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朱洪兵在大慶監獄正念抵制迫害


【明慧網2004年5月14日】大法弟子朱洪兵,38歲,大慶七廠工人,2002年9月19日,被強行投入大慶監獄。下面是他在大慶監獄內做為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一些片段。

提起朱洪兵,從獄長到幹警及犯人無人不曉,連獄長也懼他三分,迫害他的幹警、犯人也佩服的說:「大法弟子真了不起,太有骨氣了!」

自從朱洪兵入獄那天,在集訓隊,惡警顧志富就讓他認罪。洪兵說:我煉法輪功,學做好人,沒有罪!於是顧志富不允許他上廁所,強行給他剃頭、穿紅馬夾,洪兵絕食反抗。因朱洪兵不停的講真象,顧志富指使犯人用筷子捅他嗓子,然後將他綁在走廊鋼筋上,並且光腳踩上兩個小罐頭盒。朱洪兵站得腿麻木不好使了,就被顧洪兵等人拖下來拳打腳踢,打得洪兵鼻青臉腫,渾身是傷。但是洪兵仍然不停的講真象。於是,惡人用毛巾塞進他的嘴裏,不允許他說話。連續折磨三天,再加上始終絕食,洪兵已被迫害得體力不支。但是他始終堅持:煉大法沒有罪,大法就是好!

9月21日下到七大隊,七大隊仍然逼朱洪兵認罪,並要求他放棄修煉。朱洪兵仍然絕食反抗。他們不讓他按時睡覺,並找犯人專門看守,讓朱洪兵坐著不許動。後發現朱洪兵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發高燒,於是惡警們開始給他強行灌食。朱洪兵仍昏迷不醒。

10月1日,送醫院搶救,並通知家裏朱洪兵病危。經過檢查,朱洪兵肺部被打成內傷,已化膿腫大,只好動手術,從右肋鑽洞取出兩塊肺葉。12月份朱洪兵被送回大慶監獄內部醫院。

在朱洪兵住院期間,家裏人請律師上告到檢察院。律師來詢問朱洪兵詳情,將監獄領導嚇壞,強行將律師抓到監獄,施加壓力,恐嚇、逼迫律師不要介入此案,律師無奈,只得退出此案。

2003年4月份朱洪兵被送回病監,他仍然堅持不穿囚服,不打「犯」字,不剃光頭,獄中惡警找來四名犯人,強行按住朱洪兵,在他身上打上「犯」字。

薩斯期間,慶監五大隊大法弟子安星由於不寫悔過書,被剝奪睡覺權利並被罰站。一大隊大法弟子李立狀由於堅持煉功被打得遍體鱗傷。朱洪兵為此去找獄長談話。獄長不理睬,朱洪兵又絕食反抗。

起初大隊不管,當朱洪兵絕食6天時,潘大隊長嚇毛了,於是指使犯人給他強行灌食。犯人有意將胃管插入拔出,拔出再插,折磨他。他們三天給朱洪兵灌一次食,目地是餓不死也讓他難受。朱洪兵絕食到第26天,誰都認為他活不成了,連死亡記錄都給他填好了,就只等他嚥氣了。可是在第26天,朱洪兵突然站起來,精神抖擻,與健康人無區別。因此而震動全監獄。犯人們當初有罵朱洪兵的,有斷言他死的,這時全傻眼了,不得不佩服:「法輪大法真神啊,大法弟子真厲害,真了不起!」於是獄長也見了朱洪兵,答應了他提出的條件。

朱洪兵抵制惡警的行為,給同修們很大的鼓舞,同時也有力的震懾了邪惡之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