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龍口市教師夫婦與未滿月的女兒遭惡警綁架

【明慧網2004年5月14日】2004年4月8日凌晨,山東龍口市教師刁希輝出去發真象資料,一去就沒了音信。當時孩子剛出生10天,妻子呂豔娜的身體還很虛弱,她太懂得這場迫害的殘酷了……為了躲避惡人的追捕,她還是艱難的自己轉移了住處,然而還是沒有逃離邪惡的魔掌。

大法弟子刁希輝,今年29歲,是龍口市豐儀鎮船止溝村人,呂豔娜今年31歲,是龍口市下丁家鎮西呂家村人,他倆都是大學畢業、志同道合、年輕有為的教師。

刁希輝的父親刁樹聲,母親富桂華及呂豔娜的爺爺呂金享、奶奶呂淑芬、大姑呂仁英、二姑呂仁娟、三姑呂仁菊、弟弟呂恆曉及她三個姑姑家的兩個表弟、兩個表妹都修煉法輪功。她奶奶剛學法輪功時已經62歲了,多年的血壓高、風濕性關節炎、及後來眼睛又得的白內障,經學法煉功後沒吃一片藥,病都好了。全家人和睦相處,其樂融融。

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以後,呂豔娜於1999年7月、10月、及2000年正月先後三次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公道話,第一次遭到下丁家鎮政府惡人野蠻毒打,後兩次都被非法拘留。全家人不斷的進出拘留所,自1999年7月至2000年7月僅一年的時間全家人被逼罰款、交押金、交拘留所費用、及扣發工資等合計3萬多元人民幣。

1999年10月呂豔娜進京上訪被強迫坐飛機遣返,一職管政工的副校長王鋒銳在「上頭」授意下,想方設法迫害法輪功,不讓她上課,不發工資,長期被學校看管、監視,節假日不准回家,甚至家人去看望都不讓見面……

2000年暑假她和刁希輝剛結婚20多天,當時豐儀鎮60歲的大法學員田香翠因上訪被迫害致死,當地學員將此事整理成文,印成資料在當地民眾中散發,並在明慧網上予以曝光。由於呂豔娜被列為重點懷疑對像,她租住的房屋及她的娘家都被非法抄家,她被非法抓到公安局(可能是城關分局)遭到嚴刑逼供。一個年輕惡警像練拳擊似的一拳接一拳打她,逼問資料來源,惡人馬淑梅(女)惡狠狠的罵著並揪著呂豔娜的頭髮在地上狠命的拽來拽去,又踢又踹。她的臉被打得不成樣子,眼鏡也被打掉了。當時馬淑梅十幾歲的兒子正在裏面寫作業,真不知見到這麼兇狠的場面是甚麼感想。

第二天晚上,惡人馬向陽(此人三十歲左右,目露兇光,臉色鐵青,毒打過很多大法弟子)又對呂豔娜進行毒打。呂豔娜被折磨得身體虛弱,馬向陽騙說要送她回家,結果惡徒將她送到醫院輸液,後來又把她送回學校監視,還要將她非法勞教。在學校非法關押期間,呂豔娜趁機逃了出去,與丈夫刁希輝一直在外流離失所。

呂豔娜被迫離家以後,家中的災禍仍是連綿不斷。由於惡徒追查他們的下落,她二姑呂仁娟和兒子梁冰也被迫離開了家,她大姑、小姑及娘家被動輒抄家,兩個姑姑被多次抓去非法折磨,她原本有病的母親思念女兒卻不得相見,她的爺爺、奶奶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橫禍,無法承受這殘酷的打擊而相繼離世。大姑家的電話被非法監聽,2001年就是因為她流落在外的二姑呂仁娟同家中的大姑通了次電話,邪惡之徒便將她大姑呂仁英非法抓到大獄刑訊逼供,追查呂仁娟的下落。加之2001年刁希輝的父母雙雙被抓到洗腦班非法關押,他們無法與家人通音訊。

在外流落三年多,最困難的時候他們手裏只有二、三十元錢。在幾經搬遷後,他們在安徽省潛山縣落了腳,靠做點小生意維持生計,並略有積蓄,這時呂豔娜懷孕了。由於他們離家時剛結婚還沒來得及辦准生證,(這完全是這場迫害造成的)他們決定生下這個孩子。由於沒有准生證,當地的婦幼保健站不給接生,他們想自己找個人幫忙接生,但是,孩子胎膜早破,情況危急,潛山縣人民醫院經檢查證明她是頭胎便接收了他們。2004年3月29日晚9:40分他們的女兒山山在磨難中出世了。

這幾年他們在外邊也一直不停的利用便利的方式向身邊的人講述大法真象,告訴老百姓法輪大法好,不要受電視宣傳的謊言毒害。

2004年4月8日凌晨3點左右,刁希輝出去發真象資料,一去不回。孩子剛出生10天,呂豔娜的身體還很虛弱,孩子身邊沒有了父親,她的身邊沒有了丈夫的照顧,她抱著幼小的孩子不禁淚如雨下,泣不成聲。因為她太清楚這場迫害的殘酷。在明慧網上每天都有那些真實發生的慘絕人寰、毫無人性的迫害,山東棲霞女學員王麗萱和她8個月的嬰兒在北京被迫害致死;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豔被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惡警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學員扒光衣服投進男牢……法輪功學員被野蠻灌食,有的被活活灌死、有的被灌糞尿、灌整袋食鹽化的水、灌腐蝕性液體……數萬伏電棍電擊、連續十幾晝夜不讓睡覺、連續十幾晝夜吊銬;注射大量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開水燙、烙鐵烙、坐老虎凳、綁死人床;每天近20小時的超負荷苦役……這一切對法輪功學員真實的暴行就發生在中國的勞教所、看守所、戒毒所、精神病院、洗腦班、監獄……而鎮壓者仍在不斷的編造謊言、製造假象,一切的罪惡都在暗中發生著……

為了躲避邪惡的迫害,她還是艱難的轉移了住處,然而還是沒有逃離邪惡的魔掌。龍口市的邪惡之徒仍不遠千里找到那裏,在呂豔娜生產還沒滿月的情況下,強行將她母女綁架回龍口市。這些邪惡之徒們光天化日之下幹這見不得人的惡行對外卻說是去「抓辦假證」的。呂豔娜母女被綁架回龍口市後邪惡之徒們還妄想讓呂豔娜的父母把孩子帶回家中,以便它們放手迫害呂豔娜,只讓她的父親呂仁強在下丁家610洗腦班與她見了一面。惡人們見沒有達到它們的目地,第二天呂豔娜的母親和大姑再到610去見呂豔娜,敲了半天門也沒人回應,往裏面打電話找人,接電話的人說呂豔娜不在那裏。現在她們母女到底被關在哪裏也不知道。

在此我們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伸出正義的援手,幫助呂豔娜夫婦及他們那幼小的嬰兒重獲自由吧!他們沒有違反中國的任何一條法律,中國《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上訪權利、有申訴權、有言論自由,他們所做的不過是講了一個真象,讓中國老百姓認清謊言,早日結束這場浩劫。這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可以做的事,在不公的對待下蒙受千古奇冤,喊喊冤,說句真話,何罪之有呢?

請正義之士打電話制止迫害:

安徽省潛山縣公安局局長室電話:0556─8935088
政委室電話:0556─8935098
副局長室電話:0556─8935078;0556─8935018
梅城派出所電話:0556─8922942
城關派出所電話:0556─8921480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