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壽光農村大法弟子遭不法官吏綁架毒打

【明慧網2004年3月14日】我是山東壽光的一名農村婦女,99年7.20以前,由於身體不好,患有多種疾病,聽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我就抱著試試看的目的,開始學煉法輪功,通過學習李老師的《轉法輪》,身體奇蹟般的一下子好起來了,各種病痛全都消失了,從此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我第一次讀完《轉法輪》後,我的整個世界觀徹底發生了改變,原來《轉法輪》是教導怎麼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師父教導我們要做任何事先考慮別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矛盾向內找。在我第一次參加集體學法時,先學了一篇《法輪大法大圓滿法》中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其中「二、凡修煉法輪大法者,要嚴格遵守各自國家法紀,任何人違反國家政策法規的行為,都是法輪大法的功德所不容許的。違反及一切後果均由當事人自己負責。五、法輪大法學員,以修煉心性為本,絕對不得干涉國家政治,更不得參與任何政治性爭端及活動,違者即不是法輪大法弟子,一切後果由當事人自己負責。早日圓滿,精進實修為本願。」我慶幸自己能夠得大法,我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當我正沉浸在得法的喜悅中時,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利用手中的權力,凌駕於國家的法律之上,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血腥鎮壓,一時間,中華大地惡浪滾滾,大有天塌之勢。至今為止已有9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又有多少修煉人被勞教判刑呢?數目驚人呀。那無家可歸、妻離子散的呢?原因就是因為江澤民的妒嫉造成的。當時中國修煉法輪功人數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就因為這樣江澤民不計後果的開始了他的血腥鎮壓。

99年的7﹒20江氏集團動用了全國的軍警特務,公檢法,凌駕於國家的憲法之上,叫囂著「在三個月之內消滅法輪功」,對法輪大法弟子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利用流氓的手段,打壓這些道德高尚的好人,天理不容啊。在7﹒20以後的幾天裏,搞得烏煙瘴氣,民不聊生。一時間警車,鄉鎮幹部,光武警就拉來了一車,那種只有在電影中才看到的情景,武警手握鋼槍頭戴鋼盔,前面高音喇叭開道,我此時竟親身體會到了,大法弟子的家門口都有人監視,人身自由受到了嚴重侵犯,大法弟子被毒打、恐嚇、騷擾關押等一系列迫害。有的被逼迫交保證金2000元,被逼交大法書籍、師父法像、錄音帶、錄像帶等,稍有不從就會被拳打腳踢。其中惡人王天貴公然叫囂「一個個不用不老實,早晚把你們都打成反革命。」鎮黨委副書記楊永忠,惡毒謾罵法輪功創始人,說甚麼:共產黨手腕鐵,沒有治不了的人。鎮黨委書記劉緒欣,張口就罵,說甚麼:不把書交上,就別想回家。

同年元旦前夕的一天晚上約十點多,惡徒以開會為名,把全村大法弟子騙到村委辦公室後,由鄉、鎮、幹部調大批公檢法、派出所、以及村委幹部多人看守,不交上1000元就別想回家。當時正是拉大棚簾子的時候,許多功友就是因為沒有回家拉大棚簾子,農作物都凍死了,全年的收入泡了湯。大法弟子因為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寒冬臘月天,寒風刺骨,被脫光棉衣戴上銬子,掛上牌子,用汽車拉著遊遍了鎮上的大小村莊,沿途之中高音喇叭肆意謾罵著,惡徒用惡毒的語言,侮辱著大法師父和大法弟子。每到一個村,惡徒就把村裏的法輪功學員攆出來觀看,邪惡程度,聞所未聞,他們就這樣對待著這些道德高尚的人。

2000年農曆5月25日,以邪惡鎮長李天真為首,及張中慶,張玉慶,劉俊材、楊鳳亭、等多名打手像押犯人一樣把大法弟子押到村委大院,逼迫大法弟子坐在南牆根,伸直腿,然後被一個個叫到屋裏,進行殘酷迫害,當晚有七人被關在村委辦公室折磨了一個晚上。手段殘酷,打耳光,揪頭髮,跳起來用腳踢胸膛,拳打後腦,鞋底打後背,木棍擊打全身,筷子打手指節,雙腿伸直用腳去踩,蹲馬步等。第二天中午惡徒又把他們認為的重點人物全部集中在村委大院裏,惡徒張玉慶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他掄圓了胳膊,攥緊了拳頭,他的每一拳都像置人於死地,當時就有十幾人被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來,還揚言:對待法輪功怎麼做都行,打死也沒事,就是告到哪裏也沒人管。然後由一個個提到村委大院西頭的房子裏進行更慘無人道的迫害,每喊一個人,他們就揪著頭髮,用腳踹,拳頭和棍子像雨點一樣落在身上,拖到屋裏後,張中慶和楊鳳亭用拳頭猛打胸口,狠搧耳光,折磨學員。惡徒張玉慶和劉俊才用膠皮棍狠命的打學員,在院子裏就能聽到打人的啪啪聲和慘叫聲,甚至在街上都能聽到。打得法輪功學員渾身黑紫,這樣一直到了晚上。當時有七旬老人,也有四歲孩童,都遭受了他們的非人折磨。他們沒有一點人性和做人最起碼的良心,簡直就是一群土匪、惡霸。

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流氓惡霸,清醒吧,不要再替江氏賣命了,到頭來真是善惡必報呀。 現在法輪功已在世界上60多個國家洪傳,得到許多國家和地區的一千多項褒獎,江澤民已經在六個國家和地區被起訴,法網已經在收,正義的大審判已經開始。如果你本人曾參與迫害法輪功,請立刻懸崖勒馬,棄惡從善,或許還有機會;如果你的某個親朋好友參與了迫害,請轉告他/她不要再被人利用,因為這場迫害的元凶已經被起訴,正等待著法律的嚴懲,告訴他/她:迫害真修向善的人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可怕的後果。善惡有報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