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壽光惡警的殘暴──記2003年9.17事件


【明慧網2004年5月5日】2003年9月17日,我們幾個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正在緊張的製作大法真象資料,幾個公安人員突然闖入資料點,手裏握著木棍,把我們強行趕到一間房中,叫我們坐在地上,我不聽從,一邪惡的公安用手裏拿的小木凳子照著我的頭部猛擊……。。這時圍上來一群公安,就這樣我們被強行劫持到站前派出所。

9月的天氣已是涼風嗖嗖,因室內緊張的工作,我們幾個穿著都很單薄,邪惡的警察連衣服都不讓我們穿。

房內一切應用物品洗劫一空,惡警貪婪的目光到處搜找錢財,翻箱倒櫃,牆角旮旯,連枕頭衣服都翻個遍。一李姓警察把抽屜弄開,把錢全部裝進自己兜內,一共一萬元現金,這都是功友們血汗錢,為了救度眾生,省吃儉用,從牙縫擠出來的……

後來我聽說,這個惡警竟然揚言:「這資料點沒有錢,一共就抄到二千元。」那八千元上哪去了?不是裝自己腰包,就是私分了。一切應用物品,設備據說連破舊自行車、三輪車都賣了,總價值也有一萬多,錢卻不翼而飛,這可能就是這幫惡警的生財之道--貪佔、侵吞。

這幫惡警打手,把我們一行四人,其中三個外地流離失所的功友。兩三個惡警整一個,兩隻手反銬在背後,拳打腳踢,電棍電,用火燒。電棍專電敏感部位,從頭電到腳,我背部電的泡像開水燙的。一直整了二、三個小時,直到吃晚飯。惡警沒得到結果,晚上接著整,把衣服扒了,用我僅穿的黑色汗衫把頭緊緊蓋住,又用電棍電,用煙頭燒,用膠底鞋專打腳最痛的部位。我就是不配合它們。惡警李邊整邊惡狠狠的說:「今晚我就整死你。」

我們的功友小閆被惡警燒得肉都露出來了……惡警得不到結果。我看到它在檢查電棍,我猜想,它們是懷疑電棍電不足,到處找插頭想充電,這時我腦海中忽出一念,那裏也叫它們插不上。結果這屋那屋到處找,一連找了幾處都不行,電沒充成。這時惡警李無奈只好說:「你也歇歇吧」就開門走了。

這時又過來一個眼長的像一條縫一樣的惡警,臉很瘦,真是皮包骨頭,把我摁在水泥地上,用腳踩著我背後的脖子,頭和腿緊靠在一起,用雙手猛勁提我反銬著的胳膊……

這就是邪惡的不法壽光市公安對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暴行。

希望所有的人擦亮眼睛,分辨一下人間正與邪、善與惡,是誰在殘害人,不要聽信江氏一夥的欺世謊言的矇騙宣傳。希望壽光市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警察們懸崖勒馬,不要做江氏一夥的殉葬品,為了自己,為了家人,停止迫害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