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疾病消失 江氏迫害家庭不寧


【明慧網2004年4月22日】我是一個文化程度不高的農村婦女,只上過一年多的學。在沒修大法之前,我的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因為身體不好,我找過氣功師治療過,那個氣功師說是肩周炎引起胳膊疼痛以致不能幹活,要我在那治療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也沒好就回家了,又到村醫務室打針,也沒多大效果。

正在這個時候,法輪功傳到我們村了,我就試一試的心態走進大法的門,開始只是煉功,過了一段時間聽說還有書,就叫同修幫助請回了大法書。書中有很多字我都不認識,每天做完事後,我就去認字學法煉功,在這個過程中我的病竟全沒有了。在99年7.20之前的兩年時間裏,我家裏人都很支持我煉功,我丈夫還幫我買了錄音機,幫我做師父法像的像框。四個小孩上學,家庭生活幸福和睦。

99年江氏邪惡集團開始鋪天蓋地的鎮壓大法,報紙、電視不斷的用謊言欺騙宣傳,栽贓誣陷,辦事處的人和村治保主任把我和同修找去,問我們煉功點的情況,對每人進行登記,還包括社會關係也要說出來,我認為沒做甚麼錯事,因沒站在法上認識,就配合了邪惡的要求,講了他們問的情況。就在當天村治保主任到我家,把大法書和煉功磁帶全部拿走了,以後他們還三天五天來找我們,說不准煉功。後來派出所的李熊兵帶著兩個人把他們寫好的甚麼東西讓我蓋手印,我不配合,他們就威脅我說,蓋是不蓋?不蓋手印就帶走。我被強行拉著手蓋上手印。

謊言的宣傳、邪惡的迫害對我的家庭影響非常大。孩子在學校要填社會關係,其中就要填有沒有煉法輪功的,要是填有,孩子就會受到株連。丈夫也聽信了邪惡的謊言,糊塗了,竟然配合邪惡者拉我在一個甚麼東西上蓋手印,還經常看管著我,不讓我跟別人講真象,有時為此打我,還撕毀大法書。三女兒也不聽真象,有時生氣了就毀大法書和煉功帶。後來丈夫和三女兒都說這裏疼那裏疼的。我給他們講善惡有報是天理,丈夫能聽進去,說自己遭報了。可三女兒還執迷不悟。

這一切都是江××一夥造成的。江氏集團毒害世人,鎮壓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真是太邪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