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正念、功能在世間的體現


【明慧網2004年3月31日】

運用功能清除詆毀大法的張貼

一天,我出去買菜,只見樓口門上貼著誣蔑法輪功的反宣傳。一路發現樓群內遍布了幾十張,意在破壞大法及抓捕學員。我很冷靜,防止圈套,我想那幾十張需要三五個人同時進行清除,還要冒著風險才能完成。面對眼皮底下邪惡的囂張挑戰,怎麼辦?邪惡出了一道考驗本區大法弟子的難題。這是正與邪的較量。我想既不受損失又必須解決它,想著對策,可想了兩天,也沒想出來。難道就這麼讓邪惡在我面前肆意猖狂?那我們這些弟子修得太差勁了。就在此時,我望著窗外,其它樓門上的張貼依然在向我挑釁。我腦海裏想起了師父的法:「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人坐在那裏,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人家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轉法輪》)。我立即打坐發正念:貼上去的這些東西,是誰貼的這些助紂為虐的髒東西,我的功能就讓他自己撤銷;否則,讓他心神不寧。不允許這些東西毒害居民。

我連續發兩、三次。果然,隔天發現後樓的被撕了一半,去買菜時發現各樓門張貼的都被撕揭得殘缺不全。正是節日前夕,我想:應該派人清除乾淨。只這麼一想,我再出去時,竟然全沒了,像沒貼過一樣。我深切體會到了正念的作用。此事過去十來天了,發現外牆高處還有一張完整的貼在那裏,我邊走邊想:邪惡耍甚麼陰謀都沒用,我用意念往牆上它的旁邊寫字,讓功能將正法口訣寫上,雖然常人看不見(其實我也看不見,我是閉著修的)。但我絕對相信正法口訣的威力。師尊給予弟子功能的超常作用。所以我從來不想我能不能行,好不好使。師父說了,那就絕對好使。我是要讓看見此反宣傳被毒害的人,站那裏的同時,牆上的正法口訣瞬間將這些人背後的邪惡因素及流毒清除。也是順路看見了,這麼一想就完事了。結果,隔天再下樓買菜時發現那個黑張貼不見了。

師父說:「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如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人定住,只說一聲「定」,或者說「你站在那兒別動」,或指著一群壞人,就一定動不了,過後想一下「解」就解除了。」(《甚麼是功能》)

樓群中發資料時正念阻止干擾

一次,發真相資料,路經一地,忘了預先發正念清除干擾就騎車進去了。因為地區環境不熟,為慎重起見,我在小賣店買了一杯酸奶,在門外邊喝邊觀察。就在我對面距離3-4米處一輛轎車裏坐著司機,正與飯店老闆閒聊。我想:不行,車得開走!否則我只能進一個樓口,再去別的樓口他就看見了。想罷,只見司機邊繼續說著話,邊慢吞吞的調頭開走了。我剛要進去發資料,又見一看自行車的中年男人,不在樓那頭存車處呆著,卻出現在樓這頭,往這邊看。因為我來時見他在存車處看車,我便留意,不出所料,一會他又把頭探出來看我,我看他,他就縮回去,然後又探頭。我立刻想:讓他回到看車處看車,不許再過來,制約他。然後等了一會,果然他沒過來。

我扭身往樓群裏走,只見第一個樓頭大牆處靠牆斜歪站著一個二十八九歲男子,從他身旁的自行車看像個焊洋鐵壺的。他沒看見我,眼睛面目木呆不動地衝著樓群裏,我想:不管你是幹甚麼的,你在這一呆,我沒法進去發真相資料,你還是先走開。只見他立刻動身推著車子騎走了。我見他走遠,就進去發真相資料,連續進入周圍的五個樓棟。我做完後,回到小賣店門口去取自行車,發現車把、後座都掛著鐵桶、壺的自行車又被他推著回到剛才的位置,又靠在了樓下大牆下站著,一直到我離開時,他繼續一動不動地站那往裏看。先前那個探頭的男子,當我騎出時發現他無影無蹤了。不知被我發的念給支哪去了?我猜他是冒充看車的。

如果沒有師父給予的正念,此地證法講真相之行很難順利進行。我發現樓裏所有字跡全被大白刷蓋了,可見此地森嚴。

軍區院來去自如五六次發遍真相

一次,去軍區院裏發真象資料,剛做完兩個樓棟下至二樓轉折處,就聽此樓口外汽車聲、說話聲。我從樓道窗往外瞧,見一輛大解放車,三四個男人,我立刻告訴我的功能:正念擺平!讓他們立即撤走。(因為我還打算再發兩個樓口。)我的念當時非常堅定。隨即人的一面又想:有些難為功能,不合情理,可能嗎?連車帶人立刻就沒了?可是剛想完,就聽不到聲音了。我便從二樓走了下來,出樓口一看,甚麼都沒有。只見遠處別的樓前有輛大解放,車上有人。就是被我用功能支走的人和車,只有半分鐘時間竟然撤退得老遠,真是奇蹟!我坦然自如地發完下兩個樓棟,安全離開了。此軍區院,挺有拘謹感,院內有一豪華軍人值班室,就是正念的作用使我來去自如地來了五六次,發遍、發送不同內容的真相材料。

正法路上,我曾多次用正念指揮轎車司機,開走妨礙我講真相的車,順利地救度世人。

我做證實大法之事每次出去前10分鐘,一邊整理、穿衣服,邊發正念:清除前進路上的障礙。請我修好的神的一面和功能協助配合,鏟除所去地區範圍的邪惡因素,使暢通無阻。有時邊騎車邊發正念,等到達目的地時,觀察周圍,清靜安全。每次順利完成之後,回家路上又正念讓功能做好收尾工作:就是幫助鏟除收見真象人背後的干擾,清除他們思想中被灌輸的流毒,最大限度地被挽救。並不允許助紂為虐的壞人破壞。把真相資料的浪費減到最低。

感謝投稿同修,你們的正念激勵我同行:

特別感謝明慧網週刊及投稿同修們!以上很多方面得益於你們的付出和經驗。明慧週刊像一面寶鏡:一看就清楚地照到自己的缺點。同修的無私奉獻毫無保留的文章,給我很大幫助,真切慈悲,每每使我流淚不止,伴我同行……大陸弟子洪泉的《我對師父與大法的認識》充份表達了我們大法弟子的共同心聲。因此,我把以上自己證實大法路上的點滴經歷呈獻給讀者,共同分享師尊恩賜正法弟子的正念,佛法神通在人間的奇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