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魔窟──北京沙灘公安醫院

【明慧網2004年4月24日】坐落在北京沙灘以南的公安醫院病犯科,位於該醫院三層階梯的深層地下。那裏的病人是北京各個看守所的在押人員。醫院的管理人員對待在這裏住院治療的病人不如對待動物,將人幾乎整天都銬在床上,有時用所謂的「治療」對人進行折磨。

整天被銬在床上

病人只要住進醫院,就被它們用十幾斤重的鐵鐐一頭銬在一隻腳上,另一頭銬在床上。鐵鏈的長度僅使人大小便時能夠站在地上,不能離開床行走一步。只有每天早晚去水房洗漱時可打開5分鐘,其餘整天的時間都是被銬在床上的。晚上睡覺前,管理人員可任意憑它們的心情在7-9點時間內將病人的一隻胳膊也銬在床上,直到第二天早起。

一口活棺材

病人除它們規定的一日三餐外,吃不到任何其他食品,想吃點水果,喝點水都沒有。沒有任何娛樂,聽不見音樂,看不到電視,每天被銬在床上,除了接受它們給安排的打針吃藥,一日三餐以外,就是睡覺。在深層的地下,看不見天日,不知白天黑夜,除了十幾平米的房間裏那兩根40瓦的日光燈日夜照射著,還在24小時監視監聽中。就是這樣度過每一天,使人感覺這裏不是給人治病的醫院,更像是一口活棺材,使有生命、有思想的活生生的人,在這裏談不上做人的尊嚴和人應有的權利。

女病人處境更是惡劣。即便是未婚的女病人大小便,可讓男護理做,男病人讓女護理做。女病人洗澡時,整個門都是敞開著,門外有男警察監視,她們只好躲在角落,避開它們的視線。在這裏病人對醫院的任何做法除了接受和服從沒有其他選擇的餘地。人如同生活在一群冷血動物中,其待遇不如圈養的動物,在這裏死人都是正常的。

「死你一個人算甚麼」

這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邪惡。對不接受治療的大法弟子,它們就長期銬住雙手和腳,使其動彈不得,有些學員由於長期被銬,鬆銬後雙手很長時間如同殘廢了一樣,根本不聽使喚。公安醫院的管理人員對法輪功學員濫施刑具,不受任何限制。只要法輪功學員稍有異議,動輒就上銬,想銬多長時間就銬多長時間,完全憑個人意願行事,不受任何約束。它們對大法弟子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死你一個人算甚麼。」因為醫院裏死人是正當的,不需要負法律責任的。

害人取樂

病人既被認為是犯人,可以由它們在醫院的幌子下面任意所為。殘害生命,踐踏生命在這裏是正常的。警察之間聊天曾經說到:它們曾經把一個絕食的人(不知是否大法弟子)放入太平間的停屍抽屜裏,每天除灌食打開抽屜外,其餘時間都把他像死屍一樣放在裏面,一個月後,這個人就瘋了。

這件事竟成了它們的笑談。這種泯滅人性、害人取樂的事情只有魔鬼才幹得出來!

不必要的「治療」

它們對大法弟子「治療」時,有意加重迫害,插鼻食管的時有意亂插亂捅,加重痛苦;靜脈輸液,針頭反覆亂扎,能通過一般治療解決的,非要動手術,根本不考慮其人的身體狀況和對以後造成的不良影響,連醫務人員最起碼的醫德都不講。有的大法弟子絕食好幾個月,只要上午吃飯,下午就送回監獄,根本不考慮使其身體恢復一段時間,甚至有的還戴著鼻食管,身體還有多種疾病就送回勞教所。

有的大法弟子絕食半年多,身體虛弱得生活不能自理,要求在醫院三餐外吃點東西卻不給滿足,惡人還用背銬的方式折磨他,因身體虛弱小便失禁,它們就下尿管加重他的痛苦。

27歲的清華大學學生張連軍,絕食八個月,已經被它們折磨得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這裏不是給病人治病,而是對有不同意見的人更加殘酷得迫害。

在這裏,我們不是說醫院醫務人員都是沒有人性的,許多人還是有人性的。但確實有些人,尤其是管理人員喪失天良,加重迫害大法弟子,甚至以折磨人,給別人製造痛苦為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