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正念起 大法神威顯

【明慧網2004年5月3日】最近學習師父新經文《正念制止行惡》,倍感師父的洪大慈悲。同時回想起自己在證實大法時,在魔難中,真正體驗到了自己時時都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亦見證了大法神奇的威力,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勉。

1999年7.20起,大法遭到邪惡之徒的誹謗與誣陷,我與同修們憑著良知和對大法的堅信,一起站出來講真話衛護大法。

2000年春節,我去天安門證實大法,被廣場的惡警抓捕,後被當地公安局接回,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因我煉功,被看守所的惡警上銬,並且不讓穿鞋,站在靠牆根的雪地裏,一惡警還用電棍電我的耳根和臉的敏感處。當時,我只想著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不害怕,所以,被電之處不感覺疼痛,而且也不覺得凍腳。

2000年4月,我第二次去北京證實法的時候,被我們當地一個派出所所長拉到派出所。晚上那個所長帶領他的手下,對我下了狠手,強行施暴。他用手銬把我的雙手銬上,然後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拉趴在地,讓我罵師父和寫保證,我不從,他就用電棍來電我。當時,我是趴在地上的,他打開電棍時聲音很大,嚇我一跳,我抬頭一看,原來是大號電棍。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那玩意兒對我不好使。果真當他用電棍電我的手背時,我沒感覺,他又電,我還是沒感覺。後來他以為電棍沒電了,就充電,充完電繼續電我,就聽「砰」的一聲,審訊記錄桌上的電話被震起來了。當時在場的警察與參加審我的鎮政府人員都很吃驚,互相對視。就聽電我的那個所長說:「這電棍怎麼老電我呀?」就這樣,他們不敢電我了。可那個所長還不甘心,就吩咐他的手下用皮帶打我。惡警行惡,我就不停的背師父《洪吟》裏的「無存」和「威德」兩首經文。他不停的打,我就不停的背。後來,我想:他們打我這麼長時間了還不停手,我不能老讓他們打我呀,於是我在心裏就喊一聲「師父!」他們就收手了。我的眼淚流下來了。

2000年12月,我再次進京證實大法,被抓後關押在我們當地看守所,第二天,那些看守讓我在勞教書上簽字,我沒有配合他們。其中一幹警說:「你不簽也一樣勞教你。」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於是他們驅車把我送往唐山勞教所。我一路上默默背著經文及《論語》,始終堅守「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說了算,勞教所不是我去的地方」這一念。到了勞教所,一檢查身體,血壓高達220,勞教所拒收。送我去的人不甘心,就給勞教所送禮,勞教所還是不收。無奈之下,他們只好把我又拉回看守所繼續扣押我。我絕食抵制迫害,堅信自己是大法弟子,上訪說真話沒有錯,按「真善忍」做好人更沒有錯,而師父就在自己的身邊。第四天他們就放了我。

在這場歷史上最邪惡、最惡毒、最殘酷的迫害中,我深深地體會到:時時刻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堅守「我是一名大法弟子」這一念是多麼的重要與艱難。信師信法那就是柳暗花明;相反,用人心來對待這場邪惡迫害,就會走彎路,給法帶來損失,給周圍的人正面認識大法造成壞的影響。

師父告訴我們:「在各種迫害中,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惡人,包括用拳腳打學員者。正念強會使其拳腳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惡警、壞人互相行惡,也可以使痛傷全部轉到行兇的惡人、惡警那去,但前提是,你們在正念強、沒有怕心,沒有人的執著、顧慮心與仇恨心的狀態下有效。念出即刻見效。正念過程中不驚不怕,惡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惡》)

讓我們謹遵師父教誨,在正法最後的路上,時刻想著自己是大法弟子,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大法的法力無邊。

個人認識,層次有限,不對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