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陰謀(五)

記者秘聞隨筆


【明慧網2004年5月16日】

(接前文)

◆ 更多的文件,更多的瘋狂

1999年6月13日,江澤民又責令中共中央辦公廳下發了題為「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的通知」。這份文件代號為「中辦發電 [1999] 30號」,因為直接暴露江澤民在發動和推行這場迫害運動時所起的決定性作用,因此和同類的文件一樣,被定為「絕密」 ,發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書記、軍隊各大黨委書記,中央各部委部長(主任),國家機關各部委黨組(黨委)書記,各人民團體黨組書記」。

這份被責令落款「中共中央辦公廳」的《通知》全文如下:

「今年6月7日,江澤民同志在中共政治局的會議上作了重要講話,對深刻認識「法輪功」問題產生的國際背景和國內環境,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的思想政治工作、組織工作、宣傳工作和群眾工作,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作了深刻的闡述。現將江澤民同志的這次講話印發給你們,請立即組織黨委常委(黨組成員)學習討論,研究貫徹落實措施。貫徹情況,請彙報中央。」

幾年來,西方民主社會的一些人感到很費解,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為甚麼不針對中國政府,而要矛頭直指江澤民個人呢?莫非存心要給江澤民難堪?如果這些西方人士有機會看到1999年7月20日鎮壓公開登場之前層出不窮的秘密文件的半數,他們恐怕就不會再有那樣的疑問了,因為不是中國政府決定鎮壓法輪功,而是江澤民要鎮壓法輪功,而且為此採取了一系列非法手段,擾亂政府工作的正常秩序,歪曲事實聳人聽聞,拉攏想借一切機會升官發財的利益小人(比如山東的吳官正之輩)為江澤民自己及其家族的權力和利益服務。

那麼江澤民1999年6月7日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表的那個《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都說了些甚麼呢?

江澤民說,「最近一個時期,國際國內有兩件大事。一件事,是3月24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武力干涉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5月8日又悍然使用導彈襲擊了我駐南大使館。這激起了中國人民和全世界愛好和平人民的極大憤慨,也徹底暴露了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宣揚的人權、民主、新聞自由等等的虛偽性。……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敵對勢力「西化」、「分化」我國的戰略圖謀,必須保持清醒認識和高度警惕,同時必須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大力增強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的凝聚力、戰鬥力。」

江澤民說,「另一件事,是「法輪功」問題。……4月25日以來,我一直在思考,我們黨已經搞了近80年的革命和建設,掌握著國家政權,有250萬人民軍隊,有6000多萬黨員,有一大批高中級領導幹部,為甚麼卻讓「法輪功」這樣的問題冒了出來,而且鬧到這種程度呢?顯然,一個李洪志,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能耐。「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這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深入研究,採取有力對策。中共已指定李嵐清同志負責成立一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李嵐清同志任組長,丁關根、羅幹同志任副組長,有關部門負責同志為成員,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要密切配合。……要堅持內緊外鬆的原則,規定嚴格的政策界限,以保持社會穩定。一定要爭取和團結廣大群眾。……要求他們在思想上劃清界線,立即脫離「法輪功」組織,回到黨的正確立場上來。對於多方教育仍堅持不改的,要按照有關規定,採取必要的組織措施,各部門、地方和單位要堅決貫徹落實。如果連這件事都辦不到,還講甚麼政治?」

4月25日以來國際國內的兩件大事是美國襲擊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和法輪功問題?!這就是江澤民6月7日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為督促全國「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而講的重要理由?!

很多關心法輪功問題而知道內情的人,對江澤民的這種怪誕邏輯感到難以理解──馬嘴上安個牛犄角的把戲,還玩得煞有介事,而且不光嘴上下功夫,行動上也緊鑼密鼓,江澤民葫蘆裏到底賣的甚麼藥?

在研究種種秘密文件和內部講話中,我忽然意識到,「江澤民究竟為甚麼鎮壓法輪功」,這倒是其本人最為刻意迴避的問題,因此而造成的現象是:從鎮壓開始前至今,鎮壓的理由不但件件是荒唐可恥的編造,而且理由一再變化,被法輪功學員揭穿一個江澤民就換一個理由,直到最近,乾脆把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言行當成了鎮壓的理由,哪裏還講甚麼前因後果,反正就是要堅持鎮壓。

◆鎮壓法輪功的紕漏(摘譯)

《華盛頓郵報》1999年11月12日(星期五)刊登了約翰-潘弗瑞(John Pomfret)的一篇專欄文章,題為「鎮壓法輪功的紕漏」。以下是這篇文章的摘譯:

根據中國官方以及一基於香港的人權組織的消息,僅在中國的一個省份,至少有500名法輪功修煉者未經審判就被遣送到勞改營。三千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因為抗議政府對法輪功的禁令而在北京遭到拘留。

全國範圍內有111名骨幹人員被以重罪起訴,有6名法輪功修煉者在關押期間死亡。這些極為明顯的數據表明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是10年前的「六四」以來中國最大的一次鎮壓行動。

中國政府動用了成千上萬的警察以及國家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了鋪天蓋地的鎮壓。有政府領導人稱法輪功是中共建政50年以來最大的威脅。這次鎮壓是用來顯示並鞏固中國領導人的權力,然而對法輪功鎮壓的時間越長,政府越難以控制法輪功修煉者。

對法輪功的鎮壓顯示出中共高層存在著嚴重分歧,極大地損害了中國領導人團結、務實的形像。根據中共內部消息,政治局並沒有一致同意對法輪功的鎮壓,而是江澤民主席獨自要鏟除法輪功。觀察家認為,江澤民之所以要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李洪志進行鎮壓,是因為他認為鎮壓行動會很容易,尤其是當他得知自己周圍的人中有不少是法輪功修煉者以後,更決意要儘快鏟除。據中共內部消息,給法輪功定性「邪教」是江下的命令,同時他還要求人大通過反邪教的法律。

內部消息來源稱,「很顯然,這是江的個人意志,他想鏟除法輪功」。江對法輪功憂慮甚深,今年9月在新西蘭召開的亞太地區經貿合作會議上,他把攻擊法輪功的小冊子送給與會的各國領導人,包括柯林頓總統。江澤民的這項舉動使眾多的西方外交官目瞪口呆,更加證實了中共領導人閉門造車、脫離實際的事實。

法輪功事件也反映出了中國公安系統對此事的分歧。在最近披露的一些事實表明,天津的公安鼓勵法輪功修煉者到北京上訪。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聯繫人說:「公安雖然不至於為我們提供車輛去北京,但他們建議北京才是讓我們的呼籲能被聽到的地方。」

對法輪功的鎮壓問題在於,法輪功是一個與政治毫無關係的修煉活動,怎麼也稱不上是國家的敵人,鎮壓反而成功地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提升到很高的位置,這和中國政府的意願背道而馳。對法輪功的鎮壓也使中國老百姓對政府失去信心。中國的一份報紙 《南方週末》(Southern Weekend)最近就刊登了數篇含蓄批評這場鎮壓的文章。而西方學者和中國問題專家的眾多解釋都迴避了這一鎮壓核心的怪異之處,即中國共產黨動用了成千上萬的公安幹警去打擊一個其很多成員是下崗工人及退休黨員的修煉團體,它把它的威信押在了把老年婦女用警車拉走的能力上。

◆ 道道密件直接造成地方執法犯法,加劇了鎮壓的殘酷性

本文提及的所有紅頭文件,都是1999年4、5月間出台的誣陷和打壓法輪功的陰謀的一部份,沒有一件是從國家和人民利益出發的情報和秘密。這些文件都被列為國家機密。這些個人授意的秘密文件代替了國家法律,使這場鎮壓從一開始就是完全違憲和非法的。

同時,這些「秘密文件」的內容在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接連出台,導致各地公安部門和單位在執行過程中做出大量破壞憲法和違法亂紀的事。當受到質問時,有關人員都說是上級的「通知」和「精神」,「是口頭傳達的,文件保密不讓看」「不允許傳達原文」「傳達要變成自己的話講」。──針對法輪功的這些密令,成了各級地方官員和警察執法犯法的保護傘。

代表江澤民個人意志、恐懼與仇恨的這些秘密文字中充滿了陰謀,因為怕授人以柄,所以都被加上「絕密」、「機密」或者「用後銷毀」字樣,甚至近兩年來乾脆完全口頭傳達、不留文字。實際上,這些文件的傳達效果非常顯著,以至於在中國的任何監獄、勞教所、看守所裏,警察都會隨口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揚言:「我們有死亡指標!」「江××說了,打死算自殺!」

在一個涉及億萬煉功群眾的、政策性很強的問題上,龐大的國家機器動作如此詭詐和無賴,實屬罕見。憑良心和理性說,那些以江澤民為首的營私舞弊、濫發「秘密文件」的少數陰謀家,才是真正破壞法制和社會穩定的肇事者,應該儘早受到法律的懲處,以還公正與正義於全球法輪功學員,讓全球華人對中國大陸的法制建設和道德文明重新樹立信心。

(全文結束)



[1]指秦城監獄,中國政府關押和折磨「重要政治犯」的地方。
[2]這是1999年7月20日鎮壓公開之後,江氏小集團為消滅法輪功而下達的一項著名「口頭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