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預言與殘酷的現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

《智慧之書》

人們在埃及著名的獅身人面像前方腳下發現了一個洞穴,裏面有一本公元前八世紀留下來的羊皮書稿,作者署名:丹尼斯。令人驚訝的是,這本被稱為《智慧之書》的手稿,不僅記載了獅身人面像的神秘內涵,還預言了一位魔王的出現:

「我不知那是甚麼時候,人類出現了一位魔王,他擁有曠世的權力,他的子民們為了滿足他的慾望而屠殺、侵略和掠奪。我親愛的孩子們哪,你們千萬不要聽信他說的話,他的每一句話,都將把你帶到不可回覆的罪惡和災難之淵。」

這不僅使人們想起了《諸世紀》中所描述的「恐怖大王」,而在丹尼斯的羊皮書稿裏,對恐怖大王有這樣的描述:

「它帶著火光從天而降,不明的光閃爍在天邊,還有一束巨大的光將人們捲入死神的裙袍。我至上的神啊,求你救救我們的子孫們吧。」

有關此類內容,西方大預言書《海爾梅斯》中也有:

「黑暗勝於光明,生不如死,沒有人會抬眼看一下天,對神虔誠的人被認為是精神病……,一個新的扭曲的社會將產生,人們走向精神混亂。他們的思想言行不再有愛,而是充滿了私心,人們將極度追求物質生活,這種追求將使他們脫離精神世界。一個黑暗的王朝將誕生,人們將被邪惡、腐敗自私的政治家統治,他們只對金錢和權力感興趣。自然會失去平衡。大難將臨頭,因為人們將自食其果。」

但是,海爾梅斯接著又說:

「當所有這一切降臨時,一位上師、父親、上帝、主神,至高無上的創始神將來糾正這一切,他將會把那些走入迷途的人拉回來。水災、火災、戰爭、瘟疫出現,最後清除邪惡。這樣,整個世界將恢復原樣,宇宙又成了一個值得朝拜、尊敬的地方。人們將時刻愛戴、讚美、祝福神。新宇宙誕生了;所有的一切將被重建,變得美好、神聖。這是上帝的意志。因為上帝的意志是沒有始點的,他永遠是一樣的,主神將以自己的意志再建這一時代正確的精神道路。」

關於這位「上師……」,其實南韓著名預言書《格庵遺錄》從頭到尾,全部都是講的他:

「何謂聖人?木字姓氏,屬兔,四月出生在三八線以北三神山下……」(三神山即長白山公主嶺,李洪志大師正是出生在此地)

在中國著名預言書《燒餅歌》中,劉伯溫向朱元璋又是這樣描繪我們的這位「上師」的:

「不相僧來不相道,頭戴四兩羊絨帽,真佛不在寺院內,他掌彌勒元頭教。」帝問:「彌勒將降凡哪裏?」溫曰:「聽臣道來,未來教主臨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員,不在皇宮為太子,不在僧門與道院,降在寒門草堂內,燕南趙北把金散。」

中國著名預言書《推背圖》最後兩像完全說的是這位「上師」:

第五十九像 壬戌 曰:無城無府,無爾無我;天下一家,治臻大化。頌曰:一人為大世界福,手持簽筒拔去竹;紅黃黑白不分明,東南西北盡和睦。

第六十像 癸亥 曰:一陰一陽,無始無終;終者日終,始者自始。頌曰:茫茫天數此中求,世道興衰不自由;萬萬千千說不盡,不如推背去歸休。

(這兩像文字一般人看不懂,只有煉功人才知道說的是甚麼,即:五十九像指宇宙大法將在全世界弘傳,第六十像指人類將面臨一次大的淘汰。)

道魔同傳

關於「恐怖大王」,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是這樣說的:

「1999年7月,為使安哥魯王復活,恐怖大王從天而降……」
「一個人將出生在三個水字符號中,他在星期四設宴行樂,他的名聲、讚譽、地位和權力在陸地和海洋膨脹,給東方帶來麻煩。」
(三個水符號是指江澤民,出生在江蘇,發跡在上海,現居中南海。東方指中國大陸。)

劉泊溫在他的預言中,管「恐怖大王」叫做「老水」:海運未開是大清,開了海運動刀兵,若是運運都開了,必是老水還了京。

《聖經啟示錄》中的「獸」、「大淫婦」,所指也是「恐怖大王」,比如:「1、獸用嘴攻擊和褻瀆神四十二個月。2、所有崇拜獸和戴上了獸的印記的人都在上帝最後的審判中,喝上帝憤怒的酒。3、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一起來到。」

(1、獸指江,嘴指媒體,42個月指99年7月鎮壓法輪功開始,到2003年1月這段時間,預言準確驚人。2、崇拜獸,是指死心塌地幫江鎮壓法輪功的所有幫兇們,戴上了獸印記,是指完全接受中國媒體誣陷法輪功的那些人。喝上帝憤怒的酒──一般認為這裏指人類大淘汰。3、是指就像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那個下場。)

關於人類大劫難,南韓《格庵遺錄》是這樣講的:這次人類將在「怪疾」中毀滅,「十戶難剩一」。劉伯溫在他的《救劫碑文》中也說:「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謹防四野無人煙」。而李淳風對唐太宗則是說「酉戌之年,人數盡矣,天地和矣」。至於三神山下出生的聖人怎麼說……,此乃當今國人之大忌,不談為妙。

有關注解
1、《聖經-啟示錄》為耶穌十二門徒之一約翰所著,距今已兩千餘載。後經牛頓揭示,它還是一部高深莫測的大預言書呢。
2、《海爾梅斯》成書年代相當久遠。海爾梅斯也稱赫爾墨斯,是希臘神話中眾神的使者。在西方人眼中,他相當於我們遠古時代的伏羲氏和神農氏。
3、《諸世紀》,作者是法國人諾查丹瑪斯(1503-1566),他的預言準確得令人咋舌。他一生寫下近千首預言詩,僅在「恐怖大王」這首詩中,使用了「1999年7月」如此精確的時間概念,可見諾氏對他身後400多年發生的這件大事,是何等重視。
4、《格庵遺錄》是朝鮮中期大學者南師古先生(天文學家1509-1571)少年時期去金剛山遇一神人得此秘訣,南師古號格庵,故名。
5、《推背圖》是唐朝貞觀年間(627-650)官居司天監的李淳風與隱士袁天罡共同編著。明末清初文學批評家金聖嘆(1608-1661)考證,三十二像以前準確率達100%.
6、《燒餅歌》是明朝開國宰相劉伯溫預言集。此外,中國三大著名預言另一部是唐朝高僧黃檗所著《禪師詩》,篇幅有限,不再引用。

在結束本文之前,作者還要向讀者諸君傳達一個重要信息:流傳於世界各國的所有預言,其中不少直接預言了法輪大法的弘傳,例如中國的《梅花詩》、《燒餅歌》,韓國的《格庵遺錄》等等。特別,它們都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即預言的期限全部到當今之世截然而止,無一例外。這意味著:未來的歷史,即使是極高極高的大覺者也不能預見了。瑪雅預言更指出:自1992年到2012年是銀河系一個五千年大周期天象的最後二十年,在這二十年中,必然發生一個偉大的淨化人類的運動,並在周期結束後迎來一個無比燦爛輝煌的人類新紀元。這個預言同時被諸多的預言所印證。一句話,欣逢一個前所未見的偉大時代,我們都三生有幸,我們都應當好自為之,萬萬不可辜負了這個偉大的時代和我們自己。

然而事出非常,除了一億法輪大法弟子之外,塵封已久並深度冰凍的人類大腦,還要假以時日,才能品味出:在這世紀之交,正邪大戰的連番風雨,幾經磨難的正法歷程,正揭開那非同小可,非比尋常的大事因緣的神秘面紗;正啟動那莊嚴無限、殊勝空前的人間正劇的壯偉帷幕!正是: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渡)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