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聯合國揭露江氏摧毀人類良知的國家恐怖主義

「中國國家恐怖主義:迫害法輪功」討論會

|

【明慧網2004年4月6日】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60屆會議期間,法輪功學員和非政府組織「國際教育發展」聯合主辦了一個以「中國國家恐怖主義:迫害法輪功」為主題的討論會。

法輪功學員與派克律師與會代表

• 最殘暴的國家恐怖主義就是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

討論會在2004年3月31日下午舉行。討論會由著名人權律師凱倫•派克主持。她首先發言指出,提到恐怖主義,人們往往聯想到一些出沒在其它國家的極端分子,用暗殺、爆炸等恐怖手段,造成數千上萬平民的傷亡,以圖屈服對方。人們往往忽略了另一種恐怖主義,由政府在本國進行的國家恐怖主義。事實上,聯合國研究恐怖主義的特派專員的研究報告指出,國家恐怖主義給人類造成的災難超過非國家恐怖主義許多許多倍。

派克律師進而指出,「目前最殘暴的國家恐怖主義就是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在1999年以前,法輪功在中國很受歡迎,修煉的人達數千萬。因此,中國政府(江氏集團)於1999年7月開始的對法輪功的鎮壓就牽涉了這麼大量的人。我們組織從一開始就關注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並協助法輪功學員向聯合國呼籲。我們注意到,這場迫害已經導致幾十萬人被非法逮捕、慘遭酷刑、上千人被折磨致死。多位聯合國人權特派專員都在報告中特別譴責過中國政府(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並指出對法輪功人權侵犯案件之多已經遠遠超過聯合國人權機制的處理能力。派克律師說,我們今天這個討論會就是想讓大家知道中國迫害法輪功的國家恐怖主義,並幫助終止這場迫害。」

• 國家恐怖主義,其實質就是為了摧毀人類的良知

法輪功人權工作組的陳師眾博士接著發言指出,如此殘暴的國家恐怖主義,其實質就是為了摧毀人類的良知,迫使人們放棄、違背自己的良知。這種摧毀良知的罪行最邪惡之處在於它的惡性循環:人們越放棄良知,這種罪行越濫行。

陳師眾進一步指出,這種對良知的迫害就是中國政府(江氏集團)對法輪功迫害的實質。法輪功學員不參與政治,只求向內自修成為最好的人,這種內修必然導致道德、勇氣、和普愛,這恰恰是邪惡所懼怕而要加以迫害的。中國政府(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目地與手段也都清楚的表明了這一點。

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目地是甚麼?江氏說要鏟除法輪功,要轉化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這再明白不過的表明,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選擇,違背自己的良知就是這場迫害的根本目地。也就是說,殘害良知是為惡的真正原因。

迫害採取的手段也是最邪惡的。國際上公認的最惡劣的屠殺是種族滅絕,其目地是肉體的消滅,其結果是大量的死亡。而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卻是更為邪惡的,其目地不是為了大量的消滅肉體(雖然屠殺並不在乎死亡人數的多少),而是為了迫使受害者在肉體與精神的毀滅中擇一而亡,為了摧毀受害者的意志,放棄自己的良知與尊嚴。

因此,將受害者折磨到瀕臨至死就是這種屠殺的必要手段。惡警們公開的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唯一的出路?那就是說法輪功不好,說真善忍不好,感謝政府挽救──說真話死,講假話生!

陳師眾最後指出,中國政府(江氏集團)要毀滅的豈止是是受害者的良知。當那些警察們被命令驅使著而毒打他們的兄弟,被慫恿縱容著而向他們的姐妹發洩著獸慾,被煽動仇恨的欺騙宣傳矇蔽著而叫囂著「我們是地獄裏轉生的小鬼,要把你們也打到地獄裏」時,他們不也被毀滅得人性無存了嗎?

• 受害者的血淚控訴

曾經在中國被三次關押,現在在法國讀書的陳穎女士在會上講述了她在關押期間被酷刑折磨洗腦的經歷。她的經歷讓在場的很多人傷心的落淚。

她說:「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折磨和非人待遇是普遍而嚴重的。一進監獄,第一道就是眾目睽睽之下被扒光衣服從頭澆一盆冰水,每個人都必須經受這個「下馬威」,包括正在經期的婦女。正在行經的婦女受此劇冷有可能造成生育問題,可警察不管。」

她向在場的聽眾陳訴了被注射有害藥物的經歷:「他們把我銬在窗戶上,強行在我的左臂注射了藥物。當藥物進入我身體的時候,我感到心臟一陣刺痛,然後心跳加快,並劇烈地跳動。每一下心跳都像要把心臟漲開似的。同時,我覺得左面身體的神經像一條條被剝開似的。從那以後,我明顯覺得自己思考問題變的很困難,反應遲鈍,記憶力明顯變差,好像腦子轉不動似的。我左半身也漸漸時常抽搐,並且越來越厲害。我們在看守所和勞教所裏吃的飯裏可能都有藥物。聞起來很怪,吃完想吐,而且覺得特別睏。

還有就是毒打和折磨。有一次她們把我打得非常慘,以至於參與打人的犯人都哭了,請求警察讓她們住手別打了。

在勞教所我們被強制高強度勞動,每天勞動到半夜,為雀巢咖啡等公司製造產品,不完成指標不讓睡覺。夏天牢房裏氣溫很高,有些學員因為過度勞累而昏迷,有的得了高血壓,有的得了心臟病,有的累得渾身抽搐。我們進出牢房時,必須大聲喊「報告,是」,如果聲音不夠大,就會被罰對牆喊100聲。走路時必須把腿抬高到90度,使勁跺下。吃飯時,我們必須跪在地上把碗端過頭,大聲地說:「報告隊長,勞教人員某某某請求打飯。」

洗漱早晚兩次,每次5分鐘。這麼短的時間根本不可能洗乾淨。因為吃喝拉撒睡都在一個房間,屋裏到處是蚊子蒼蠅。在這種衛生條件極差的情況下,包一次性衛生筷子,紙上標明經高溫消毒,其實整個操作過程十分不衛生,我們不洗手,筷子掉在地上繼續包起來用。現在各小飯館甚至大飯店還在使用這種極不衛生的筷子,據說衛生筷還出口。

經常有很多女學員被拉到外面脫光了衣服長時間站著。冬天有一些學員被拉出去凍至失去意識。在長期的磨難中,我終於達到了我忍受的極限。我簽了不練功的保證。那種放棄自己信仰被轉化的痛苦是無法言表的。第二天我哭了一天。

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我終於離開了中國。我常常問自己:我只是想遵循「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它們卻強迫我從一個高尚的人變成了一個迫害自己同修的幫兇。是法輪功再一次挽救了我,使我有勇氣面對這一切。不管我如何低沉,我知道我心目中曾經有過的那份平和,曾經擁有過「真善忍」那片淨土。現在我內心感到無比幸福幸運的是:我終於又成為了法輪功學員。」

在討論會上,戴志珍女士也講述了她的丈夫在中國的看守所、洗腦班被迫害,後流離失所而死的事實。

• 害怕被曝光,邪惡徒勞的阻撓

在自由提問期間,兩個江氏集團派來的冒牌非政府組織的人想利用這個機會宣傳江氏詆毀法輪功的言論。派克律師回答時指出,各功派有各功派的特點,就像各種體育競賽有各種體育競賽的規矩一樣,你不喜歡你可以不來。但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不是這些特點和規矩的好壞,而是人們有沒有權利選擇自己喜歡的氣功修煉,該不該因為修煉就受到如此嚴重的迫害。

一位在場的聽眾此時也發言,講述了中國政府(江氏集團)如何買通聯合國的警衛,沒收他手裏的法輪功資料的卑鄙做法。

實際上,邪惡非常害怕世人知道真象,利用一切機會阻撓。在會議開始前準備期間,江氏集團指使被利用的警衛及工作人員的阻撓該會議的會場準備工作使會議不能及時開始。來參加會議的法輪功學員們質問阻攔者,為甚麼不讓我們按時入場,為甚麼他們沒有在別的會場門口,只在這裏把守?難道是因為這裏討論中國的問題?難道是因為這裏討論對法輪功的迫害?被問者無話可答,可還是擋在門口。許多來參加的人都被擋在大廳的走廊裏。這時一位法輪功學員上前質問一阻攔者:你到底與中共(江氏集團)是甚麼關係?他們給了你甚麼好處?聽到這番話一群阻攔者臉都僵硬了,呆呆的站在那裏。這位學員推門而入,來參加會議的人們得以入場。那些人在會議期間還企圖在門口阻擋來參加會議的人士。一位法輪功學員發現這個情況,就到門口站著,阻止了他們的小動作。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4/15/4705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