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陰謀(二)

記者秘聞隨筆


【明慧網2004年5月13日】1999年7月公開登場並延續至今的「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運動,實質是通過下發密級文件開始秘密實施的。在「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過程中,政府文件之多,傳達之頻繁是前所未有的,令久經政治運動折騰的中國人也難免吃驚!一會兒一個「講話」;一會兒一個「通知」;一會兒一個「精神」……。而這些「國家機密」,皆從4月25日江澤民給政治局的信《關於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問題》開始、衍生與快速升級,直到發展成在地方警察中成為「常識」的口頭文件:「對法輪功可以不講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本文節選

目錄

◆ 99年4月份的迷霧
◆ 99年5月10日《關於法輪功有關問題的通知》,機密
迫害陰謀的伏筆
◆ 國家體總和人大離退休老幹部的調查結果
◆ 5月12日,荒唐的公通字[1999] 27號機密文件
◆ 1999年5月11日《關於印發有關法輪功兩個材料的通知》
◆ 99年6月收到的所謂《關於進一步維護社會穩定的通知》(用後銷毀)
◆ 政治恐懼
◆ 社會穩定
◆ 江澤民為甚麼要「消滅法輪功」?
◆ 1999年4月27日中辦發電 [1999] 14號絕密文件的出籠
◆ 4月25日,江澤民的信,又一場民族劫難的禍端
◆ 李其華老人的故事
◆ 信仰問題成為迫害的直接藉口
◆ 更多的文件,更多的瘋狂
◆ 鎮壓法輪功的紕漏(摘譯)
◆ 道道密件直接造成地方執法犯法,加劇了鎮壓的殘酷性

* * * * *

(接前文)

◆1999年5月11日《關於印發有關法輪功兩個材料的通知》

資料表明,1999年4.25之後7.20之前,山東省被定為推行打壓的重點省份之一。1999年5月11日《關於印發有關法輪功兩個材料的通知》是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發給山東省「各市、地黨委,各大企業黨委、各高等院校黨委書記、省委各部委、省政府各部門黨組、黨委,各人民團體黨委,省軍區黨委主要負責同志」的文件,要求大家在「三講」教育中要切實解決好信仰問題。

通知說,「根據省委意見,現將有關法輪功的兩個材料(《關於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問題》、《關於李洪志其人》)發給你們。望你們用自己的語言,向全體黨員幹部傳達,進一步統一思想,……」。1999年山東省的省委書記是因官場而成為江澤民親信的吳官正。1999年7月20日以來,在吳官正的操作下,山東省因拒絕放棄修煉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不少於104名,高居全國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統計表第三位。吳官正後因鎮壓賣力而被江澤民塞入政治局,並成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

◆99年6月收到的所謂《關於進一步維護社會穩定的通知》(用後銷毀)

第二份文件,題為《關於進一步維護社會穩定的通知》,是1999年6月18日從大陸傳真過來的。通知中說,「4月25日部份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事件發生後,各級黨委、政府認真貫徹落實江澤民同志的重要指示和中央有關電報精神,做了大量工作」──原來法輪功學員4月25日的緊急上訪,在當時的國務院總理和國務院信訪辦領導那裏順利和平的解決了,而對425當天只坐在防彈車裏巡視一圈、沒有做出任何正面舉動的江澤民來說,卻是一次「重要指示」和「大量工作」的開始。

這份通知針對當時10多個省市的法輪功學員「正在籌劃5月22日舉行為李洪志祝壽和紀念法輪功創建7週年的大型聚集活動」一事,說這是法輪功骨幹分子「有意擴大政治影響,危害社會穩定。對此,各級黨政領導要結合正在領導幹部中開展的‘三講’教育,不斷提高政治敏銳性和政治鑑別力。」

原來如此,這些年很多大陸同胞中流行過一種說法,說法輪功因為「搞政治」才被取締的,對此我曾很不理解。──自己或朋友的家人被無辜打死了、關起來了,我去幫助說明情況,呼籲依法辦事,這怎麼是搞政治呢?我昨天煉法輪功是為了身心健康,今天煉的還是法輪功,卻被當成「×教」和精神病來咒罵,我挺直脊梁為自己和法輪功辯白,這是哪門子政治呢?回到99年425,如果說萬名法輪功學員依照國家憲法和法律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是搞政治,那麼,把國務院信訪辦設在與國務院相鄰的府右街的人,是不是最大的政治犯呢?

◆政治恐懼

看著這幾份文件中反反復復強調的「三講」、「講政治」、「政治」、「政治」、「政治」,這忽然提醒了我,為甚麼江澤民的「三講」第一條是講政治,再說白了,就是一切都要用他那個政治或者說權力意識來解釋,讓人們保持對「政治」一詞的恐懼和對政治恐懼的認同。

記得小時候看過一個馴猴人的故事。馴猴人把棍子燒紅,讓一個猴子去拿,其餘猴子旁觀。結果眾猴都看清了,伸手拿棍子的猴被燙得慘叫不止。時間長了,這種把戲的重複,讓所有猴子都見棍子而生畏,甚至見了小孩子拿的玩具棍也生出敵意和防範,因為棍子與懲罰成為不可分割的概念了,它們認為任何棍子都可能禍及自己。其實不被燒紅後拿去做恐怖教育的棍子,在生活中只是一種尋常的用品而已。

古人云,一日為師,終生為父,說的是師徒關係的恆久與重要。修煉界中的師徒關係更是至為嚴肅、可貴,所以法輪功學員給自己的師父祝賀生日,這實在是天理人誼皆可包容,再順理成章不過的事了。然而就是因為江澤民要消滅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籌辦給自己的師父慶生一事,竟也被用「政治」二字解釋,成為採用專政手段施加迫害的藉口。且不說法輪功明文規定「永遠不參與政治」,且不說世間並不是人人都熱心金錢和權勢,單說貪權戀位的江澤民自己,每年都有人定期出面為之籌辦「政治活動」、‘擴大政治影響’,是否早夠秦城[1]走十圈了呢?好在今日眾多法輪功學員是在海外舉辦「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慶祝活動及祝賀法輪功師父的生日,否則又要有多少人無辜而受牢獄、酷刑之災!

這份6月份收到的通知在結尾處用大些的字號註明「(用後銷毀)」。既然涉及到廣大法輪功群眾,如果是國家的政策性文件,為甚麼不敢正常存檔呢?如果不是,利用政府渠道擴散這樣的信息,是不是製造事端、危害社會穩定呢?

明慧網2000年10月有篇文章說的好──

「在江某‘講政治’的‘體系’中,有著許許多多的大帽子。其中最常用的兩個就是‘顛覆政府’和‘反華勢力’。似乎加上‘顛覆政府’的罪名,就可以大打出手了。可是如果一群老實百姓在一起鍛煉身體就能‘顛覆政府’,這個政府也太弱不禁風了。至於‘反華勢力’,則和希特勒利用德國民族主義情緒迫害猶太人沒甚麼區別,甚至比後者更甚,因為江氏迫害的是本民族中最善良的人們。

「中國人經歷了多次的政治運動,每次都是一些人打扮成‘正氣凜然’的架式,以政府和人民的名義對無辜的人們進行政治迫害。這種政治運動,在今天的中國還在上演,不能不說是中國人的悲哀。

「其實,發動政治迫害的人,才是真正的在‘顛覆政府’,才是真正的‘反華勢力’。‘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 社會穩定

不知不覺中窗外的夕陽已經收起了熱線,涼氣透過窗紗襲來,因為眼前這些打亂了億萬中國人美好生活而遲遲未能廣為人知的秘密文件,寂靜的夜幕讓人格外惦念大洋那邊的法輪功學員。

思緒回到99年和千禧年間。那時多少大陸法輪功學員懷著對政府的信任,不怕被抓被打,接連不斷的去各級信訪辦反映情況、介紹事實。記得有位老大爺為了上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甚至步行萬里,走爛了九雙鞋。一位曾經是小兒麻痺患者的法輪功女學員描述自己的上訪經歷時寫道:

「我曾經是一個坐著輪椅、拄著拐杖的小兒麻痺患者,因為腿腳不好,我的生活中充滿平常人無法想像的困難,雖然年齡不大,但飽經了人世間的坎坷。

「1995年8月,我有幸得到了億萬年難遇的法輪大法,真是久旱逢甘露,我獲得了新生!通過學法煉功,奇蹟般地扔掉了拄了二十一年的拐杖,丟掉了輪椅車,騎著自行車參加站裏組織的洪法活動。給我生活帶來了快樂,心性得到了提高。

「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訪,……到處布滿殺氣,武警便衣比比皆是,只要是煉法輪功的就抓。當時我向眾人講真象,告訴他們不要相信電視,電視在欺騙矇蔽群眾。一輛警車開來,從車上跳下一夥人,不由分說把我按倒,拽到車門口,不容我爬起來,又拽著另一個女功友的頭髮從我的身上過去,因我制止他們打人,卻遭到一陣毒打,臉被打成青紫色,變了形,嘴被踢腫、變色。拳頭雨點般的落在頭上、身上。……據說,打人的都是政府雇用的地痞流氓,我不敢相信,這真是政匪一家了!」

即便如此,這些年來,他們仍在自己承受著巨大無名苦難的同時,堅韌不拔的、至誠的、和善的為別人不受謊言矇騙而講解著真象。是啊,因為他們懂得,世上多少人曾經苦苦尋覓、心懷一種說不清的等待與期盼,現在雖然隨波逐流了、在謊言的毒害中麻木了,放棄著良知與自己心靈深處最美好的希望,但中國人的良心不該徹底泯滅,中華民族的道德意識不會一味沉淪。大洋彼岸的法輪功學員們,你們受苦了,你們是中國人的良心與脊梁,社會穩定的希望。你們今天在人心中撒下的善種,明日一定會結出最好的果實,那些見不得陽光的陰謀家和迫害者,必將承擔他們自己的罪責。

(待續)

[1]指秦城監獄,中國政府關押和折磨「重要政治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