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班的監控器失靈了

【明慧網2004年5月27日】我是1999年4月份得的法,那天晚上跟著一位老學員去煉功點學《轉法輪》。晚上我把大法請回家一看,我就下定決心要一修到底。

我是2000年12月27日去北京,想說:法輪大法好!與高層領導講: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政府不能這樣對待大法,師父和我們是冤枉的。我過去有多種病經常住醫院,身體很不好,自從學法煉功後,身體變化很大,我的家人、單位同事都說我身體越來越好,顯得年輕。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而受益。別人說:政府不准煉,你怎麼還敢煉?我說:師父教我做好人,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教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是修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我們是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所以我不怕。

28號我到了北京車站下車後,就有警察跟著,他們要我說法輪功和師父的壞話,我沒有說,我說:你們警察怎麼了,為甚麼好端端的要人罵人、說髒話?他們說:沒有辦法,我們就是專門做這個的。

就這樣把我帶走了。2001年元月1日到當地派出所,第二天又把我送到市拘留所,他們多次提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女警察問我:你為甚麼要到北京去?我說:我要去說一句公道話,大法好,師父好!女警察又問:他怎麼跑到美國去了?我說:你們沒有學法不知道,我們師父真是來正法度人的,師父不只是度中國人,全世界善良的人們他都要度。

派出所裏面也很殘酷,經常打罵大法學員,要學員坐老虎凳,用各種方法迫害,我們要求無罪釋放,就絕食絕水抗議,直到8月8日才放人。

回家後才知道家人和單位也承受了很多,我從北京回來後,610辦、公安局、派出所、單位找我兒子要罰款,當時單位付給他們13000元,據說還到處送禮,後來單位開大會批評我和家人,要兒子當著那麼多幹部和職工把13000元還給單位,當時不讓兒子上班,後來公安局叫單位把我保出來,單位不同意,據公安人員說單位又送5000元給公安局,叫他們把我關著,怕我出來又到北京,這錢扣兒子的工資。8月8日那天公安局要我的家人到公安局交2000元保證金,又到拘留所交了3500元。還有家人每次看我都要交錢才同意見,每次100元,有時200元,共計壹千多元,他們沒開收據。

2001年11月份又把我送武漢洗腦,由於人事科長多次到家裏來,帶了好幾種甚麼這書那書的,都是印好的叫我簽字,我堅決不簽。他們三天兩日的上門逼著我簽字,我對他們說:你們工作也很忙,不要為這件事浪費時間,我是絕對不會簽的。

後來他們換一種方式迫害我,叫我去武漢學習一個月。我說:「不去,為甚麼要去武漢學習?」我想起師父說:舊勢力安排得非常細密。他們不但迫害我,還迫害我的孩子。單位要我的孩子和人事科長一起把我送到武漢洗腦班。去了之後才知道那裏是湖北省最邪惡的地方。他們把我帶的《轉法輪》收走了,把我藏在衣服褊裏的經文都拿去了。進去之後馬上來了一位女警察要我把衣服脫光,她仔細檢查。那裏一個大法弟子一個房間,吃、喝、方便都在裏面,有的安排一個人,有的是兩個人,目地是看著我們,不准學法煉功。而且我們的一舉一動他們要書面登記,每天上交。這種人叫做陪吃陪住。這些人一個星期換兩次,一個星期換一個醫生,一個月換一個醫院,連警察也要換。只有專門做洗腦工作的這些人沒換。每天兩次高音喇叭廣播都是對大法和師父的造謠、誹謗和污衊。我就發正念鏟除邪惡。他們用藥迫害我,我感覺胃發燒,口非常乾,老想喝水,早上痰帶血,有時頭腦不清醒,有時發正念不是自己所想之事,我就背《洪吟》,動真念鏟除邪惡。我想常人的一切對我修正法的人不起作用。

他們加大用藥量的時候,醫生跟我講,你要是不舒服時,趕快要報告。他們也怕出問題。有一次,我睡了兩夜一天,醫生經常到房間來問我,我沒有理他們,不願意講。邪惡的地方還是有善良的人,有一個工作人員晚上在我的房間坐很晚,也很同情,默默地坐在那裏,只說:你不吃飯怎麼辦呢?我說:沒事。有一個科長說:政府不准煉法輪功,你就別煉了,你修淨土不也是佛家功。我說:我不願意。過幾天他還是送來兩本書。當時我沒接他的書,他自己就放在桌子上。我說我不看這書,你拿走吧。又過兩天他說:我念給你聽。我說:你快別念,我聽不懂。我叫他把書拿走了。

有位管生活的科長給我做洗腦時說:你們煉法輪功的怎麼非要跑到北京去呢。我說:我們的師父、大法受冤枉,我們要去說句公道話。他接著大聲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就笑了,這樣不只一次,有的時候,他們跟我談,我說修煉「真善忍」是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怎麼錯了呢?政府應該去管那些貪污腐敗、吸毒販毒等社會上的人渣。我是過來人,你們冷靜地回憶一下,57年反右、文化大革命、打倒劉少奇、現在又這樣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這才是真正錯了。他們有的不做聲,有的說胳膊擰不過大腿。有的說政府反對,我們沒辦法,你何必在這裏吃這個苦呢,回家算了。我說:是你們不放我回家的呀,我既不會說也不會寫。

那裏經常打人,有時4──5個人從樓上把學員抬下來,把嘴閉著不讓出聲,有的肚子都露在外面送上車出去打針,我看著真傷心。在那裏大法弟子無法溝通,怎麼迫害也不知道。還有我去了之後,各個房間都安了監控器,別的房間都管用,就是我的房間不起作用,當時我也不知道,後來安裝的技術人員互相說:從主機那兒查起一直到我的房間線路沒有問題,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他們用對講機在我的房間問主機看沒看到?還是看不到,他們說查線沒問題,換個機子還是看不到,他們也很煩。當時我想,這是大法威力。

我在那裏每天回憶師父講的法,背《洪吟》,其餘時間就發正念鏟除邪惡,發正念時我說常人的一切對我修煉正法的弟子不起作用。一切都在師父的呵護中。

那裏的工作人員說:我不像一般的人,很有禮貌,滿面笑容,很和善,真是個好人。師父教我們不管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教我們要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高尚的人。

那裏放迫害大法的電視,還有圖片叫我們去看,我無心看,集中精力發正念鏟除邪惡。有時科長介紹,我說:你別講影響我。目地是不讓他干擾我發正念,下午又把我們叫去開座談會,人人都要發言,談各自感想,我一直不說,最後只有我一個人沒講,他們說不行非要我講,突然我有一念,我要反問他們,我問的問題他們誰也答不了,都不作聲,最後宣傳部長說了幾句就散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