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之流濫用精神病藥物迫害壽光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1年3月19日】 2000年6月下旬至8旬底,壽光市有11名大法弟子到去北京上訪被鄉鎮政府接回後,強行送到北洛精神病院,在那裏遭受了連續64天的非人折磨。他們是:

洛城鎮 葛蘭鳳,女,40歲左右;
李建梅,女,40歲左右;
徐金慧,女,30左右;
梁素清,女,35歲;
寧秀英,女,32歲;
付蓮華,女,38歲;
李義昌、李義明,男,35歲。
王望鄉 尹德秀,女,51歲;
劉海榮,女,25歲,尹德秀的女兒,研究生在讀;
文家鄉 桑秀蓮,女,42歲;

上述十一人除劉海榮為研究生外,其餘為村民。所有人身體健康,均無精神病史;

他們和精神病人關在一起,連續64天沒有見過太陽,每天承受精神和肉體的殘酷折磨。這裏的一幫喪失了人性和良知的醫生、護士,明知道他們是正常人,卻以服從上面的指示為由助紂為虐,慘無人道地把他們綁在床上強行打針和吃藥,一天三次,從不間斷。弟子們被注射一種只有重度精神病人才用的針藥--冬眠靈和灌一種不知名的藥。弟子們拒不配合,這幫惡醫便向鼻孔插管,用筷子撬他們的嘴和牙,用筷子在嘴裏豁來豁去折磨他們,很多弟子被豁得滿嘴是血。用了這種藥之後,人幾乎處於昏迷狀態,反覆地起來又倒下,正常人被折磨得像精神病一樣。有弟子問這幫惡醫,「與其在這兒,還不如乾脆把我們送看守所!」誰知惡醫竟毫不掩蓋:「這兒就是第二看守所!」短短一句話,就把這幫市裏、鄉里邪惡之徒的凶殘、猖狂、毫無人性表現得淋漓盡致!五六天後,鄉里有人去「看望」了他們,弟子發現,從那以後,他們的藥量明顯加大了,不知這是不是鄉政府對自己人民的「特別關照」?大法弟子時時嚴守心性,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即使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大家一起背《洪吟》、《論語》。大法顯示了其超常的威力--幾天後,這種嚴重破壞腦神經的藥物就基本上對弟子們不起多少作用,弟子們堅持學法煉功的決心更大了。在被殘酷地折磨64天後,北洛精神病醫院勒索大法弟子每人人民幣3000元。 除此之外,大法弟子桑秀蓮還被鄉里以各種藉口勒索人民幣2.1萬元;李建梅被送勞教;劉海榮被開除學籍。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