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新集鎮吳青霞遭惡警酷刑折磨和性騷擾

【明慧網2004年3月19日】99年10月25日,河北三河市新集鎮李莊大法弟子吳青霞和本村其他六名同修一起,於28日到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警察抓到天安門分局,惡警強迫給每人照相,每張20元。這些大法弟子被當地公安拉回後直接送進三河看守所,看守非法搜身共勒索去1700多元錢。還給他們錄像、上電視,並非法拘留15天。當時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很多,本地、外地都有,有兩位河南的女學員就被勒索5000多元錢。這些善良的好人經常受看守的打罵和電棍電擊,有位東北的70來歲的老太太臨被當地接走時還被惡警打了幾個大嘴巴子。

12月10日吳青霞被村主任舉報,鎮派出所李田、魏××等人闖入吳青霞家,搶走《轉法輪》書和講法錄音帶等,將吳夫妻等11人抓進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0天。

剛從看守所回家才兩天,12月22日上午吳正在家幹活,天津市寶坻縣公安局一夥開車來抓人,多虧好心人相告,吳從後門走脫。原來寶坻趙各莊鄉李三店村有七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其中有她的妹妹,公安懷疑是吳讓他們去的。自此寶坻公安三天兩頭來抓人,抓不到人就抄家,吳也就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後來惡徒們就勾結新集派出所抓人,大年三十晚上就三次到吳家非法搜查、抓人。老人孩子整日裏被嚇得膽戰心驚,親朋好友都跟著擔心害怕。

2000年7月16日李莊又有六名大法弟子無故被非法抓進鎮派出所,第二天吳青霞再次到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再次被抓回新集鎮政府,當時還有二十幾位從家中抓去的大法弟子一同被非法關押。晚上八點多,流氓惡警雷宇新、周勇和長得黑胖的聯防胡建生,三個人喝得醉醺醺的,手裏拿著大半瓶二鍋頭白酒和半個生蔥頭,闖進關押吳青霞的屋裏。周勇說:「你們老師讓你喝酒,讓你提高層次。」吳說:「我們師父讓我們不抽煙、不喝酒、不賭錢、不罵人不打人,做好人中的好人。你是在污衊我師父。」

周勇將她雙手反銬按坐在椅子上,雷宇新拿過酒瓶將酒強行灌下。隨後又拿來電棍,雷宇新獰笑著說:「我倒要看你嘴有多硬,讓你好好嘗嘗電棒的滋味!」流氓惡警開始了他們的罪惡:周、胡兩個惡徒一邊一個按住吳使她不能動,雷拿電棍電,從頭開始,臉、脖子、腋下、胳膊、大腿、腰部,從頭到腳沒有電不到的地方。

惡徒們還嫌不解氣,又端來一盆水,扒掉吳的鞋,將她的腳按進水盆裏,用電棍電她的腳心,結果電棍往水裏一給就沒電了。雷宇新大怒,又取來一根電棍並將沒電的充上電,更加兇狠地電吳。

大夏天經過這酷刑折磨吳流了不少汗水,電棍電擊時就更加撕心裂肺地疼痛,她就背大法的《洪吟》詩以緩解劇痛。惡徒看見她嘴動就電她的嘴,一邊電一邊罵著污言穢語。其他二十多位大法弟子被關在惡徒行兇房子的對面屋裏,大家都看到了惡徒電棍沒電了到另一間屋裏充電、再取回充足電的電棍,兩根電棍輪換著充了四次電,把三個惡徒累得氣喘吁吁,大汗淋漓……

吳還是那樣坐著,沒向他們屈服。他們就氣急敗壞、狠命地打她耳光,當時她已被電得渾身麻木,打耳光也不知道疼了。不知他們打了多長時間,吳被打得兩眼冒金花,後來就昏了過去,惡徒們才住手。據對面屋大法弟子見證,從惡徒行惡到將人打昏足足有兩三個小時。不知又過了多長時間,吳在昏迷中感覺好像有人進屋來,聽說話聲是周勇和雷宇新,他們摸摸吳說:「還有氣,把她拖出去吧!」有人(極可能是周勇)抓住吳的手,讓吳摸他的小便,當時吳的手從他的小便上滑了過去,就又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等吳醒來時,惡徒已把她銬在院子裏一大堆煤渣旁的桌子腿上,渾身都是黑煤渣和酒味兒。當時天很熱,蚊子特別多,連蚊子叮咬她都不知道。她在地上躺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就開始嘔吐,嗓子燒得非常難受,喝水吐水,吃東西也吃不了。後來惡徒又把她銬在一根大柱子上,直到下午三四點鐘,雷宇新和孫玉寶把她送進三河看守所,臨走時有一個又瘦又矮50歲左右的警察又打她兩記大耳光,嘴裏還罵著不乾不淨的話。到了三河看守所,接人的是女看守杜紅波,杜一看吳的模樣就問她:「你這身上是咋弄的?」吳指著雷宇新說是他們打的。雷宇新當時就不認帳,說他沒打。吳說:「誰打誰自己心裏清楚。」可見在江澤民領導下的流氓惡警說謊騙人是一貫作風,幹了惡事卻沒膽量承認。

到了拘留號,屋裏有五位大法弟子和四個普通犯人,見吳的衣服很髒,還有很濃的酒味臭得難聞,就讓她把衣服脫下來洗。她脫下衣服時,把屋裏的人都嚇壞了,原來她渾身上下都是電棍電的大紫泡。吳講了被迫害的經過。當時她們都哭了:「它們怎麼那麼狠啊!」吳說:「比我挨打嚴重的有的是,他們幹的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因為心理障礙,當時她沒把惡徒的流氓行徑都揭露出來,就是這樣,氣得一個犯人說:「你們學大法的都是好人,他們卻這樣對待你們,真是太惡毒了。現在××黨太壞了,一點理都不講!」

到看守所的第三天上午,那天是2000年7月20日,是我們大法弟子最難忘的日子。有位同修到北京上訪,還沒打開橫幅就被抓了回來,橫幅神奇地帶進看守所裏。吳和五位同修利用打飯的時機,在牢房門口打出橫幅「法輪大法好」!同修們不斷的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口號,這聲音響徹整個牢房上空,震撼著每一個人的心,使邪惡膽顫心驚。不一會兒衝上來三個惡警,一個是耿德生,一個姓徐,另一個不知姓名,上來把橫幅給搶走。惡警大打出手,三個人打她們六個,一頓拳打腳踢,把大法弟子打得鼻青臉腫,把惡人累得氣喘吁吁、大汗淋漓才罷休。把同屋的幾個普犯嚇壞了,她們整整哭了一中午,連飯都沒吃,她們說從沒看見過這樣打人的。大法弟子就給她們講真相,她們非常同情法輪功。有一個姓張的女士還替我們說公道話,不讓警察再迫害大法弟子。我們祝福她從心底發出的善念能使她有個美好的未來。那次吳青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每到所謂的敏感日,如4•257•20、中央開會、元旦、春節等等,警察經常到家中騷擾,時不時就把法輪功修煉者抓到鎮政府關幾天。2001年春節,也就是大年三十晚上九點多,三河公安還到村裏抓人,幸好事先知道,全都不在家睡,一個也沒抓去,他們撲了個空。

2001年10月底,那天吳正在家堆棒子皮,突然從東邊駛來兩輛警車,跳下來一幫惡警和鎮政府的人,不由分說,他們連拉帶拖,把她就往車上推。吳說甚麼也不跟他們走,高喊:「警察抓好人啦!救人啊!」招來很多的街坊鄰居,但大家都敢怒不敢言。當時抓她的有綜治辦主任孟浩,有一個大高個戴眼鏡的警察(極可能是劉軍,現任南城派出所所長),他和兩惡警一起把吳往車上推。吳手抓住車門,腳蹬住車門,他們費了半天勁兒也沒推進去,最後他們只好抓住她的手和腳抬上車。就這樣把她抓進所謂的轉化班。其實轉化就是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轉化成打人、罵人、說謊話騙人的壞人。這些流氓惡警又能把善良好人轉化成甚麼樣的人呢?!

我想您已經看明白了誰正誰邪,誰是真正的好人,誰是真正的壞人。法輪功修煉者只不過是按著「真、善、忍」做好人,上訪也只是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卻遭到了如此酷刑摧殘、流氓手段的侮辱。即使對於真正的罪犯隨意動私刑也是非法的,何況這些善良好人根本沒有犯法。如果國家工作人員都是這樣的流氓邪惡之徒,百姓的安全何在?!國家的前途何在?!
我們強烈要求法辦這些流氓邪惡之徒。

施加迫害單位、個人及相關電話:區號0316郵編065200

新集派出所流氓惡警雷宇新,宅電:3218080
他愛人呂春玲在新集衛生院工作,單位電話:3552100
雷宇新岳父呂連發、岳母李景針,家住新集鎮李莊村,宅電3552220

流氓惡警周勇因與本鎮一名婦女搞兩性關係時被原派出所所長王振東撞見,二人吵了一架,周被調走「學習」一段時間,沒多久就調至皇莊鎮派出所任指導員,壞事做盡反倒得升遷。

皇莊鎮派出所電話:3512311

惡人胡建生,他父親胡興旺,在埝頭中學開小賣點
原三河市公安局看守所所長耿德生宅電3214260 3122098手機13803224466
看守所惡警許××

(原新集派出所所長王振東現調至三河市公安局,任經濟科科長。王振東:家電話:0316-3132965,他愛人張曉蘭,現三河市工商銀行工作,電話:0316-3112294)
三河市新集鎮派出所所長室 3553638 辦公室3552434
政法委書記楊少林此人是迫害當地大法弟子的主犯 手機 13803222072 宅電3220917
小王莊書記吳顯明 宅電 3552168 手機 13831607255
計生辦李少啟宅電 3553633 辦公室 3512233
黨委副書記李傑
武裝部長皮萬成手機 13171837222
惡警石連東宅電 3115636 孟浩宅電 3552488
侯東旭愛人叫果彥平 宅電 3650551 家住楊莊鎮尚店村
張四 孫玉寶 李田 魏××
劉軍現調至南城派出所所長
新集鎮黨委書記室 3552457
鎮紀檢書記尤會田 宅電 3553481
鎮長室 3552455
辦公室 3552451
大王莊書記馬寶峰與石連朋(惡警石連東弟弟)住一家,宅電 3552920
新集鎮各村:小王莊村支部 3552745 3552164 刁莊村支部 3552499 達屯村支部3552454
邢元村支部 3552410 張莊村支部 3552347 橋頭村支部 3552441 菜園村支部355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