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一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經歷


【明慧網2004年5月4日】我是96年3月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現年61歲,當時任幼兒園園長,原在學校工作,中央黨員,曾多次被評為廠級、縣級、市級先進教師,三、八紅旗手,優秀黨員,端正黨風積極分子。未修煉前多病纏身,是廠裏出名的老病號。修煉後身心受益非淺,家庭和睦、鄰里友好,身體多種頑疾不翼而飛。

修煉中我反覆通讀《轉法輪》及其他大法書籍,被書中的法理所折服。正當大法在我廠呈上升趨勢,越來越多的人正走入修煉時,晴天一聲霹靂,江澤民邪惡集團禁止學煉法輪功。一時間,陰雲密布,鋪天蓋地的打壓,謊言栽贓,竟有天塌之勢,從此大法弟子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集體修煉環境。我廠屬於貴航集團軍械製造廠,出入只有兩個大門,整天由警衛把守,給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行動帶來不便。

我於2000年3月24日參加安順的一次大型交流會(約四、五十人)後,市公安局、廠公安處、組織部、退休辦多次找我談話,讓我講參加法會的情況,我就抓住機會洪法,他們強迫我放棄修煉,為了堅持修煉,我寫了退黨申請,廠組織部於2001年初寫出公告開除我黨籍。從此把我列入重點。

為了隨師正法,跟上正法進程,我用書信形式向老家親人講真象,投遞時裏面夾有傳單,寄往東北吉林老家,救度世人。沒料到被安順公安查出。2001年3月12日,他(她)們來了四五個人,氣勢洶洶地拿出搜查證,當時心裏有些怕。他們把我家翻了個遍,搜走了大法書籍、經文、傳單,而後開了拘留證,把我關到安順西街拘留所。問我發了多少信,信中內容及資料來源,我沒有配合邪惡。他們多次要我交待,我說你們不要問了,他們威脅要對我判刑,我也是這麼說。

我在的拘留所號室共有5個人,其中有一36歲的女大法弟子,通過切磋得知她對大法很堅定。只因當地派出所去她家逼她放棄修煉,被拒絕後就被抓來關這裏15天。我正好趕上她最後一天,因她沒錢交生活費,管教不讓走,我替她交了120元後,才得以離開。我在拘留所當天就開創了修煉環境,同她一起學法煉功,我又主動接觸這個號室的其他人,並講大法的美好,我修煉後身心的變化,她們都能接受。幾天後管教又把我安排到大號室,這裏有十二、三人,我悟到是師父讓我救度她們,同時又新來一個大法弟子,我們一起切磋、交流,使我在法理上得到一定提高。這個號室都是年輕人,吸毒的、三陪的……,組長是個年輕姑娘,中專文化,對人下手很兇,犯人家屬來探望,必須交給她50元錢,說買洗衣粉、手紙等,裏面每天要洗幾大盆衣服,都是管教從家裏拿來的,洗衣粉由犯人出,犯人洗。組長可以任意懲罰號裏每個人,這裏是她一手遮天。我主動接近她,把家裏帶來的水果、食品等給大家享用,給她講大法真象,新聞栽贓陷害,大法如何受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等,因為她在這裏已呆了一年多,安順去北京上訪回來的二十多人在這裏給她講過真象,她知道大法弟子是安分守己的好人。受大法弟子的影響,她逐漸變了,不張嘴罵人了,還要認我作「乾媽」,後來聽說她已經得法,做靜功能打坐半個小時。

這個號室新來一個吸毒的姑娘,舞跳得好看,就是毒癮大,在拘留所裏戒毒受不了,冷得縮成一團,看她難受的樣子,可恨又可憐,晚上蓋上被子也冷,我把毛衣脫給她穿,她還冷。自從明白大法真象後,她不冷了。她主動告訴我:不知為甚麼,一股暖流從我這流入她全身。她真的受益了,她表示出去也學法輪功。我在裏面煉功的時候,有的跟著學,有的放哨。看到她們的變化(對大法有了正念),我心裏很高興,這些生命得救了。

在這裏15天滿後,邪惡之徒們認為我沒說出資料來源,就把我關到黑石頭第二看守所。看守所的環境要惡劣得多,吃喝拉睡都在一室,晝夜都有人值班巡視。我當時想:不論到那裏,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進號後,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大家都願接近我,因前面關在這裏的同修已使這裏大部份人明白了真象。我在這裏把宇宙大法教人做好人,大法受迫害,自己身心受益情況告訴了每個人。號室裏的人明白真象後很氣憤。一個女青年說:江澤民不管正事,專整好人。其中一人和我一起背論語、煉功。我在這裏被非法關了16天,看大家都明白了真象後,就發出強大一念: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隨師正法。第二天家屬以取保形式接我回家,交取保金3000元,當月工資只發230元生活費。

回家後通過學法,看明慧週刊,又投入了轟轟烈烈的正法洪流中。與同修們交流後認為:農村是個死角,那裏也需要我們去救度。這樣,大批的傳單、條幅、不乾膠就進入了農村,見到村子就做。每組2人。正當越來越多的人走出去時,2001年10月31日同修黃玉蘭在鎮寧貼不乾膠時被抓,當天晚上有五家被搜,惡警搜我家的理由是懷疑我同黃有聯繫,我讓他們拿出證據,他們拿不出,說到屋裏隨便看,由於遭到抵制,惡警進屋看一下就走了。黃玉蘭很堅定,一直不屈從邪惡,絕食抗議,五個月後堂堂正正走出魔窟,沒交一分錢。自此以後,家庭、社會方方面面干擾很大。組織部長、紀委辦主任、公安處長都分別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黃的丈夫(未修煉)主動到有關單位、部門把與黃有接觸的同修講出來了,說我到他家去過,並揚言要砸我家。當公安問我為甚麼要去黃家時,我說:他家為甚麼不能去,我這個人隨和,無仇人,誰都接觸,都可以去。他不講話了。

2002年3月7日組織部長、公安處長一起找我談話,強行讓我放棄修煉,否則就由工廠一名幹部陪同,交3000元錢去市裏參加洗腦班,不轉化不能回來。在這種情況下,我離家出走(3月8日),在流離失所期間,廠公安處幾次找到家屬、親人打聽下落,並打電話到吉林老家詢問,並要求親人向他們報告。我先後到了武漢、大連、山東淄博、吉林市、長春、白城子,每班一處,我都先講真象,開創修煉環境。還曾在家鄉功友召開的小型交流會上切磋如何整體提高,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

我於2003年12月20日回廠,現在他們還每月扣我80元錢。回廠後繼續做好三件事,與功友切磋、交流,面對面講真象。公安處、廠領導認為我回來法輪功又活躍了(其實大家一直做得不錯)。一部份功友能走出去,一部份不願在本廠做,願意在外邊做,這都是常人心。與同修們切磋、交流,由於認識不統一,本廠真象做得不夠。2004年2月13日又一大法弟子在市局宿舍貼不乾膠時被惡警當場抓住。這是工廠派人盯梢(據說每月給100多塊錢)報告給市局惡警抓的人。我廠先後有五個大法弟子被抓,一次次地損失,教訓是深刻的。由於邪惡猖獗,廠裏出入不太方便,給證實大法帶來困難。大法弟子的電話被監控、行動受監視,白天、晚上都有人跟蹤大法弟子。通過切磋後知道存在的問題是整體提高不夠,在本廠講真象不夠,部份同修常人心重。由迫害想到應加強切磋、做好本廠講真象工作,同時把本地邪惡揭露出來。

附本廠部份通訊信息於下:
黨委書記戴村保:手機13908530917、宅電0853-3381282、辦電0853-3381042、3381040
廠長鄔曉文:手機13708530854;辦電0853-3381051
公安處長楊成保:手機13885381626、宅電0853-3381554、辦電0853-3381164、公安處辦公室主任朱紅輝:辦電0853-3381423
組織部長楊曉琴:手機13508535996、宅電0853-338155、4辦電0853-3381058
工會主席陳俊安:手機13708530172、宅電0853-3381268、辦電0853-3381244
副廠長(兼人事、勞資)孫鐵勝:手機13708536372、宅電0853-3381603、辦電0853-3381059
居委會吳建平:辦電0853-3381461
退休辦邵英超:宅電0853-3381272
退休辦分黨委書記趙莉娜:宅電0853-3381155
以上名單通訊地址是:貴州省安順市風雷航空軍械公司,郵編為561017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