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身心受益 迫害面前不沉默

【明慧網2004年5月22日】我今年五十歲,是位下崗女工,九九年三月經人介紹,有幸修煉法輪功

煉功前,我單位領導、同事、親朋好友、左鄰右舍,誰都知道我是身患多種嚴重疾病的「藥罐子」,十多年來,我先後患上了糖尿病、心臟病、慢性腸胃炎、頸椎骨增生、坐骨神經、肩周炎、神經官能症、婦科大出血等,常年頭昏腦脹,日夜難眠,一年四季虛汗淋漓,心慌氣短,全身酸軟無力,常年中西藥沒有斷過,但都無濟於事,病魔的痛苦讓我實在難以承受,我先後買過老鼠藥、甲安磷,想服毒自殺,一死了之,有一次,我正動手把藏在地下的農藥取出來準備喝下時,被家人發現搶走。

一九九九年三月,就在我生死兩難的時刻,真是三生有幸讀到了寶書《轉法輪》,煉上了神奇的法輪功,看書煉功第三天,神經官能症就明顯好轉,常年失眠的症狀消失了,晚上睡得很香,白天頭也不昏不脹,煉功十三天去醫院檢查,糖尿病由陽轉陰,我自己覺得太神奇了,在短短的幾個月後,全身各種疾病奇蹟般地消失了,在長達五年的時間裏,在艱苦的環境中,我再沒有打過一次針,沒有吃過一次藥,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這不僅解除了我被病魔纏身的痛苦,更可喜的是為家庭節省了上萬元的醫藥費,免去了常年治病沉重的經濟負擔,我親身體會到按「真、善、忍」修心煉功健身做好人,這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

可九九年7.20以後,我才剛剛修煉三個多月,當權小丑因妒嫉而利用手中的權力,公然踐踏《憲法》,侵犯人權,開始對法輪功全面鎮壓,搜書毀書、抓人罰款、勞教、判刑全來了。我縣的幾位法輪功修煉者,因去北京上訪被抓回關進了看守所,甚至被勞教、判刑。我們只是煉功做好人,對家庭、對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說真話沒錯、做好人更沒錯,可卻被逼迫著寫保證、簽字、被非法關押、罰款,甚至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強迫洗腦,甚至被勞教、判刑,迫害不斷升級,還採用流氓手段編演自殺、自焚栽贓陷害法輪功,矇騙毒害不明真象的群眾。

我是個修煉大法的親身受益者,面對強加的不公、面對這無理的迫害,雖然講真話就面臨著危險,但我也不能因為高壓強權而違心沉默了。2001年2月,我毅然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車,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天安門,打開「法輪大法是正法的」的橫幅,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為了一句公道話,我被縣公安局從北京抓回,關進了縣看守所。只因堅持煉功,所長給我戴上了死刑犯才用的腳鐐手銬,為了維護自己的人權和人格尊嚴,更為了維護真理「真善忍」大法,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與我一起以絕食方式抗議這種非法的折磨和關押。

早春三月,天氣寒冷,雙手紅腫得越來越大,鐵銬深深地鉗在肉中,手、手臂、肘、肩腫痛難忍,心臟跳動得連呼吸都困難,冷、痛、餓的痛苦讓我實在難以承受,第三天,我被獄警哄騙吃飯了(騙我吃飯後鬆銬,過後說所長不同意),所長何X逼著我讓我不煉功,我不屈從,他便把我背銬著的雙手猛地抓住脫空提起來,又使勁按下,並恐嚇威脅要給我戴更沉重的腳鐐。但我深知煉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修心做好人沒有錯,上訪講真象沒有罪,自有真象大白的一天。在酷刑折磨中,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在分分秒秒地煎熬中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日日夜夜,每天吃飯、洗臉、大小便都是同監房的同修幫助。第七天同修提筆寫了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控告狀,兩天後,看守所就把這位已判刑三年的同修押往女子監獄。

十天十夜的腳鐐手銬,使我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三十七天後,我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縣公安局把我押回送進縣拘留所,這一關就非法關押了兩年零五個月,在關押期間,丈夫承受不了各方面的壓力被迫與我離婚。2003年7月,我想,我煉功祛病,信仰「真善忍」,上訪說真話,這是人最最基本的權利,我沒有犯法,我不能再在這裏消極承受非法折磨,我便絕水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四天後,我被無條件釋放。

善良正直的朋友們:我修煉法輪功使我身心淨化,道德回升,只因在不公的情況下,上訪講真話,竟遭如此迫害,在全國至今還有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遭受奴役與酷刑的折磨。江氏集團迫害善良天理不容。親愛的朋友鄉親,我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您,法輪大法給我的親身受益和現在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真實情況,希望您不再受謊言矇蔽,您對法輪大法正確的善念會為您帶來美好的明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