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法度的第四個生日(圖)

法度和母親在聯合國非政府組織會議上送給法度芭比娃娃的伯特勒女士和法度
【明慧網2004年4月8日】日內瓦聯合國第60屆人權大會的主會議廳外一個安靜的角落裏,陽光穿過寬敞的落地窗的玻璃洒向室內的大理石地面,四月三日剛滿四週歲的陳法度興奮的趴在玻璃窗上,目不轉睛地看著和她近在咫尺,只隔一層玻璃的一隻漂亮的大孔雀,聯合國的寬廣的庭院裏養了幾隻孔雀,為這個政治氣氛濃厚的地方增添了幾分輕鬆和活潑。那只正站在法度面前的孔雀正在悠然的展開它的色彩斑斕的大尾巴,寶石藍和祖母綠兩種顏色在陽光下交相輝映。法度的紅色的連衣裙和孔雀藍綠色的屏相映成趣。法度的母親戴志珍站在幾米外的窗邊,手扶著兒童車,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默默的看著女兒,分享著女兒的歡愉。

雖然小法度剛剛四歲,但她儼然已是日內瓦聯合國的常客了。2002年3月,當她還不滿兩歲的時候,她就和母親一起第一次來到日內瓦。在人權大會開幕的那一天,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聯合國大廈前的萬國廣場上舉行了記者招待會,人們第一次聽到了戴女士的故事:「我的丈夫陳承勇因為法輪功請願而被迫害致死,年僅34歲。我甚至至今也不知道他的具體死因,只知道他被警察無端地從家中帶走。他的屍體在郊區一個小棚子裏被發現時已經開始腐爛。在2001年七月我得知了這個噩耗。陳承勇的姐姐在認領遺體時,也因是法輪功學員而被逮捕送入洗腦班,然後又因其不放棄法輪功而被非法判勞教兩年。陳承勇年邁的父親經受不住兒子受迫害致死和女兒又被判勞教的消息的打擊,病危住入了醫院。然而當局卻不允許其唯一的女兒去探望一下病危的老人,老人終於在悲傷中死去。僅3個月內,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便支離破碎了。」強忍著淚水,戴女士向同樣眼含淚水的人們呼籲,停止鎮壓法輪功。

一晃兩年了,三屆人權會議了,戴女士和小法度的故事已為很多參加會議的人所熟知。四月一日,戴女士帶著女兒參加了一個關於婦女人權的討論會,會上戴女士透露了另一個消息:「我的故事對你們來說已經不再陌生,我今天要告訴你們的是另外一個消息,昨天我失去了我的母親,她在中國因病去世,而我不能回去見她最後一面,也不能參加她的葬禮。我的女兒問我:‘為甚麼我們不能回去?’我說:‘我們得不到簽證。’她又問:‘為甚麼我們得不到簽證?’我說:‘因為我們煉法輪功。’她又追問:‘為甚麼煉法輪功不能得到簽證?’我哭了,我不知如何向一個三歲的孩子解釋。」

當戴女士向記者講述她的經歷的時候,小法度坐在母親身旁的兒童車裏,專心致志的啃著麵包,法度從兩歲到四歲的兩年的無憂童年就是這樣度過的:母親推著兒童車,帶著法度,從一個國家趕到另一個國家,從一個會議趕到另一個會議。戴女士在過去的兩年裏不停的和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媒體和非政府組織講述她的家庭悲劇,呼籲中國江氏政府停止鎮壓法輪功,不要讓更多的母親經歷她經受的悲劇,不要讓更多的孩子成為第二個法度。

戴女士說:「很多好心人聽到我的故事後送給我卡片,上面有他們給我和法度的祝福,鼓勵我們支持下去。四月二日,一位在前一天聽了我的敘述的一位非政府組織的女士送給了法度一個芭比娃娃和一套彩色畫筆。」三日,法度在日內瓦的人權會議上度過了她的生日。送法度生日禮物的伯特勒女士(Beutler)是總部在美國的世界婦女組織的成員,在另一個會議上,她又遇到了戴女士和法度。她告訴記者:「我有兩個孫女,我看到法度就像看到我的孫女一樣。在上次會議上我聽到了戴女士的丈夫一家和她母親的事情,我為他們難過,我覺得母親和孩子之間的聯結紐帶很重要,像戴女士和她母親之間的,法度和她母親之間的聯繫,這是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基礎。」

戴女士說:「雖然法度在一歲的時候就失去了父親,但越來越多的人關心她,關心在中國的和她一樣命運的孩子們。」戴女士的目光落到面容酷似父親的女兒法度的臉上,一直在啃麵包的法度抬起頭,送給了母親一個燦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