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講真象 兩小時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明慧網2004年5月13日】我今年62歲,我是1997年1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自從煉了法輪功後,我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看到我身心的巨大變化後,我周圍的不少人也都修煉了法輪功,包括我的老伴,他由於在部隊開山洞時留下了矽肺病,不能幹活,還得天天吃藥。他煉功後,很快症狀全部消失,再也不用吃藥,並且甚麼活都能幹了。我們得的好處簡直無法用語言表達,法輪功給了我們再一次生命,我們從內心感激法輪功,感激我們的師父。

這麼好的功法,我真想告訴所有的人,讓全世界的人都來得法受益。可99年7月20日,江澤民竟然強行打壓誣蔑法輪功,我簡直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想盡一切辦法,盡最大能力的讓我周圍的人了解法輪功、明白真象。但就這講真話的權利,江氏邪惡集團一夥也不允許有。

2003年五月初六早上四點左右,我們還沒起床,就聽見有人敲門。我當時也沒多想就敞開門,一看門前來了三輛警車十多個惡警,開門後他們不由分說就闖進我的家,進行抄家,連我們的另一個閒房都給抄了。他們抄走了一部份大法書籍和資料、錄音機,還有煤氣灶等一些生活用品。他們當時簡直和土匪沒有甚麼兩樣,抄完家後,還要把我們倆人都綁走。我當時想,去就都去,省得還相互牽掛,但突然又想不行,多去一個就多受迫害一個,我就大聲喊:「你們不許動他」。我當時念非常正,抓我老伴的那個惡警馬上就鬆了手,接著我們村的書記也說家裏留個人吧,當時正農忙,他們也就派了三個人一輛車,把我自己先帶走了。

我當時一身正氣,一點怕心也沒有,一路上喊著:「法輪大法好,我修真善忍沒錯。」並對車上的警察不停的講真象,不停的發正念。到了看守所,那些惡警都讓我的正念限制的好像沒了真魂一樣,睡覺的睡覺,走的走,當時六點多鐘。我一想,這就是師父的安排,我不能在這兒等你們迫害,我得走出去。就這樣我在師父的呵護下,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前後僅僅2個多小時。

在我們村還沒有走的惡人馬上就知道了我走出去的消息,他們逼我老伴拿3000元錢,並揚言說少一分也不行。老伴一分錢也沒給,後來就被他們拉到了臨沂市洗腦班關了一個多月。在這期間,它們用盡了各種假善及邪惡理論,使我老伴向它們妥協了,當時說不煉了,才被放回來。我老伴回家後好長時間處在恍恍惚惚狀態中,明知大法好卻不敢談,明知大法好卻不能煉。在我的極力引導下,漸漸的他才重新爬了起來,跟上了正法進程。

現在我在家中堂堂正正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事。通過我自己親身經歷的這件事,我才真正體悟到,大法弟子的念只要正,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按照大法的標準做,誰也動不了我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