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口市殘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於界軍、吳啟軍曝光

【明慧網2001年2月23日】 山東省龍口市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學員,瘋狂抓捕,任意打罵,肆意侮辱,手段殘忍,致使年近60的善良農婦田香翠只因向政府說了一句真心話,就被迫害致死。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所犯下的罪業已有記載,都將在地獄痛苦的滅盡中一一償還。在此我們將他們的獸行向全世界和平組織及善良的人們曝光,歷史的審判已為時不遠!

一、於界軍
工作單位:山東龍口市公安局
地 址:龍口市西二環路
郵政編碼:265700
電話號碼:局長室:0535─8500788、8502988、8517840
行政科:0535─8517745
保衛科:0535─8517128
刑警大隊辦公室: 0535─8501102、8517102
作惡事實:
自1999年7月22日國家非法取締法輪功以來,於界軍披著警察的外衣,利用手中職權,對勇於走出來證實大法和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象的大法弟子,實施殘酷迫害,手段殘忍,禽獸不如。

大法弟子孔鐵柱(現已判勞教),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於界軍等人殘暴毒打,直至遍體鱗傷,眼睛腫的封住看不見路,走路得扶著牆;十個指甲被煙頭燙的脫落;帶著的沉重腳鐐將腳磨得鮮血直流,腳腫得無法行走。當時有人見孔鐵柱被打的慘像後,問於界軍,你怎麼把人打成這樣。於心虛的無話可說,以至後來龍口看守所怕出人命,都不敢接受孔鐵柱;

大法弟子趙言虎因煉法輪功,提審時,被於界軍用手搧耳光數次,仍覺不過癮,又用長40公分,寬12公分,厚2、5公分的木板拼命打臉,逼問口供,以至幾天後,臉都發青不敢洗;

大法弟子楊淑敏於2000年9月底到北京證實法,在當地被家人截回。得知消息的龍口公安局當晚就將楊淑敏強行抓至龍口張家溝拘留所。提審時,於界軍對她進行毒打,使楊的耳朵都被震聾,牙齒疼痛難忍,張不開嘴,不能吃飯,腦袋上被打一大包,三天三夜被罰站,不准睡覺。期間有個警察看不過去,偷偷拿個椅子讓楊坐會兒,於界軍看見後,馬上撤走不准坐;

2001年元月某日中午,龍口大陳家派出所將殿後村大法弟子王茂業夫妻一同抓到派出所,下午兩點至晚上十點,於界軍為逼問他們是否散發過大法真象的資料,大打出手,完全不顧二人都已60多歲的年齡,以至王茂業夫妻只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被毒打的鼻青臉腫,慘不忍睹。

以上僅是於界軍殘害大法弟子幾例,還有許多弟子如魏紅、王洪玉、楊美娟、吳曼平、桑紅、王慶華、王洪菊、丁淑賢、姜震……都曾被他嚴刑拷打過,實屬邪惡之極,人性皆無。

二、 吳啟軍
工作單位:龍口市礦務局公安處處長 電話號碼:0535─8828715
三、 李敬松
工作單位:龍口礦務局公安處刑警隊隊長 電話號碼:0535─8829191
龍口礦務局地址:龍口市振興路249號
郵政編碼:265700
作惡事實:
龍口礦務局技校職工劉海燕,因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象,被抓到礦務局公安處,吳啟軍和李敬松用警棍、巴掌一起上,瘋狂毒打劉海燕,渾身上下一處也不放過,直至遍體鱗傷,全身變成黑紫色,,人也快昏死過去,它們又灌水,揪起劉海燕的衣服邊打邊喊,今天讓你認識認識吳啟軍。打夠了,又將劉送到龍口礦務局梁家煤礦公安科,幾個人圍著她輪番用巴掌打,用電棍渾身上下猛抽,邊打邊用下流無恥的語言進行侮辱。劉海燕在礦務局公安處被關押25天期間,以絕食表示抗議。他們禽獸不如,甚至在絕食期間,也不放過對她的毒打折磨。最後將劉強行送到龍口張家溝看守所。迫於單位的壓力,劉的丈夫與其離了婚。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只因堅持修煉教人祛病健身,學做好人的法輪功,而被活活拆散。這就是江澤民宣揚的人權最好時期的「見證」!

四、 馬延會
工作單位:龍口公安局駐京辦事處
手機:013906456789
作惡事實:
馬延會在駐京辦事處期間,對抓到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瘋狂進行毆打,拽著頭髮撞牆,用皮帶抽,將人用手銬反銬起來;對被抓學員採取搜身,用手在女學員身上亂摸,強行灌酒,用鼻子吸煙,夏天太陽暴曬,冬天不准穿棉衣,罰蹲,不准吃飯、喝水、上廁所等惡劣、卑鄙手段進行折磨。

五、 曹承緒 龍口豐儀鎮黨委書記 電話號碼:0535─8792100
六、 趙金田 龍口豐儀鎮書記
七、 柳延波 龍口豐儀鎮 豐儀鎮黨委辦公室電話:0535─8792101
作惡事實:
2000年7月,龍口市豐儀鎮十幾名大法弟子先後進京上訪,被遣送回豐儀。此前,已有曲沛試,刁忠興,於水等未上訪的學員被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隨意謾罵毆打。7月12日上訪的田香翠等學員在押期間,每天早晨至半夜被強制在屋外罰站、曝曬,不給水喝,還要被逐個叫去,污言穢語,拳打腳踢。有時5、6個人毒打一個人,不問死活。有的學員挨過五六次打,有的被強制坐在椅子上,腳擱在另一個椅子上,懸空的腿坐上人,幾天下來,這些學員個個鼻青臉腫,遍體鱗傷。豐儀鎮書記曹承緒對來看學員的家屬說:來領人先拿1萬2千元錢(罰款也是他們的慣例)。這裏有必要說明的是:學員田香翠,年近60,豐儀鎮曲家溝人,身體健康,家裏地裏的活幾乎全靠她。上訪前身體狀況良好,13日押回後,被曹承緒書記大罵過一次;16日上午十點左右,又被曹承緒、趙金田、柳延波等人毫無人性地毆打,後又被繼續罰站,在烈日下曝曬。後來田香翠實在堅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過去,此後經常頭暈、噁心、嘔吐,不能吃飯。17日送到拘留所,仍不能吃飯。健康狀況日趨惡化。於21日下午,將她送至北海醫院搶救。此時的田香翠渾身是傷,面無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經搶救無效,於23日上午8點死亡。豐儀鎮政府曹承緒、趙金田、柳延波等人,置黨紀國法於不顧,濫施淫威。豐儀很多學員僅僅因煉法輪功或他們認為可能上訪就被無理扣押,打罵勒索;田香翠,這樣一位年近60的勤勞善良的農家婦女,僅僅因為上訪講了幾句真話就被他們採用如此野蠻酷刑、流氓行徑,如此玩忽職守、草菅人命,如此百般虐待、迫害致死。人性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