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國安特務對我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3月22日】我叫卓啟林,是煙台大學化院的一名學生。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這幾年的修煉過程中,有過修煉的喜悅,體會過修煉的艱辛,也曾經走過彎路後的迷茫與無助。可是,每次在失去修煉信心的時候,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又重新走上了正路。

在2000年的一次與同修發真象資料過程中,我與同修一齊被抓,在煙台市拘留所拘留了15天。回到學校後,由於我拒絕放棄修煉,學校打算開除我,後來他們讓我先休學一年。一年後,我仍拒絕簽字「轉化」,學校又讓我休學一年。在快開學時,父親見我仍然堅持修煉,擔心我會失去學業,便在開學前將我送到了臨沂市的洗腦班,想讓我放棄修煉。在洗腦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強,違心地寫了「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我回到學校後,雖然知道做錯了,但由於仍不能在法上認識,陷於自責和愧疚中一直走不出來,更談不上精進,甚至是自暴自棄,失去了修煉的信心,用人中的事來麻醉自己。

由於自己的不能清醒,幾個月後,我的脖子上長了一個腫瘤,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啊!我知道這一切事的因果,可就這樣了,我仍然不悟,仍用人心想:來吧,讓我死掉吧!反正我的罪也還不清了。雖然這樣,我內心深處依然知道:我不能放棄大法,我離不開大法,這是我生命的根本呀!也許,師父就是看到了我的這顆心,仍慈悲地管著我,點悟著我。後來,我聯繫到了幾位同修,在同修的鼓勵和幫助下,我才又開始重新真正修煉。慢慢的,腫瘤開始化掉,那段過程真的是痛苦:平時,我用紗布將傷口包上,化出的膿濕透了紗布,睡覺時,又滲透到枕巾上;白天,膿水染到襯衣上,不得不經常換,衛生紙用了一包又一包。我知道,那是癌啊!

可是後來,由於自己沒能正念對待,在與同修用電子郵件交流的過程中,被煙台國安特務發現了。他們找來後,給人的感覺真的是好像他們甚麼都知道,你不說的他們就給你說出來,就像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提到的:「其實我早就知道那一套:他們在幹這事之前先把你了解好,甚至你吃穿住行喜好都了解,包括對其親朋好友都要了解好;然後給你弄個套,把你抓去;先給你來一套下馬威,給你的感覺是馬上就要被槍斃一樣;然後抓住你害怕的心理,與你談話;你不想說的他們就把早已了解的說出來,談話中給你的感覺是他們甚麼都知道,好像只有極少人知道的他們都知道。怕心的作用下大有身邊人都不可靠的感覺,錯覺中好像誰都是特務、誰都是不可信的,如果不答應邪惡的要求好像隨時會被殺。其實這是自己有怕心被鑽的空子。這是手腕,……」。也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經歷過洗腦班後,所造成的各種餘毒還在對我起著作用。我在那個時候想的完全是自己,想的是父母的眼淚和苦苦哀求,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忘記了師父的慈悲苦度,而那種自責與愧疚、「破罐子破摔」的心態又重新翻了出來,使自己被迫向他們妥協。

這一次,我真的是感到被擊倒了。我那極度失去信心的「我」幾乎在向師父叫喊:「師父啊師父,你說過就要把我度成,我這樣的人可怎麼度呢?」可是每次叫喊之後,我都感到撕心裂肺的難受,我知道,那不是我。回到學校後,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找我一次,虛情假意的說為我好,並找來幾個他們認為「轉化」徹底的人來「穩固」我的思想。還說將來有事找我幫忙,我知道,他們是想讓我當「特務」。

那段時間,同修都說我不精進了。一個對自己未來失去信心的生命,還能談甚麼精進呢?我只希望自己麻醉起來,甚麼都不想,企圖逃避這一切。真有點「天下茫」的感覺。在那段時間,我脖子處的膿一直流個不停,不知道這麼多的膿水是從哪兒來的。突然有一天,我才意識到:這是在提示我我原來修得的神的一面的身體在往下化掉……。我驚呆了,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的世界在崩毀,眾生在被銷毀,而這一切卻是我的罪。我發現自己太自私了,我可以不顧及自己的生命,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世界的眾生被銷毀嗎?而他們當初對我卻寄予了那麼大的期望。而我卻如此的不負責任!我明白了,我從內心深處對師父講:「我要站起來!我要為眾生而站起來!」

從那以後,我就藉口有事推掉國安特務要我做的事。而且,他們做的事都是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每次,他們都再三「囑咐」我:「這件事只有我們幾個人知道,其他任何人都不要告訴。」而且,他們的目的就是想讓我以修煉人的身份主動與海外大法弟子聯繫,先取得海外弟子的信任,然後詢問海外弟子在忙些甚麼,準備搞甚麼活動。還有想以「電視插播」的名義獲得技術支持,看看海外弟子能否過來幫助。並且想以建立資料點的名義獲得資金支持,這就是他們的所想所要。完全都是見不得人的!

雖然這樣,我並沒有完全否定這一切,只是應付!我知道,這不正!要完全否定這一切,就要多學法,使自己的正念強起來。慢慢的,奇蹟出現了,我的傷口逐漸的癒合了,腫瘤消下去了!在這過程中,我沒經過任何的治療。我知道,又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了起來,給了我新的生命。以我的經歷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見證了師父的偉大和慈悲!

後來,由於我們資料點的被破壞,幾個大法弟子被抓,現在我也被迫流離失所。一直想著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但總是被各種觀念阻擋著。直到今天,師父在夢中點悟我:我又被那些國安找了去,但他卻帶我走在一座高樓的邊緣上,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危險。醒來後,我悟到,應該把這段經歷寫出來,徹底否定這一切!也希望能給那些走過彎路仍陷在自責和愧疚中的同修一個提醒:師父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我們,師父比我們自己更加珍惜我們哪!

在此,我也奉勸那些國安人員:不要再做助紂為虐的事了,不要再做這種偷偷摸摸、「心暗魔變」的事了,你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不要因為你們的職業特殊就毀了你們生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