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國家犯罪行為看江氏集團道德底線(圖)

【明慧網2004年5月21日】(明慧記者梅潔整理、撰稿)五年來,江澤民集團利用手中權力對法輪功學員實行滅絕性迫害的過程中,女性法輪功學員受到的傷害尤為令人觸目驚心。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折磨和凌辱構成的國家恐怖主義犯罪,標誌著江氏集團的全面道德淪喪,同時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的傷害。

一位大法女學員曾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大北窯立交橋下被惡警強姦。很多勞教所的女惡警把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綁大板」(四肢呈大字形綁在床上),大連教養院的惡警竟然多次用電棍電擊多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陰部。

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凌虐是國家恐怖主義的表現

對一個國家或民族而言,最大的生存危機和恥辱莫過於因極權政治或外敵入侵造成的濫殺無辜和凌辱婦女。歷史上,日本軍國主義在「南京大屠殺」過程中的燒殺搶掠、奸淫婦女,曾被中國人視為國殤、國恥。如今,源於當權者妒嫉心的一場虐殺無辜中國公民,凌辱中國婦女的更為慘烈的悲劇正在中華大地上演。由於掩蓋,人們目前尚無法看到這場國家恐怖主義犯罪的全貌。但從獲得的大量相關證據上,可以看出這場迫害中國家恐怖主義犯罪的實質,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可以證實這一點。

根據從中國大陸民間傳來的經過證實的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案例統計,從1999年7月─2004年5月,共計58個月的時間中,已經有96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女性法輪功學員496人,佔總數的51.7%,平均年齡:45歲。這些女性法輪功學員遍及全國30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在遍布全國的勞教所、拘留所、監獄、洗腦班等地,受迫害的女性來自不同行業、不同階層,包括教師、工程師、專家、學生、工人、農民、個體業主、國家公務員等。

江澤民集團對女性法輪功學員實施流氓手段不惜代價、不計後果

婦女的權益、社會地位的保障以及受尊敬程度往往是衡量一個社會或國家文明程度的標誌。一個文明國家的基本職能除捍衛正義,保護普通公民的合法權益外,更應保護婦女、兒童、老人等弱勢群體不受侵犯。但是,在5年的時間裏,江澤民卻利用手中的權力反其道而行之:國家機器被用來虐殺無辜,流氓手段被用來蹂躪婦女,為了達到根除法輪功修煉團體,江澤民集團已經到了不惜代價、不計後果的地步。

號稱「以德治國」的江澤民在國家電視台回答記者「如何看待八九民運女大學生遭到強姦」時,幾乎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6.4」暴徒,罪有應得!一句「罪有應得」充份表現了極權者的流氓嘴臉,並向全世界宣布江氏集團的「德治」:在中國,性摧殘政治犯、良心犯、思想犯有理。除了這種流氓道德外,江氏政權還利用高壓、獎勵、減刑等手段強制警察、刑事犯參與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國家犯罪行為。

在江氏特色的流氓教唆下,全國各地勞教所警察普遍對失去自由的婦女殘忍、下流、卑劣,除了近百種酷刑外,「法輪功人權報告」中「對婦女施暴」部份有這樣的描述:數十萬遭到羈押的法輪功女學員中,沒有幾個能逃過被剝光衣物的羞辱(有時是長期的)、不准使用衛生棉、性侵犯或強暴的威脅,或是胸部及外陰部遭拳打腳踢等等酷刑。有些更慘烈的實例是,女學員被警方強暴或輪姦、陰道遭電棍電擊、硬毛刷插入陰道刮搔的凌虐、或是赤身裸體被丟入男牢房裏等等。一位死裏逃生的法輪功女學員說:「那裏面的邪惡外界是無法想像的。」

據明慧網報導,在瘋狂參與迫害的大連教養院,曾經和繼續發生著很多惡性案例而責任人未受任何法律制裁。

- 大連教養院進行大規模強制「轉化」,院長郝文帥等全院幹警幾乎全部出動。2001年3月19日,郝文帥親自手持電棍往女學員的臉上、身上電擊。致使很多學員的手、臉全是水泡。小王軍、大王軍、蔣儀(女)等人把大法學員按倒在地,有的騎在學員身上,有的按住學員的頭,有的用電棍打、電擊大法學員。惡徒們為了強制一位姓苗的學員放棄修煉,對她的迫害持續了二十多個小時。邪惡之徒在「3.19」這一天的暴行造成大法學員一死一重傷。在大連教養院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學員還有:孫蓮霞(2001年1月16號被迫害致死),王秋霞(2001年6月10號被活活打死)。

- 韓淑華,女,甘井子區人,50歲,因堅持信仰,被教養兩年。在大連教養院,韓淑華因堅持修煉而被關進「小號」。萬亞琳、苑齡月、韓健敏等隊長,唆使犯人對她進行百般折磨。把她吊起來,身體呈「大」字形,用木板抽她的腳,用黃瓜,木條朝她陰道裏捅,往她嘴裏灌辣椒水。更殘酷的是過後她們還用一暖瓶開水潑到韓淑華被捆好的腳上,兩隻腳立刻被燙得全是大水泡。韓淑華當時昏死過去。她們把韓淑華放下之後,由幾個人把她來回拖,韓淑華兩隻腳的皮全被拖掉。

- 尹桂榮,女,旅順人,43歲。2002年2月被關進「小號」。韓建敏大隊長唆使犯人郭玲、張秀娟、孫波把尹桂榮吊在鐵籠上,身體呈「大」字形,對她進行殘酷折磨。用涼水潑,那時還是嚴寒的冬季。用繩子拉下身,手段極其殘忍。

- 王心鳳,女,30歲,普蘭店人。因堅持信仰,拒絕戴「轉化」牌,被銬在暖氣片上,整整站了五天五夜。

- 27歲的程輝和30歲的孫燕也同樣被手腳伸展開捆綁起來,「幫教人員」將長棒戳入她們的陰道導致嚴重的出血。另外兩名女學員陰道被灌辣椒水,「幫教人員」並將刷廁所的刷子插入她們的陰道導致嚴重的陰道出血。

大連教養院所謂的「小號」,就是用方鋼管兒焊接成的大約一米寬,兩米高的鐵籠子。當人被拖進小號以後,兩隻胳膊朝斜上方用手銬銬上,然後銬緊手銬直到把手脖子勒破。把一隻腿抬到緊挨著胳膊的位置後用繩捆緊,然後兩個人把另一隻腿往上抬到極限位置。嘴用膠帶封住。接著就開始摧殘下身,比如用一根繩打成很多結(約2-3寸長一個結),兩個人前後來回拉,或者用拖把往陰部捅。把下身拉破後再用板子打。經過這番迫害後,下身淌的血滴到地上都得用拖布去拖。

據報導,法輪功學員在各地勞教所不但受到折磨,而且經常被告知這類的話:「我們代表政府轉化你們」,「就是你們死了也沒有甚麼」,上邊說了,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

受迫害的婦女中,不但包括老年法輪功學員、女童,還包括孕婦和哺乳期婦女。

下面是各地發生的另外一些有代表性的案例:

強制墮胎:陝西法輪功學員張漢雲女士已屆臨盆時,漢中市的610辦公室強行將她送往洗腦班,還帶到醫院以擴張引出術強行將她已屆臨盆的嬰兒取出。深圳法輪功學員王少娜因和她的先生一起上北京上訪,遭到綁架,被羈押在蛇口看守所。王女士那時已懷有6個月的身孕,為了「合法」將她拘禁,警方強迫她墮胎。

酷刑折磨孕婦:29歲的廣州天河區工程師羅織湘懷有三個月身孕,被610歹徒劫持到黃埔戒毒所折磨,2002年12月4日被迫害致死。淑萍女士由於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監禁在河北省的高陽勞教所。雖然她當時已懷有4個多月的身孕,但管教卻還用電棍電擊她的雙腳和口,強迫她雙臂從身體兩側向外張開,彎身站立著,就這樣折騰她20幾個小時,導致她嘔吐,下背部及腹部疼痛難當。她向管教抗議說:「你們怎能如此對待孕婦?」結果管教回答說:「誰能證明你懷孕了?你一死,我們就會把你的屍體給火化,你的家人只能看到你的骨灰而已。」

對哺乳期婦女和兒童的迫害:2000年10月21日,在上訪北京向中央政府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途中,山東省煙台市棲霞寺口鎮南溝村民王麗萱和其八個月大的兒子孟昊雙雙被綁架,後被監禁在北京的團河勞教所。11月7日,母子倆就在勞教所裏被凌虐致死。


王麗萱和她八個月大的寶寶被虐殺

27歲的河北保定幼兒教師顧朋2001年1月,因為向政府請願要求停止鎮壓法輪功,她的先生及6個月大的寶寶在北京遭到綁架。警方一而再、再而三地用電棍電擊顧朋。回保定後顧朋被當地的610辦公室關到精神病院裏,每天都被毒打、並強迫其服下令心智衰弱的藥物,令她心智嚴重衰竭。藥物的作用使她老是神智不清,不停地在來回踱步。因為她在精神病院所遭受到的虐待和折磨,使得她的寶寶也得不到生命的滋養和母親的照料。

李明原本是中國廣州一位成功的服裝設計師,曾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迫害法輪功以來,李明在廣州數次被便衣綁架,女兒小豆豆也被多次囚禁超過24小時。因害怕再也見不到媽媽,孩子跟媽媽在一起時寸步不離,連廁所都不敢去。每次小豆豆眼見媽媽被警察或便衣帶走,都撕心裂肺般的哭喊。為了不出賣良心,李明被迫與愛女分開,背井離鄉來到美國。美國在2002年就批准了豆豆來美的簽證,但廣州市公安局東山分局卻一直拒發護照,因為「法輪功家屬不許出國」。在多方努力下,2003年11月8日,豆豆終於從大陸飛到紐約與母親團圓。


遭毒打、強暴的法輪功學員

強暴:一名北京法輪功女學員(匿名以保護受害者)在張貼法輪功傳單的過程中被一名執行巡邏勤務中的便衣公安攔下,並當眾毒打這名法輪功學員並對路人吼叫:「她是法輪功學員,是反動份子,就算我打死她也不算啥。」毒打過後,該公安將這名女法輪功學員拖到橋下,撕破她的褲子,強暴了她。之後他更坐在她身上,用盡全力將塑料警棍插入她陰道中。……

2003年5月13日晚,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豔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被一個警察當眾強姦。事情暴露之後,重慶大學不僅不追究警察的責任,反而否認魏星豔是重慶大學的學生,甚至連魏星豔就讀的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也被從學校的介紹中刪除。而魏星豔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集體性虐待:2000年6月在馬三家勞教所,有18名女性學員被扒光衣服,丟進關有凶殘男性囚犯的牢房中,而男囚們更被鼓勵強暴凌虐這些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們不但被迫赤身露體站在錄像機前以示羞辱,且長時間赤身露體站在雪地中挨凍。馬三家勞教所裏的女性學員經常被扒光衣物,陰部遭受電棍電擊。她們不止受到審問,更被性侵害、羞辱--這一切都是為了逼迫她們放棄修煉法輪功。

對老年婦女的性虐待:2000年8月,四名年長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均超過55歲):劉加明女士、王如蘭女士、陳麗華女士、及一位姓名不詳的女士,遭到逮捕後被送至北京市大興縣的調遣處。她們一到,公安就檢查她們所有隨身物品,撕開被子看裏面是否藏有物品。接著公安逼她們脫去全身衣物。待一切檢查完畢後,公安把四名全身赤裸的年長婦女趕到院子裏,命她們將被子縫好。與此同時,男公安在院子轉,而所有男囚犯都可以看到這群赤身露體的女性。

對海外女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據明慧報導,2004年4月6日上午,現定居日本的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上關於婦女人權的專題上發言,講述了自己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被殘酷迫害的經歷:在公安醫院裏,警察逼迫我放棄我的信仰。他們把我的兩隻手兩隻腳都銬在床上,手銬勒得特別緊,手腕都卡出了血,不光鼻子裏插著胃管,他們還強行給我插上尿管,不讓我下來上廁所。當時正趕上我來例假,他們怕我把被子弄髒了,給我墊上塑料布,光著下身……6月份的北京氣溫有35、36度,身下被汗水、分泌的東西潮乎乎地烘著,上面灌完食他們不把食管拔下來,也不繫好,灌進胃裏的東西反流出來,流到脖子上、肩膀上,到處都是粘乎乎的髒東西,他們一直捆了我近二十天。後來他們把我放下來,我在床上已經起不來了,後背全都爛了,也不會走路了。」

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有組織、系統實施的

從魏星豔被強姦一案窺斑見全豹,可以看出江澤民操縱整個國家機器捲入迫害的規模和程度之深。此暴行在海外曝光後,從中央到地方,不見任何一級政府懲辦兇手,伸張正義;也沒有任何一家媒體披露真象,譴責惡行。恰恰相反,黨政公檢司法聯合新聞、教育各部門總動員,共同配合中國蓋世太保610封鎖消息,調離案犯,並對受害人,知情者以及同樓學生實行專政隔離。重慶大學當局甚至三次發表「嚴正」撒謊聲明,宣稱被害人及其所在專業從未存在。江氏集團甚至派遣「610」公開搜捕法輪功學員及洩露消息者,繼續擺出一副黑社會流氓架勢。

在迫害過程中,各級婦聯、婦工委同「610」互為表裏,配合造謠媒體,大力推廣仇恨宣傳,鼓勵家庭成員給法輪功學員施加精神壓力,進行信仰隔離,並將迫害推向海外。

2001年1月20日,江集團導演「天安門自焚」騙局前夕,據新華社報導,全國婦聯開展全國性活動鼓動全國婦女和二億七千萬個家庭,利用親情壓力迫使法輪功修煉者「徹底脫離法輪功」。據報導,北京、天津、河北、安徽、哈爾濱、吉林、山東等地還組織了所謂「百萬家庭承諾」群眾簽名活動,受到仇恨宣傳毒害的群眾遍及全國。「自焚」騙局發生後,以「人權惡棍」著稱的江澤民立刻以婦聯名義關心起人權來,說「法輪功侵犯了兒童的生存和發展權」,用賊喊捉賊的流氓手段行騙。

江氏集團不但利用婦聯在國內興風作浪,還以官辦「民間組織」的幌子,將迫害伸向了海外:2002年全國婦聯下發通知,發動廣大家庭給在境外海外的親人朋友發信、打電話,進行仇恨宣傳勸說海外親朋好友遠離法輪功。全國婦聯負責人華福周在總結工作時稱,僅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元寶山區就有212戶有海外親友的家庭向海外親人通過發郵件,寄賀卡,傳家書的形式,進行滲透。報告中稱,「這一活動受到了中央610辦公室的充份肯定。」

道義滅亡的江氏集團給中華民族帶來無盡災難

一個社會對個體的犯罪制約往往體現在三個層面,即道德、輿論和法律。但是當極權者利用國家權力反其道而行之,在淪喪道德的同時,用謊言和仇恨宣傳誤導輿論,再盜用法律等國家機器濫殺無辜、奸淫婦女之時,民眾的生命、安全再無保障,婦女權利、尊嚴已無護持。

望四海之內各界有識之士、愛國之士廣泛揭露江氏集團的國家恐怖主義罪行,令其罪行昭彰於天下,人人聲討之,挽救中華民族於水火之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