的思維,正因為他堅信,所以就和不能夠達到足夠堅信的同修不一樣,就能夠在世間這個迷中、夢中大展神通,除邪惡、救眾生。

這裏要跟同修切磋的是,這個故事並不想「樹」一個高不可攀的「典型」,就像很多大法中的神跡一樣,不少同修看完了,也只是覺得羨慕或者更覺得自己不行,差距大。如果是這樣,這個故事就失去了它的意義了。

其實,老李是個很普通的同修,和其他同修相比,他沒有甚麼特殊的神通,也沒有看到甚麼別人看不到的特殊景象,他也有很多執著,甚至有些還很強烈,也有被邪惡鑽空子的地方,有些時候他也不同程度默認了邪惡的迫害。這樣一位平凡而普通的同修,所做的一切當然和所有同修都一樣,非常簡單:講真象、發正念。

同修,千萬不要認為別人修得好才能做到,千萬不要用「我沒有功能,不行」來否定自己,不是說一定要修得沒有執著了才能大展神通的,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現在這個「人神同在」的特殊時期,直到最後一步,人心都會有的,關鍵是神的一面要主宰自己,要當家,要說了算。

一句「他有功能,我不行」包含多少人心啊,自卑、妒嫉……,也許你已經神通大展了,你也是師父的弟子,你就是偉大的神,為甚麼要羨慕別人呢?

* * * * *

同修們,師父真的是把主掌天地的所有神通都傳給我們了,一切盡在正法口訣中,盡在「滅」中。就看我們有多信,越堅信,能力越大,智慧越大。只要你堅信,你就無所不能,就這麼簡單。

我悟到,目前正法進程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師父連續發表《正念制止行惡》和《正念除黑手》後,全國惡勢力突然表現極為猖獗,各地許多資料點被破壞,許多同修被抓,甚至有些地方開始出現「文革」後從未搞過的逐戶排查。我想這很可能是黑手的最後瘋狂,同時,也可能是需要正法弟子真正的大展神通的時候了。

人世間的夢也好,舊宇宙中的那悠悠漫長的夢也好,那曾經有過的輝煌燦爛、層層輪迴、苦海沉淪,種種數不盡的故事,皆是大夢一場,「一夢萬年終靠岸」(《洪吟》)。我們神的一面,真的該醒了,該徹底復活了。

同修們,未來各個穹體的至高無上的主──師尊親手造就的偉大的神們,在沉睡億萬年後的今天,讓我們復活吧,面對黑手的猖獗,面對眾生的期盼,施展師尊賜予我們的無上神通,讓所有的黑手解體,救度眾生!

註﹕
1、《轉法輪》
2、《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3、《洪吟(二)》
4、《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