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威力

【明慧網2004年4月26日】

(一)

2001年3月份以後的日子裏,是大連教養院最恐怖最邪惡之時。黑板上寫的、錄音機播放的、電影電視演的、惡警嘴裏喊的,到處是攻擊大法的三句話。當時我心裏很難受。我想怎樣才能把我們班黑板上寫的三句話擦掉呢?當時我們是教養院法輪功男子大隊沒轉化的嚴管班,所以對我們更是嚴加管制。要想上黑板動手腳根本不可能,我很著急。想著想著,忽然想起讀過的經文:「……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如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人定住,只說一聲「定」,或者說「你站在那兒別動」,或指著一群壞人,就一定動不了,過後想一下「解」就解除了。」(《甚麼是功能》)

我想我要用智慧叫惡人蛟波(音)把這三句粉筆字親自擦掉。我馬上就在心裏念叨:「惡人蛟波(音)你必須馬上把黑板上的三句話擦掉,否則你出不了這個班的門。」他剛想往外走,我馬上想:「不能讓他走掉了。」這時我心裏默念大法法理「真、善、忍」、「真、善、忍」。這個惡人蛟波就在黑板周圍轉來轉去,轉了很長時間,最後大喊一聲:「唉,擦了吧!」。最後乾乾淨淨全部擦了,他才走出這個班的門。

(二)

2001年3-5月份,教養院惡警江濤多次做我的思想轉化工作,軟硬兼施,但是我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決不受騙上當。在以後許多日子裏,他看到我這顆金剛不動的心,堅決不配合他們,懷恨在心。多次咬牙切齒的說:「×××你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這一天吃完中午飯,惡警江濤突然手拿電棍朝我腦門一指,「×××,走!」當時我心想:來真格的了。我既沒驚也沒慌,很冷靜。我在前面走,他在後面跟著。我頭腦裏背誦師父經文《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我就是神,誰也動不了我。

惡警江濤想找一個沒人的空房偷著收拾我,但是他找一個房間裏面有人,再找一個裏面還有人,就這樣找了五、六個房間都有人在裏面辦公辦事。按常人理這時吃完午飯都到室外活動了,室內是沒人的。把他氣得大吼一聲:「滾回去。」回到班裏後,同修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我們是神,誰也動不了我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