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吉林市昌邑區惡警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5月29日】2004年5月19日,我和一同修去看望另外一位以前曾煉法輪功,但由於沒有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去做而出了狀況的人,我們出於關心去看她。她兒子給我們開了門,我們進院看見她丈夫往外走說去辦事,我和同修進屋看她在床上躺著,她見我們來很高興,向我要大法的書、眼鏡,我說:都給你買來了,還買了一個隨身聽。這時候也就十分鐘,聽外邊有人按門鈴,她兒子就給開了門。隨後進來2個小伙子30多歲,自稱是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東局子派出所的,說有人舉報來看看。我們說,看人還有錯嗎?他們說要搜我兜子,我們不讓他們動。我說你們有甚麼證明你們的身份,因為他們都沒穿警服,沒有證件。我說,你有搜查證嗎?你甚麼都沒有就隨便翻人東西是違法行為,你們不許動我的東西。我心裏求師父加持我,我兜裏有給惡警寫的勸善信5封,沒來得及郵。還有300張真象光盤,真象小冊子,不能讓邪惡之徒看到。這時惡警拿手機打電話叫東局子派出所所長馬上來。4、5分鐘後,惡警所長韓東飛帶另一個惡警進屋不容分說就翻我的兜子,後把我拽出門外,我們喊著「法輪大法好!惡警抓好人啦!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全球公審江澤民!」她家住的教育局住宅樓,周圍鄰居都出來看到警察把我和同修連抬帶拖,把我們帶到派出所後,就把我和同修分別關進2處戴上背銬,開始非法逼供。

大約半小時左右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惡警都興澤(曾因多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在明慧網上曝光)進屋,問我叫甚麼名,東西哪來的?我說:我叫大法弟子,東西哪來的你不配知道,你想看就看看,對你好。都興澤過來就打我好幾個嘴巴,說他恨法輪功,威脅我:你不說就等著吊起來說,有讓你說的招。我說:「我沒犯法,你們執法犯法,抓好人,你怎麼把我抓來怎麼把我放出去。」惡警都興澤邪惡的說:在我這你別想。我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他還講,自他上了明慧網,國外10多個國家給他來電話,手機和宅電都不得消停。我告訴他那是海外的大法弟子看你迫害國內的大法弟子,惡事做太多了,在救你,讓你懸崖勒馬,給自己擺放生命位置留個機會,是對你好。到現在你還這麼不清醒,你家有沒有父母,姐和妹,你打我是對你自己不好。他邪惡的說:你如果配合我們能打你嗎?我說:你隨便抓好人,我沒犯法,你憑甚麼抓我打我。不一會來個女警搜身,搜走我戴著的手錶和340多元現金。女警還搜了同修,同修的錢也讓他們拿去了,說給我們保存,拿筆錄讓我簽字。我不簽,說:「你捏造的東西我不簽,你放我出去。」我起身就走,好幾個惡警把我拽回來。有一個姓南的,姓王的他們互相簽了字,真是假造,不臉紅。

大約在下午4點來鐘,(因我手錶讓他們拿去了沒有點)他們把我抬到樓下分兩台車要送昌邑區分局,我們不上車,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連拉帶拽把我衣服全撕壞了,整個上衣袖子全扯壞了,4、5個惡警把我和同修分別按進車裏,押送到昌邑公安分局後院一樓暗室,關進一個鐵籠子,他們就走了。時間大約5點多,籠子裏又潮又冷。到半夜1點左右同修渾身哆嗦,心臟心律加速。我喊警察,警察打電話把東局子惡警找來。把同修不負責的連喊帶罵一人一隻手、一隻腳很難受的抬出去說去檢查。同修說:「我心臟病原來很重,通過煉功都煉好,昨天都興澤把我打的犯心臟病了,你們不負責還這樣對待我。」這時我才知道,姓都的惡警在派出所樓下把同修打夠嗆,一直渾身哆嗦,惡警上市醫院也沒認真檢查,應付應付就給扯回來了,他們就走了。

早晨7點多鐘,東局子惡警又來了,說把我倆送看守所,先取筆錄,照像。3、4個惡警把我帶到主樓照像,我不照,我在主樓裏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堅決抵制不照,他們4、5個人沒按住,惡人沒得逞照不了,又把我架回後院暗室。我和另一同修分別又一次遭非法逼供,惡警沒有得逞,之後分2個車,給我們戴著背銬,押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一路上我發正念清除迫害我和同修的黑手爛鬼,破除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計劃,不承認舊勢力安排,堅定走師父安排的修煉正法路,我堅決不上那地方去。我們做的一切都是隨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最正的事。雖然自己有意識不到的執著,沒做好,也不允許它們迫害。求師父加持弟子,弟子沒做好,但看守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用巨大付出換來的,救度眾生十萬火急,我一定要回到正法洪流中去。

到看守所大約8點多,我和同修就是不進去,他們拉、拖、拽,一進院我還喊「法輪大法好」。但一進屋,身體就特別難受,心也哆嗦,手、腳、全身抽動。看守所警察一看這樣說:我們不能收,你們帶她檢查身體。這幾個惡警一聽就急了,沒好樣罵我,拽我到車上,又上222醫院檢查身體。那裏的醫生說血壓,心臟不正常,再說甚麼我就聽不見了。他們拿著化驗單,還不死心又把我拽上車,我抽得更厲害了。看守所的所長堅決不收,惡警把我放在冰冷的地上有2小時,就看著我抽,也不管,還去找認識人走後門硬要把我關進看守所。在那種邪惡的環境下,我心裏一直發正念,鏟除黑手爛鬼。

下午大約3點,惡警一看找人也不收,又把我抬到車上,他們商量到市醫院找人再檢查,不達到迫害目地不罷休。我心裏真為他們的生命惋惜,我心裏發正念清除給我檢查的大夫思想中不好因素,做好事不做惡事,不要造假;同時清除另外空間操縱惡警的黑手爛鬼,惡警迫害大法學員不得逞,也是在阻止他們犯罪。大夫護士出的檢查結果沒讓邪惡得逞。這樣惡警沒辦法,又給我拉回派出所,有一個惡警看著我沒讓我下車。半個小時後,所長和7、8個惡警出來了,你一句,他一句,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我很是為這些生命著急,不醒悟不就完了嗎?我忽然想起了我兜子裏有給惡警寫的5封沒來得及郵的信,我強坐起來說:所長,各位人民警察你們聽著,我平時沒時間向你們講真象,今天這件事不管是善緣也好,惡緣也好,也是救度你們的機會。對你們有好處啊,看看真象光盤,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法輪功在國外獲1200多項褒獎,記住法輪大法好吧!

他們中有一個人說:看甚麼看,你寫的還有錯別字。我說:我文化不高,但你們認真看,相信「真、善、忍」會對你們有好處的,別再繼續做壞事了,害人害己。清醒吧,現在為自己贖罪還來得及。他們中的一人說:放你回家了。我說:惡警都興澤打我犯心臟病,我抽得走不了路。這時女警察過來說:你拽著我上大街。我說:把我的錢、東西還給我。他們說:你先回家,有空把東西給你送去。當時我一分錢也沒有,4頓沒吃飯沒喝水,他們扣我的東西和錢不還給我。就這樣,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當中。因為我在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和東局子派出所被惡警都興澤刑訊逼供、毒打,當時我的雙手被手銬勒得黑紫,紅腫至今。

另一同修則被惡警們強行送進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並且連體檢都沒有。

舉報我和同修的惡人:趙紅霞的丈夫曹榮凱、兒子曹俊 宅電:0432-2596912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東局子派出所電話: 0432-2454429 0432-2409221
東局子派出所惡警所長:韓東飛 惡警:王×× 、 南××等
昌邑公安分局惡警都興澤手機:13704415288 13843256771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地址:吉林市解放大路東段 郵編:132041
刑警調度室:0432-2485162 辦公室:0432-2485940 國保大隊:0432-2485537 法制科:0432-2485279
指揮中心:0432-2459110 局長室:0432-2485301 政委室:0432-2499302
副局長:0432-2485303 政治處:0432-2485943 紀檢辦:0432-2458306 刑警隊:0432-2485378
吉林市第三看守所電話:0432-2123550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