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和同修共悟


【明慧網2004年4月23日】看了明慧文章《運用功能清除詆毀大法的張貼》,使我想起2002年發生的三件事。我是學校一位教師,住在學校。一天晚上,我發完正念入睡後,夢中時有邪惡竄入室內,撕我腿上的肉只剩下骨頭,接著又啃我上身的肉。醒後還明顯感覺邪惡爛鬼未走繼續在啃,直到我發正念,一會兒邪惡爛鬼才極不情願離開(也許功能將它消滅了)。又有一天晚上,入睡後,兩個黑衣蒙面人進入室內(夢中看見的),驚醒後發正念,黑衣蒙面人跑了。當時心想,邪惡爛鬼如此猖狂,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教了我們正法口訣,為甚麼不用?於是我起來盤腿立掌,用功能在寢室門兩邊寫上正法口訣,在校門兩邊寫上正法口訣,同時在學校中央上空用功能懸掛兩個大氣球,氣球下面掛上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過了兩天,上午在辦公室上班,我坐的位置恰好能看清楚校門口,這時大白天親眼看見(不是夢)那兩個黑衣蒙面爛鬼在校門外,很想進來,這時我感覺我的功能直飛出去,黑衣蒙面爛鬼順公路飛快得逃跑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爛鬼入校騷擾了。當時心裏納悶,邪惡爛鬼為何不敢進校門了呢?

第一件事:學校派了兩名××黨幹部專門負責看管我。有一次,我正在炒菜,其中一人突然進入室內想觀察了解情況,當時我心裏很平靜。剛想招呼他坐,他環顧四周一圈,急忙轉身退出走了,邊走還邊解釋:我是來趕飯的,我是來趕飯的。也使我很納悶,同時又好笑,心想:來得突然,走得也快。

第二件事:學校領導曾經在××黨的壓力下,在造謠媒體的宣傳下,表現很邪惡,配合江魔頭和610,硬要我們寫三書,明知我們不會參與政治,更不會想推翻××黨,工作上都很出色(鎮壓四年,我年年被評為區級優秀工作者,有榮譽證書)。而學校一遇到「敏感日」就打招呼,還落實專人看管我。他們覺得仍不放心,還用高壓硬把我們的身份證收了才放心(至今未退)。過後,我找校長論理,我說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校長回答說:我們也知道是犯法的,但是有甚麼辦法呢?你現在告狀也告不了。自從用功能在學校上空掛了正法橫幅後,學校再也沒有找我們打招呼,有時心想:學校怎麼在敏感日不打招呼了呢?

看了明慧文章同修用功能寫字鎮邪,才聯想起以前所為,寫出來跟同修一起悟一悟。也許正因為校門口寫有正法口訣,邪惡爛鬼才不敢進校門;也許寢室門口正因為寫有正法口訣,那些協助江魔頭助紂為虐的人背後的邪惡黑手怕被解體趕緊溜走了;也許學校上方的大型條幅,每天都在清理鏟除學校所有空間,所有師生特別是領導層背後的邪惡爛鬼,讓他們明白的一面清醒了。所以不再找大法弟子的麻煩。兩年多來,大法的事,每週我們都在做,邪惡黑手肯定是清楚的。原來擔心學校會仿照其他學校一樣要師生寫萬人簽名,幹反對大法的事。在我們學校也沒有發生過,是否也跟學校上空的正法條幅有關?這使我想起如今國安的卑鄙手段,如從窗口爬到大法弟子家中偷現金、偷大法資料、安竊聽器等,針對這些卑鄙手段,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就可以用功能在窗口上寫上正法口訣,加意念:邪惡膽敢從此入侵,就會從這裏掉下去遭現世報,同時請正神護守窗台和家門。而且我們還可以用功能在邪惡出沒最多的地方如公安局、看守所、洗腦班、拘留所、監獄等地方用功能掛上大型正法條幅,邪惡到此處就會被自動清理、鏟除解體。因為,師父告訴我們是神,可以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常人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

當然出發點一定要端正,不能想:這樣省事,又沒有危險。那樣舊勢力又會鑽空子。師尊說的做好三件事要時刻牢記,講真相配合功能會把事情做得更好。

時常看明慧文章,我很佩服許多同修的膽識,和他(她)們相比,我時常覺得自己相差甚遠。他們敢走出去面對陌生人講真相,散資料,不怕抓,不怕關,多次正念闖出,而我則常有怕心,怕黎明前被捕,怕經受不住折磨當叛徒,怕親人的哭泣和不理解。幾年來,大法的事每週都在做,則是在安全的環境下進行,沒敢出去擔大風險。還有,邪惡兩年多沒找麻煩了,就想維持這種安靜,這樣是否是已被「黑手」圈地為牢,停留在某層次中,今日寫出來,請同修幫我悟,也請師父指點,我每次發正念都在鏟怕心,總鏟不掉,師父說把缺點寫出來,暴露它。謝謝大家!

另一名大陸同修對上文的反饋:
同修在交流中能坦言自己的不足,而沒有去掩蓋它,對照起來這恰恰照出我自己的不足。

掩蓋執著,只能被執著所左右;暴露執著,才能在每一件事情上清醒的靜觀執著,使神的一面真正主宰自己,正念長存。

同修交流功能運用的心得,我感受很深。正念口訣威力巨大,把傳單上印上正念口訣發出去後,只要自己一靜就感覺能量覆蓋了整座城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網,將爛鬼黑手一掃而光。

不過同修在談到功能時,「也許」一詞我覺得用得太多了,也許你沒感覺到吧。
其實同修在運用功能時,已經大量地清除了爛鬼黑手,這正是正念威力的顯現,才有了「安靜」的環境,這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有利條件。每個同修的情況是不同的,但是大家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們發的每一張傳單,處事待人,言談舉止,一思一念,都是證實法的體現,都在走自己的路。成就純正的一念,不可能一步登天,那是過程中的積累。師父讓我們「珍惜走過的路,走好以後的路」,我們要時刻銘記在心。

證實法的神是偉大的,如果在我們前進的路上黑手膽敢阻擋、「圈地為牢」,那就毫不客氣的用正念鏟除,看看是人心,還是黑手的阻擋。

最後讓我們在師父的法中悟一悟,學一學師父《洪吟》(二)中的《無阻》、《師徒恩》和《怕啥》:

無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師徒恩

狂惡四年颮 穩舵航不迷
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