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百姓返鄉探親被拘押並威逼當特務

南昌國安為大陸國安增添新罪行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四月二日】台灣居民李鑫菊女士2004年1月29日返回江西老家為老母親祝壽時,一下飛機即被挾持到一莫名地點。在被關押的96小時期間,李鑫菊受到搜查和審問。南昌國安並企圖威逼李女士當特務,收集台灣及全世界法輪功的活動、台灣的選舉等等情報。

* 李鑫菊女士今年1月底在家鄉江西的經歷

在法輪功受迫害的幾年中,大陸國安局一直扮演著陰暗的角色。繼世界各地回大陸受到大陸國安拘押和威逼的法輪功學員在明慧網上揭露出上海、天津、南京、廣州、深圳等地國安的迫害行徑之後,今日又爆出南昌國安的醜聞。

據大紀元網今日報導,台灣居民李鑫菊女士今年1月29日返回江西老家為母親祝80大壽時,一下飛機即被當地海防員警攔下,搜查背包並做筆錄。隨後,進來幾位便衣,強行將她挾持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進行審問。據她從桌上的信封看到的是寫有「南昌市國安局」的信封。

李鑫菊女士說,在被關押的地點,便衣們又重新搜查她的全部行李,扣押了所有證件、手機、美金等,進行不人道的搜身,脫光衣服,只留下了內衣,內褲。上廁所、洗澡都不准關門。

據稱,李鑫菊的丈夫於去年10月也曾返鄉探親,並告知當地國安局副局長程成大,說妻子煉法輪功,很好,回來可別抓她。結果,她們的電話即被程成大長期監聽。

此次李鑫菊回家鄉,程成大早已知道她在2004年1月29日要從南昌入境。她說,「當天我一下飛機就遭劫持。第二天,8點半,他們拿來了一張監禁令,讓我簽字。」

據李鑫菊介紹,她因為隨身攜帶有「法輪功書籍和煉功音樂帶」即被南昌國安局認定為非法而遭拘留,警員並稱帶這些東西進來就是犯法的。她告知警員:「只知道國際上規定帶毒品,槍枝彈藥入境是犯法的,沒聽說帶教人向善的書籍資料是犯罪的。」

警員反覆追問帶這些東西的目的是甚麼,回南昌有甚麼目的,並問是受誰指使。「我告訴他們沒有人指使,因為煉功後身心受益很多,每天一定看書學法煉功,所以必須帶這些書和煉功音樂。」李鑫菊說。

據稱,在搜身和審問的過程,他們以車輪戰來對她進行精神轟炸,並口出惡言對法輪功進行誣蔑。

她說,第三天在吃完午餐後,大概經過20分鐘左右,就發現心跳加快,全身忽冷忽熱,手在顫抖著,坐立不安,就像血管心臟要爆炸似的。她問看守的人是不是在食物裏面放了甚麼藥?看守人以她這兩天太累了引起高血壓來敷衍。結果直到下午3點多,才漸有好轉。

李鑫菊在遭到拘留期間,南昌國安局人員即反覆的對其審訊,並逼問:「台灣法輪功的總部在哪兒?誰是頭?你們活動的經費哪來?美國有沒有資金給你們?」她告之:「所有法輪功的活動都是學員自己自掏腰包的,沒有要任何國家、個人資助一毛錢,任何活動都是公開的。」

到了第四天下午,來了一位他們的上司,聲稱明天即可讓其回家看母親,但是監禁還沒撤銷,要隨傳隨到。她說:「程成大並逼我寫悔過書,又說 2001年時就想讓我幫政府做點事,挑明講回去後要我幫他們收集台灣及全世界法輪功的活動、台灣的選舉等等情報,企圖逼我為他們當特務賣命。」

她說,「第五天早上9點左右放我回家,在返家前,他們還一再交待,被關的事不能告訴家人和任何人。」李鑫菊從下飛機起整整被拘留了96個小時。

回家後,他們仍然對其家裏的電話和她兒子的手機進行監控。在她要回台灣的前一天還被叫去一個賓館要配合他們,並一再威脅家人和子女,母親都在中國大陸,藉此來逼她就範。

她說,「在我被非法關押這個期間,我的兒子去找大陸海關警員要人,海關人員說沒事,沒事,你6點鐘等電話」。結果,第二天沒等到電話,我兒子就到海關跟他們說:「我馬上打電話到海基會,向海基會報告我媽在你這兒失蹤了,叫我台灣的姐姐在台灣向全世界記者發布消息,說我媽在你這兒被綁架失蹤了。」海關人員一聽趕緊說:「我馬上打電話去詢問,你要相信我們。」我兒子說:「我憑甚麼相信你們,你們又憑甚麼讓我相信?你們昨天說6點會打電話給我,但是我等不到電話。今天我不來向你要人,你會理我嗎?我媽的人身安全誰保障?」

在這段時間,李鑫菊的二妹也受到迫害。2004年2月2日,當地國安局把其二妹找去,對她進行了一天的逼供,要她說出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和李鑫菊有甚麼聯繫。在審問中,她二妹一天沒吃沒喝,連水都不讓喝一口。二妹被放回家後,因為安全原因,只好離家出走了。

據悉,李鑫菊的二妹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抓了兩次、抄家一次。由於李鑫菊的子女支持她,並叫她不要擔心,回台灣一定要揭露「南昌市國安局」的行為。

* 其它國家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們也受到大陸國安的迫害

瑞士日內瓦的王興國、吳鳳姣夫婦、美國的李涓(女)、美國的辛勤(女)、新西蘭惠靈頓的劉毅(男)、台灣的林曉凱(男)、德國的章君安(男)、加拿大的范子愚(男)、加拿大蒙特利爾的朱穎(女)、日本的蔡英姿(女)、香港的萬正天(女)等,均曾受到大陸國安的騷擾迫害並在明慧網發表文章講述自己的遭遇。

王興國、吳鳳姣夫婦,一名是具有三十多年黨齡的中共黨員和三十多年工齡的退休幹部,一名是過去由國內派出、現仍在聯合國機構供職的國際職員。目前二人居住在瑞士日內瓦市。二人於2003年12月10日向明慧網投書一封,披露了他們回中國大陸探望老母時受到大陸國安糾纏與強行轉化的遭遇。

王興國夫婦在信中這樣寫道:

今年我們分別於九月中旬及十月份懷著對家鄉的思念之情,回國探望兩位都年近八十的老母親。想不到的是我們這兩個為了祖國的強大也流了幾十年汗水的人,回到自己的祖國後,僅因為我們在國外堅持修煉於身心健康極為有利的法輪功,而遭到安全部的一些人員的監督、跟蹤及糾纏。強行進行所謂的「談話」三次之多,最長的一次達七小時之久。

十月下旬的一天上午,當王一人到市場去為老人購買些東西時,突然一位中年人出示一下他的安全部證件,沒等他看清,就要帶他去進行所謂「談話」,而且不許他通知親屬。

王興國對此感到很吃驚,這種明顯類似「綁票」的侵犯公民權利的行為,竟然發生在當今國內的光天化日之下。這不由使他想起一位朋友告訴他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市場買菜時,突遭安全局綁架而去,二十多天音信全無,急壞了全家的事。

我們告訴他們這樣做是違犯國際法的,而他們中一位李姓工作人員竟然蠻橫地向我們說:「你們給我講甚麼國際法?」儼然一幅無法無天的神態。當吳鳳姣對他們的這種非法行為抗議時,李姓人員竟然蠻橫的說,「你國際職員有甚麼了不起的,美國公民我們都敢辦,你不說清楚就別想離開這裏!」

另外,居住在紐約州的美國公民李涓女士今年3月在明慧網發表文章,講述自己於2004年1月24日曾受到地方國安局的關押和威逼。

事件發生在李涓於農曆春節回國看望病重的父親、住在父母親家期間。在李涓被非法審問和關押的時候,女士未修煉的妹妹和妹夫也同樣被大陸國安關在賓館分別審問,大陸國安並曾找藉口企圖搜查李涓父母的家並帶走拒不接受非法搜查的李的弟弟。

1月24日下午李涓的妹妹和妹夫開車接她到大哥家過生日時,被一輛黑色轎車堵到一個立交橋下面,從三輛車上急匆匆下來一幫人,敲打李涓的車窗,大喊著:「把車門打開。」這些人把車門用力拉開,把李的妹妹和妹夫從車裏拉出來,另兩個跳進車的後座,分別從左右兩側把李涓夾在中間,李涓的妹妹和妹夫則分別被隔離在其它的車裏。隨後,李涓妹妹家的車被一便衣特務駕駛,跟在一輛黑色的SUV越野車後急速離開。

據李涓回憶,當時車開的十分快,無視交通規則,也不管紅綠燈。問他們是幹甚麼的、要帶自己去哪裏等等,便衣不耐煩地回答:「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李涓在後來才知道,在自己被大陸國安盤問和威逼期間,一個片警帶著三到四個自稱是國家安全局的人要對其父母家進行搜查。李涓的弟弟要求對方出示搜查證,對方不能提供,李涓的母親也擋在門口。警察便試圖要把李涓的弟弟帶到警察局去,理由是他沒有積極配合政府工作說服自己的姐姐向政府交代她的行蹤。這樣持續了45分鐘,那夥人見無法進屋才灰溜溜的離開了。

* 真的是為了國家安全嗎?

中國大陸的國家安全機關成立之初是為了國家的安全,由於工作的性質,很多事情都嚴格保密。在其運作模式上也是如此,由安全部相關局直接指導各省廳、地市相關處室的工作,平級部門互不干涉。然而,江澤民利用了國家安全機關秘密運作的特點,直接操控各地國安部門,實現他個人目的,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例如:浙江省寧波市國家安全局的某些人竟然毫不掩飾地說,他們的工作任務就是江澤民直接給的,他們只對江澤民負責。

對於迫害法輪功,陝西省國家安全廳的工作人員說,那都是老江(指江澤民)讓幹的,國安主要負責監視法輪功負責人,並調查誰和誰聯繫,由公安負責抓人。

廣州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說,這幾年國家經濟條件好了,也給我們上了很多先進器材和設備,可未曾料到現在大部份設備用於對付法輪功。

重慶市國家安全局一剛參加工作的大學生訴苦,一天的工作就是聽(指電話監聽)著一幫老太太在聊天,很沒意思。

一名已移居美國、不願公開披露姓名的中國問題專家說,和外交系統一樣,國家安全局這些花著巨額老百姓血汗錢的國家安全機關已不再是真正為了國家的安全,而是服務於江澤民個人的。(明慧記者楚天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