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安醫院內幕:死亡率50%


【明慧網2003年11月12日】看到劉成軍被轉入吉林省公安醫院的消息,我十分焦慮,想起我曾在公安醫院僅僅四天的被迫害經歷,親身體驗所謂的「公安醫院」根本就不是治病救人,恰恰相反,是進一步迫害。我深知邪惡的本質,企圖封鎖消息,加重迫害,製造謊言。

2000年,因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又被加期一年。2001年11月,看到勞教所瘋狂迫害新被劫持關押的大法弟子,電棍電、體罰、不讓睡覺等違法行為,我忍無可忍,決定絕食抗議。我向勞教所大隊長提出三點要求:①不准電棍電、體罰逼迫學員「決裂」;②加期不合法;③要求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大隊長一聽就說那不可能,第三天開始給我強行迫害性灌食,每天兩次,九死一生。第十一天見動不了我的心,決定把我送公安醫院。

去公安醫院前,他們問我弟弟要了兩千元錢說是給我治病。12月9日,勞教所的管理人員、管教、衛生所大夫一車人押送我去公安醫院,一路上它們一直在威脅我,說:「你不是不吃飯嗎,你們認為勞教所厲害,到那裏你再看一看,有的是招治你!王可非厲害吧,到那不也吃飯了嗎?」(王可非在2001年底已被迫害致死,當時死在公安醫院。)

到公安醫院後檢查身體,到住院處,勞教所的管教不再往前走了。我進了鐵門,像進了一個封閉的小籠子,公安醫院的管教讓我吃飯,說:不吃飯就給你下「截肢」,我們都看不下去!當時我意識到了這裏邪惡的程度和等待我的是甚麼。我想到剛剛從公安醫院接回四大隊的陳麗梅,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十幾天後被關到公安醫院,看那裏太邪惡了,就吃飯了。因醫藥費昂貴,家裏拿不起錢了,但還是被一直關了20多天,送回勞教所繼續迫害。來時我看見她已被迫害得不能走路了,兩個人架著上廁所。我想,我決不向邪惡妥協,繼續絕食抗議。然後管教把我用手扣、腳扣鎖在了床上,躺在那一動也不能動,然後拿了很粗的膠皮管給我下胃管。因管子太粗,下了幾次也下不進去,致使我咳嗽得喘不出氣來。管教不管我死活,硬往我鼻子裏插,這樣折騰了很長時間,把胃管下上了。當時我滿身是汗,已經有氣無力了,它們說:接著來!然後給我下尿管,疼得我渾身直哆嗦,又喘不出氣來,痛苦至極,死亡只在一息之間。這時,我心裏想起了師父的巨大承受,想起了耶穌為度人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痛苦,淚水滑到了唇邊,我咬緊牙關,忍住巨痛。就這樣它們把我扔到床上,打上點滴,管教大吼:「誰也不准管她,到這裏沒有人護理!」導尿管漏了,它們不給重下,只能濕著。

當時同室的有兩個刑事犯人,一位法輪功學員,那個學員見我褥子濕了,就給我腰下墊了一個痰盂,一宿下來,腰像折了一樣,痛得無法忍受。當天晚上我總是往上湧痰,我被鎖著無法自理,有時痰吐不出來,憋得我就要窒息。同室的大法弟子偷偷地起來給我摳痰,照看了我一宿,第二天就把她弄走了。管教說:她走了,看誰管你,它們插上胃管,也不給灌食,(四天裏只灌了一次弟弟買的奶粉和一回桔子汁)也一直不給拔,就是讓你難受!胃管插時間長了,嗓子全腫了,不斷地咳嗽。因沒人護理,我又被死死地扣在床上,咳嗽吐痰時只能歪一歪頭,臉上、身上到處都是。導尿管漏了,洒在地上,刑事犯人就用我的棉褲擦地,嘴裏還不停地罵著我污染了環境,白天她們嫌我髒,到別的室去,把窗戶打開。當時是12月,北方的寒冬季節,我只穿著內衣內褲,身下的被是濕的,身上的被只蓋到胸,我動不了,疼痛、寒冷、責罵、污辱交織在一起,每天承受的痛苦是巨大的。

同室的刑事犯對我說:我在這一年多了,見的多了,於麗新怎麼樣,是市政府的,不也得受著嗎,後來沒有人管,扔到走廊去了!(出來後聽說大法弟子於麗新絕食抗議,被關在公安醫院四個月,公安醫院也是不讓人護理。後來給她灌食,導尿管漏了,用尿泡著,屎都沒到了頭髮上,長了一身褥瘡。2002年5月4日在公安醫院被迫害致死。)

它們強行給我打點滴,每次都是扎完針就不管了,我只好求本室外的一個刑事犯給我拔針,她不高興了就罵一頓。有時滾針了,也沒人管,點在肌肉裏,腿和腳腫得很粗,疼得我渾身發抖。第二天,大夫又給我檢查,然後就給勞教所打電話。

第三天,點滴完,仍沒人拔針。我看著空空的點滴瓶,慢慢地閉上了眼睛,(醫學常識:點滴空氣能致人死亡)。我已被折磨得難以忍受,心想死了也是被迫害致死的。我迷迷糊糊地好像睡著了,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睜開眼睛,看見空瓶還掛著,生命還在!一股暖流湧上心頭,恩師啊,弟子一定要做好,不辜負您的慈悲苦度……我想不清師尊對所有眾生是怎樣的一種承受!這時,管教無意中進來,看見掛著的空瓶子,卻指責刑事犯人說:你怎麼不看著點,藥都沒了。犯人說:她把屋里弄得髒,我不管!

第四天,在師尊法身的呵護下,勞教所放人,弟弟把我接回了家,我終於走出了這個魔窟。出來後有消息透露:去公安醫院的死亡率是50%。

我急切地呼籲全世界各界正義人士:伸出援助之手。為了救度眾生而歷盡磨難的大法弟子劉成軍如今又被關押到那裏,我們不能再容忍惡人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