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惡警的流氓暴行:脫光衣服冰凍 煙頭燒陰部


【明慧網2004年5月2日】我是河南的一名女大法弟子,在2000年底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中的所見所聞至今難以忘記,現在講出來,以事實來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及被其利用、指使的惡警是怎樣用殘忍和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

2000年12月29日,我和另外兩名大法弟子一起踏上了去北京證實大法的路程,剛剛進入天安門廣場,就被幾名公安便衣盤問:「拿身份證了沒有?」我說:「沒有,我們是來旅遊的。」「沒有就上車!」他們惡狠狠的說著,同時強行要把我們帶上一輛「依維柯」車,我們不配合,不上車,他們就用警棍打我們的頭,我的頭都被打暈了,我的嘴也被警棍打出了一個大包,最後還是被他們強行帶上了車。在車上,我們就拿出自製的法輪圖形,從車窗上展示給廣場上的人們,惡警硬是把我們的法輪圖形給搶走了。因為當時去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很多,有四川、山東、東北……,所以不一會兒就抓滿了一車大法弟子,我們被送到了廣場拘留所。然後警察一個個問姓名、住址,不報者都送到了拘留所後院,然後再送往北京的各處拘留所。

我們這一車大法弟子被送往北京朝陽區拘留所,途中,我就從袖頭中抽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和另一名弟子從車窗打出來,幾次都被惡警拉了回來,最後被搶去了。沒了橫幅怎麼辦?另一名弟子對我說:「你在車窗下坐,看到外面有人就喊大法好,然後我們大家再一起喊!」然後我們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們師父清白!」,一直喊到朝陽區拘留所門口。

到了朝陽區拘留所,邪惡的警察就讓我們蹲下,一名弟子動作慢了一點,就被一個惡警隔著我照她後背猛踢一腳,這個弟子差一點栽到地上。隨後體檢,身體健康的都被帶往後院強行照像,最後惡警指使吸毒、賣淫犯人將我們帶到一個大房間,然後我們被脫得一絲不掛,身上的錢財物和經文統統都被搜去了,過程中有的被打、有的被踢,我也被他們打了兩個耳光。搜完後,我們拿著各自殘缺不全的衣服被強行送到各個號裏。

晚上就開始提審我們。我被他們帶去問話,當時我正念很強,堅決不配合邪惡,問完後被送到了號裏。

第二天白天,提審中有個弟子是個20歲左右的姑娘(因為當時都不報姓名、地址、年齡,也不知道這姑娘是哪裏的),白天被提審前衣著整齊,端莊秀麗。幾個小時提審回來後,衣著凌亂,披頭散髮,淚流不止,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我就問另一個弟子這姑娘的情況,她說:「他們把她脫得一絲不掛,又讓她坐在雪地裏凍了兩三個小時,最可惡的是惡警指使吸毒、賣淫犯用煙頭燒她的陰部……」這個弟子傷心的說不下去了。

大家想想,一個涉世不深的姑娘,按著「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這有甚麼錯?!卻被所謂的「人民警察」指使犯人用這樣下流的手段迫害,身心能承受得了嗎?我聽後當時腦子裏一片空白,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過了很長時間才感到心很痛、很痛,這件事成了我難忘的記憶。這才是「江氏流氓集團」向世界鼓吹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的最真實見證。

我和幾名弟子絕食三天後被送往一個很大的房間裏,門全開著,很冷、很冷,那裏平放了六個木製的「十字架」,惡警指使女犯人把我們的外衣脫了,把袖子捋到上面,然後惡警和吸毒、賣淫女一起用膠帶紙一圈一圈的把我們的胳膊和「十字架」結結實實的固定在一起,兩條腿用麻繩死死的綁在「十字架」的下端,然後插管灌食,一惡警還惡狠狠的用腳踩我的手。我們從下午一點被折磨到晚上十點,我的雙腿至今還留有傷痕。還有一名女弟子下身被脫得一絲不掛,凍得直哆嗦,男惡警還在她身邊走來走去,說著下流話,這就是與世界接軌的中國警察。還有一名女弟子不配合它們,屁股被打了四十警棍,成了黑紫色,不能躺,不能坐,要求醫治,他們根本不搭理,大法弟子吃的飯全是吸毒、賣淫女不吃的黃窩頭和菜湯。這就是在中國大陸發生的令人髮指的迫害事例,這點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

﹝作者注﹞由於自己修煉的不精進,總想著有別的弟子會將這段迫害的事實揭露出來,公布於世,卻一直沒見到,所以至今才將段經歷寫出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