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陰謀(三)

記者秘聞隨筆


【明慧網2004年5月14日】1999年7月公開登場並延續至今的「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運動,實質是通過下發秘密文件開始秘密實施的。在「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過程中,政府文件之多,傳達之頻繁是前所未有的,令久經政治運動折騰的中國人也難免吃驚!一會兒一個「講話」;一會兒一個「通知」;一會兒一個「精神」……。而這些「國家機密」,皆從4月25日江澤民給政治局的信《關於共產黨人的根本信仰問題》開始、衍生與快速升級,直到發展成在地方警察中成為「常識」的口頭文件:「對法輪功可以不講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本文節選

目錄

◆ 99年4月份的迷霧
◆ 99年5月10日《關於法輪功有關問題的通知》,機密
迫害陰謀的伏筆
◆ 國家體總和人大離退休老幹部的調查結果
◆ 5月12日,荒唐的公通字[1999] 27號機密文件
◆ 1999年5月11日《關於印發有關法輪功兩個材料的通知》
◆ 99年6月收到的所謂《關於進一步維護社會穩定的通知》(用後銷毀)
◆ 政治恐懼
◆ 社會穩定
◆ 江澤民為甚麼要「消滅法輪功」?
◆ 1999年4月27日中辦發電 [1999] 14號絕密文件的出籠
◆ 4月25日,江澤民的信,又一場民族劫難的禍端
◆ 李其華老人的故事
◆ 信仰問題成為迫害的直接藉口
◆ 更多的文件,更多的瘋狂
◆ 鎮壓法輪功的紕漏(摘譯)
◆ 道道密件直接造成地方執法犯法,加劇了鎮壓的殘酷性

* * * * *

(接前文)

◆江澤民為甚麼要「消滅法輪功」?

為「消滅法輪功」,江澤民陳述的根本理由是信仰問題──「法輪功主張有神論」,「馬克思主義主張無神論」。當然,政治小人即便妒忌到極點,也不會直言自己妒火難耐,而是會另找一些自己認為更冠冕堂皇的政治藉口,用來打擊自己心目中的「政敵」。因此更嚴格的說,從江澤民的正式講話記錄看,有神論是江澤民認為足夠拿得出手的鎮壓理由。

這些年無論華人還是西方人,很多人聽到迫害真象時都不解地問出「為甚麼要鎮壓」這個問題。社會上也流傳著一些解釋和猜度。其實「為甚麼鎮壓」這個問題別人是很難代為找出合理解答的,因為荒誕就是荒誕,邪惡就是邪惡。如果說世上能找到類比,那恐怕要數當年希特勒滅絕猶太人,以及尼祿殘害基督徒的行徑了。

尼祿(Nero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 37年-68年),古羅馬帝國皇帝,54年登基,是羅馬最神秘的皇帝之一,關於他的傳聞很多,他早期的統治是很仁慈的,羅馬處於相當鼎盛的時期。如果說「麵包和馬戲」是麻醉人民的小恩小惠的話,那麼尼祿確實一度把兩者都給了他們。但59年起他變得殘暴,亂殺平民,有傳言說羅馬大火是他操縱的,火災以後他曾用猛獸咬死許多被懷疑縱火的基督徒。68年羅馬發生叛亂,他被元老推翻後自殺。

令史學家感到驚訝的是,尼祿統治的最初幾年竟是羅馬歷史上最繁榮興旺的年代中的一部份。但誰又能替尼祿把他那些邪惡行徑解釋得讓眾人都覺得「可以理解」呢?

◆1999年4月27日中辦發電 [1999] 14號絕密文件的出籠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國務院信訪辦的當天,當「兩辦」負責人及羅幹等向江澤民彙報法輪功學員上訪經過的情況時,江氏迫不及待地揮舞雙手,大叫「滅掉,滅掉,堅決滅掉!」這種赤裸裸的暴君形像,令在場人員包括羅幹都感到吃驚。

在當時討論「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上,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剛勸了一句「讓他們煉吧」,江澤民立即惡狠狠的指著朱鎔基喊:「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曾在文革中受「右派」之冤的朱鎔基此後在這次關係到億萬民眾和國家命運的關鍵性會議上對法輪功的事沒再說一個字,散會時,朱鎔基與在場的工作人員一一握手、道別。面對惡氣高漲、暴跳如雷的江氏,政治局其他常委也都沉默了。

但此時,江澤民得到的還只是政治局常委們的沉默。為了讓「消滅」運動登台,江澤民又模仿當年毛澤東寫大字報「炮打司令部」的手法,向全體政治局委員寫信,並多次以個人名義作「批示」,把法輪功問題定性於「與黨爭奪群眾」、「亡黨亡國」的高度;並在「兩辦」(中共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代表黨和政府公開承諾「煉功自由」、「從來沒取締氣功」的同時,在全黨傳達江的批示、講話和《共產黨員、共青團員不准煉法輪功》的通知,令大批國家幹部同時或在相近時間傳達互相矛盾的「文件」、「通知」,令他們在眾人面前出醜、難堪,強迫他們出面向群眾和社會上拋出政治運動開始前的訊號。

1999年4月27日,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印發了「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澤民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的通知」,這是同年4月至6月期間大量秘密文件中較為關鍵的一份。這份文件的代號為中辦發電 [1999] 14號,密級被定為「絕密」,文件歸類的主題詞有五個:社會穩定,群體事件,江澤民,信,通知。說明問題實質的中心詞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江澤民的信」。其他文件形式,只是為了江澤民的一封個人信件能夠「名正言順的」發往全國而加的包裝而已。

這份被指定採用「中共中央辦公廳」落款的密件,發給了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書記、軍隊各大單位黨委書記,轉交中央各部委部長(主任),國家機關各部委黨組(黨委)書記,各人民團體黨組書記。文件上表明共印了720份。此《通知》的全文如下(根據傳真件在海外打字記錄):

「1999年4月25日清晨,一些法輪功練習者陸續在中南海周圍聚集,人數達到一萬多人。對這一事件的情況和處理結果,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先後下發了《關於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的情況通報》 (中辦發電 [1999] 11號)、《關於處理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南海周圍聚集情況的通報》 (中辦發電 [1999] 12號)。4月25日夜,江澤民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領導同志寫了一封信。信中對這一事件發生的原因、深層次的問題以及需要吸取的教訓作了深刻的分析和闡述,對從這一事件中引以為戒,舉一反三,採取措施,做好工作,嚴防類似事件的發生,作出了明確的要求。現將江澤民同志的這封信印發給你們,你們立即組織黨委常委(黨組成員)學習討論,研究貫徹落實措施。學習貫徹情況,請彙報中央。」

落款之後是題為「江澤民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標注日期為1999年4月25日的江信全文。

熟悉中共政治運動史和獨裁黑幕操作的人不難看出,到了1999年4月27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已經接受了綁架,成為江澤民手中一個明哲保身、機械行事的傳聲筒。

2001年7月上旬,《新聞週刊》最新一期的國際版刊登了瑪琳達.劉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文章引用人權活動家約翰.簡(John Kamm)的話說,「江是清除法輪功的幕後推動者。」「中國一些其他的領導人並不一定認為有必要進行這樣全面的鎮壓。」

◆江澤民的信,又一場民族劫難的禍端

通過以下重要段落,摘自江澤民4月25日夜給政治局的信,根據傳真件重新打字而成,可謂這封全文750字左右信件的最重要信息了:

「此事[指4月25日的群眾大上訪]發生後,西方媒體立即作了報導並加以煽動性渲染。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策劃指揮?這是一個新的信號,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敏感期已經來臨,必須儘快採取得力措施,嚴防類似事件的發生。」──賊喊捉賊的煽動和仇視,擾亂人心。

「這次事件,是1989年那場風波以來在北京地區發生的群體性事件中人數最多的一次。我多次強調要防微杜漸,對重大事件要加強請示彙報。」──為甚麼和六四扯在一起?莫非其日夜擔心自己在六四中的罪責受到清算?

「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共產黨掌握著全中國的權力、軍隊、警察、監獄、宣傳機器,組織系統遍及全社會各階層、各領域、深入鄉村街道、包管男女老少的思想和經濟命脈,法輪功不過是個自己規定「永不參與政治」、「真修向善」、「鬆散管理」的民間群眾煉功群體,江澤民為甚麼讓共產黨去「戰勝」這樣一個善良的群眾群體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