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光市古城鄉惡徒對法輪功學員的非人折磨


【明慧網2004年3月4日】我是山東壽光市古城鄉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耳聞目睹,親身遭受到了古城鄉黨委、古城鄉派出所不法人員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

原古城鄉黨委書記王俊文,自1999年7.20以來,不遺餘力的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殘酷鎮壓古城鄉法輪功修煉者。自鎮壓以來,二十多人被治安拘留。三十多人被刑事拘留。被非法送到壽光市洗腦班的有四人,非法送濰坊洗腦班一人,非法送古城洗腦班二十多人。到2003年12月底,古城鄉大法弟子二人被非法勞教三年,一人被非法勞教二年,古城鄉大法弟子趙世恆現在依然被非法關押在壽光市看守所,已經四個多月,具體情況不明。

王俊文還曾經二次大規模的長期任意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第一次是2000年元月5日至17日共十二天,非法扣押法輪功修煉者12人;第二次是2000年7月9日至18日共有三十多人被扣押,多者二十多天。關押期間用橡皮棍嚴刑拷打,生活費每天五十元,每頓飯只給二兩重的小饅頭,有時給兩個。從99年7.20至2000年8.20日,王俊文在鄉政府私設公堂,共計對古城鄉的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罰款五十多萬元。王俊文用法輪功的血汗錢去海南、泰山旅遊,給鄉政府工作人員和打手們每人發二千元的獎金。

另外王俊文還與壽光大隊、古城鄉派出所勾結,多次非法抓捕古城鄉法輪功修煉者。在99年10月14日晚11點,古城鄉和派出所不法人員,對古城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抓捕,把趙家村趙修順、李孔法、李洪澤、趙樂海、李洪傑抓到派出所,趙修順和李洪傑一到派出所就遭到一頓毒打。趙修順被戶籍員楊耙生和惡警趙茂雲按到牆角,趙茂雲站在大腿根,楊耙生站在腿腕上,穿著皮鞋在上面就跺了十幾腳,趙修順的腳腕和大腿根當時就腫了起來,疼的一動不能動。接著又來幾個惡人,扒下趙修順的秋衣蒙在他的頭上,抽下趙修順的皮帶就是一頓抽打;用手打耳光,只打得他暈頭轉向,皮開肉綻。李洪傑到派出所被李萬軍和桑慶軍鎖在鐵椅子上,就是一頓猛打。第二天趙修順、李孔法、李洪傑、李洪澤被送到壽光看守所,治安拘留15天,從看守所回來,又被鄉政府人員罰款五百五十元,並關押十天。

2000年元月5日王俊文到看守所,把非法拘留的十二名法輪功修煉者,從看守所拉回古城鄉政府,私自扣押在鄉政府小會議室裏。元月十二日晚上,氣溫零下10度,王俊文把十二名法輪功修煉者逼迫每人上下只穿一件單衣,光著腳,站在雪地裏,手裏拿著冰塊,舉著手,手溫化的冰水從胳膊流到腳後跟,不准放下手,誰放下手就用木棍打手背。到晚上十一點開始動刑,十幾個人把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拖到一間屋裏,有用腳踩頭的,有按住胳膊、腿的,十幾個人用兩根皮棍子輪流毒打,直打得從腳後跟到屁股全成了紫黑色的,肉都打爛了。被打得人十多天不能翻身,衣服都穿不上,然後每人強行罰款九千元左右(都是家人怕把人打死,才把錢送到鄉政府的)。

2000年8月11日,王俊文又把在壽光看守所拘留十幾名法輪功修煉者一個月,從看守所拉回鄉政府,每人都不准穿上衣,背對著太陽曬,當天晚上每個人背上都起了大水泡,就這樣也沒有逃脫王俊文的酷刑。晚上王俊文又把這些法輪功學員的頭蒙上,用衣服套在脖子上,一個人在前面帶著走,走慢了後面的人就用腳踢,最後再把他們單個用刑。這些惡人把大法弟子拖到一間倉庫裏,有按頭的,有按胳膊、腿的,十幾個人毒打一個人,兩根皮棍子,三支電擊槍,又是一頓猛打,那慘痛的叫聲,幾百米之內的人都能聽到。當天晚上四名學員被打得送去醫院搶救。高玉榮、郭世濱被打得在小便時暈倒在小便池裏,不省人事,渾身沾滿了糞便。他們被打得在家臥床兩個多月,嘴裏吐黃水。桑培堯、高玉榮被打得屁股上骨肉分離。這還不算,最卑鄙的是惡徒叫這十幾個人的親人到鄉政府來,看我們被打的慘狀,當親人們看到我們被打得奄奄一息,倒在地上,心如刀絞,難受極了。王俊文說:每人必須交上兩萬三千元到鄉政府,如交不上,就這樣一天打一次,直到交上錢。親人們為了我們的命,只能到處去借錢交到鄉政府。趙修順曾這樣質問王俊文:這就是鄉政府的「教育、感化、挽救」政策嗎?王俊文惡狠狠地說:我不管煉不煉法輪功,交上錢就放人。這就是古稱鄉黨委書記,這一次鄉政府共計非法罰款五十多萬元。趙家村的一個村幹部曾對鄉政府的工作人員說:你們比綁票和劫道的都厲害,土匪綁票都是暗的,你們是明的,劫道是光劫身上帶的錢,你們連家裏、親朋好友的錢都一塊劫。

2002年10月份,由古城鄉派出所的不法人員王學海帶領壽光邪惡大隊的惡警,把李孔法、李洪傑抓到壽光公安局,把他們二人反銬著手銬,趴在地上,從上午9點開始到晚上用兩根電棍電擊,每電擊一遍,他們二人就大汗淋漓,也數不清電了多少遍了。電累了就再換一人,電得二人體無完膚,最後每人逼交了三千元錢,不法人員揚言:不交錢就判刑、勞教,家裏親人被逼無奈,只得交上錢才放回家。

2003年3月份高玉榮及其妻子,又被惡徒王學海帶到壽光市邪惡大隊,馬溫和、趙春利、郭洪強、王萬春、宋立文把高玉榮的嘴用毛巾堵上,反銬著手,趴在地上,用凳子壓在腿上,上面坐上人,三根電棍子圍著電擊。高玉榮發出慘叫聲時,它們就專電他的嘴,他不呻吟時,惡徒就說:你還真硬。從上午9點到晚上電了8遍,每次電得高玉榮大汗淋漓。直到把他電得體無完膚,渾身一個糊肉味。

2003年12月30日下午,北馮村的李淑雲被王學海帶領壽光邪惡大隊的惡警綁架到邪惡大隊。它們給李淑雲脫掉褲子,戴上腳鐐,用電棍電擊,專電敏感部位,電夠了就拖著腳鐐來回拖。另一個惡警就往李淑雲的腳趾上釘竹籤。折磨了一晚上,第二天逼李淑雲的親人交兩千元錢才放人。

2003年9月19日古城鄉大法弟子趙世恆夫婦剛吃過午飯,突然闖進來十幾個人,一進屋二話不說,先給趙世恆戴上手銬,逼住他二人不能動,其他惡警翻箱倒櫃,抄了家。在把他二人帶往警車的過程中,當著眾多村民的面大打出手,連拖帶打,很多人都目睹了執法警察的惡行,隨後被拉到壽光邪惡大隊。他們二人各在一間屋裏,下午2點開始對他們毒打,不法之徒用手銬反銬著她的雙手,趴在地上,用一塊髒布把嘴堵上,幾根電棍圍著電,直至電得體無完膚,鼻青臉腫,面目皆非,眼被打得幾天看不見。9月20日被強行送到濰坊洗腦班,關押20天,逼交罰款一千五百元,受盡了酷刑。現在趙世恆依然在看守所,具體情況不明。

寫到這裏,記起99年12月上旬一件事。北馮村的郭長亭去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抓住,碰上古城鄉政府工作人員,古城鄉的不法人員從郭長亭身上搜出錢,用一百元錢買了兩條「將軍」煙送給了兩個北京警察,才帶走郭長亭,這就是北京警察的素質。

以上是原古城鄉黨委政府、派出所的不法人員和壽光邪惡大隊對古城鄉法輪功修煉者殘酷迫害的事實。這一樁樁一件件證據確鑿的罪行,是王俊文和其他不法人員永遠都抵賴不了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必報是天理,到時你們所幹的一切,你們都得自己償還,從古到今害人者沒有一個得到好的下場。亡羊補牢,尚未晚矣,在這裏我勸那些至今還執迷不悟,迫害法輪功的人懸崖勒馬,為自己的永遠的未來好好想想吧!

附:古城鄉部份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罰款金額

郭長亭 60000元 李洪澤 40000元
郭世濱 85000元 趙立明 30000元
李孔法 7000元 高玉榮 7500元
桑培堯 5500元 趙修順 65000元
趙樂海 25000元 李洪傑 30000元
趙世恆 30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