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龍口市北皂前村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1年1月31日】 龍口市北皂前村大法弟子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對江澤民等人發動的對法輪功群眾的誣蔑和迫害不理解,99年12月9日晚,二十幾位學員在一起交流應該怎樣向政府說明大法真相。半小時後,北皂前村大隊書記解得聚,治保主任逄軍,北皂礦派出所所長王剛等帶領大隊民兵氣勢洶洶衝進門來,將所有在場的大法弟子抓到北皂前村小學,對被抓的學員進行嚴刑拷打。

書記解得聚親自動手對學員田樹奇進行毒打,一幫民兵也將田團團圍住,拳打腳踢,直打得田樹奇遍體鱗傷;派出所所長王剛,鎮政府副書記李軍等人朝學員唐祝龍一掌打下去,立刻口鼻出血,血噴在牆上一片,臉當時就腫起了一個大疙瘩;治保主任逄軍在邊上指揮四、五個民兵和一個派出所幹警毒打楊美娟,楊左臉連續被搧了幾十巴掌,臉立刻腫起來。逄軍喪心病狂地在邊上大喊:讓她那邊臉也腫起來,一聲令下,民兵打得更兇狠了,逼著她說不煉法輪功了,但始終未得逞。楊美娟自江澤民等人非法取締法輪功以後,因堅持修煉,不向邪惡低頭,家中被停水、停電至今,婆婆得了腦血栓、糖尿病生活不能自理,停水、電後對照顧病人極不方便,到大隊多次交涉,始終不恢復供水、電。

逄軍又指揮民兵毒打姜用戰,致使姜用戰胸部疼了半個多月才好,寒冬臘月,他們用冰冷的水將他從頭澆到腳,強迫他蹲馬步;陳兆武也被毒打,澆冷水,強迫蹲馬步……學員們都被折磨得遍體鱗傷,體無完膚,但始終默默忍受,毫無怨言。

2000年3月,北皂前村的大法學員袁玉芹和張淑敏為了證實大法到北京上訪,被抓回後,已是晚上八點多鐘,治保主任逄軍帶領幾個民兵不由分說,一擁而上將她倆的外衣,鞋和襪子全部扒下來,然後用手銬將袁玉芹銬在大隊院子的一根鐵柱上,張淑敏被銬在警車上。那天正好下雪,她倆都赤腳站在雪地上。一會兒,王剛和解得聚也來了,一看說:挺好,給她倆點兒厲害嘗嘗。解得聚說:把樓上不寫保證的唐祝龍和解玉蘭也帶下來,把電棍、警棍拿來,你們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們好過。說罷拿起警棍狠狠地向袁玉芹打去,民兵一看主子動了手,也像瘋狗般撲上去,拳打腳踢,將電棍放在袁的衣服裏,放在光著的腳上,一會兒,袁玉芹就被他們打得嘴角淌血,鼻青臉腫。而後他們仍不罷休,拿來一瓶白酒,逼著袁玉芹喝下,袁說:我不會喝酒!一群民兵蜂擁而上,強行灌酒。袁高喊:你們這是流氓行為!解得聚朝被按在雪地上的袁玉芹的臉狠狠一腳,叫囂道:對,我就是流氓行為,我就是法律,你愛上哪告就上哪告去吧!給她灌酒。就這樣。袁被折磨了一個多小時。銬在警車上的張淑敏和唐祝龍、解玉蘭也同樣被暴打和灌酒。解得聚和逄軍還不解恨,竟禽獸不如的又吩咐拿來一盆屎尿,給他們灌,就這樣被折騰到夜裏十一點鐘。解得聚說:今晚全部銬在院子裏挨凍,不准進屋。

第二天晚上,逄軍又指使欒永平帶領幾人將每人毒打一頓,其中張淑敏只說了一句:我們的師父將我們的病都治好了。他們喪心病狂將她拉到海邊,挖個坑威脅要將她活埋……

就這樣大法弟子被毫無理由的關押了十幾天,受盡折磨和虐待!

邪惡勢力欠大法弟子的血債如天如山,終將償還所造下的罪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