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公民自述天津國安特務對自己的迫害


【明慧網2003年12月25日】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很多海外法輪功學員回中國大陸探親、工作、公差時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我曾作為美國INVENSYS公司的一名高級控制工程師,於2000年4月至2001年11月期間工作於中國的最大外商投資項目─天津西青MOTOROLA MOS17 工程。在此期間,我及家人因修煉法輪功受到了天津國家安全局的非法騷擾和無理迫害。時間雖然過去2年了,可是那段痛苦的經歷還歷歷在目。

為了揭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真相,我覺得有責任把在中國大陸工作期間,自己和家人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的迫害寫出來。

2001年11月3日(週六)晚9時多,天津國家安全局十幾人突然闖入我家──天津水晶宮飯店517房間,在我們嚴詞拒絕和強烈抗議的情況下,仍強行對我家進行全面搜查,並在此之前切斷了我們房間與外界的電話聯繫。

搜查過程進行了兩個小時。在這期間,他們限制我太太和我的任何行動自由,我們16個月大的女兒不但不能按時就寢,而且還受到他們的驚嚇,至今仍不時在夜間睡覺時無緣無故驚醒,哭鬧。這些人從我們的家中強行抄走了法輪功書籍及有關資料、個人通訊錄、私人信件、護照、信用卡、銀行卡,以及公司因工作而配備給我的手提電腦、手機和軟盤。

我正告他們電腦、手機、軟盤等屬公司物品,裏面含有INVENSYS 公司和MOTOROLA MOS17工程的大量信息和機密,他們仍置之不理強行帶走。在此非法搜查期間,他們還強行對我們本人及公司物品進行拍照和錄像,嚴重侵犯了我們的基本人權和公司的利益。

大約晚11:30左右,他們將我綁架至飯店外一汽車內,左右各一名彪形大漢看守,並給我帶上一副黑黑的墨鏡,一路上不能動,甚麼也看不見。半小時後,我被架至一秘密地點,接著有國安特務便開始了對我連續長達24小時的疲勞式輪番審問。這期間,我沒有任何人身自由,不許出房間,不許打電話,連上廁所都有人在旁邊看著,甚至有時連上廁所都不允許。不讓睡覺,當我睏得實在不行打瞌睡時,他們強迫我站著,當時我的右腳嚴重崴傷,站立十分困難,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強迫我回答他們的問話。我曾多次要打電話與太太聯繫,想了解家人的情況均被拒絕。

在這些特務中,有一個姓王的,好像是個頭頭;另外有一個姓李的,好像也是個小頭頭;還有一個,好像級別更高一點,是國安部派來的,他自稱曾來過加拿大多倫多和蒙特利爾,但我從來沒見過這個人,從他的話中可以看出,它是負責和打入煉功點的特務聯絡的,不在煉功點出現;另外,他們還從我和太太的家鄉遼寧調過來一個特務,可見,國安特務對此已蓄謀已久。

整個24小時,他們十幾個人輪番對我進行審問,威逼利誘,利用各種邪惡手段,強迫我講有關國內,國外一些法輪功學員的個人情況以及我與他們個人交往的情況。他們擺出一付流氓架式,說甚麼「你雖是加拿大公民,可是我們誰也不怕,你要不老實交代沒好果子吃」等等。國安部派來的特務聲稱:「我對你及其他的加拿大法輪功學員的情況非常了解,你不說我們也知道,就包括2000年蒙特利爾法會學員的發言稿我都有。」

後來我意識到,當時法會的學員發言稿由我來負責整理,而這期間,只有蒙特利爾的特務何兵(這個品格低劣至極的女特務後在華僑時報誹謗案中被起訴,現已逃回中國大陸)曾借去看過,並說要給另外一個從多倫多來她家的學員看,而這個學員從未在煉功點露過面,看來,這個未露過面的所謂「學員」可能就是我在天津遇到的那個國安特務。這個特務見我不信,又跟我講了他所了解的蒙特利爾其他同修的很多具體情況。可見江氏集團不但在國內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對國外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放過。他們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暗地裏調查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個人資料和隱私,甚至採用非法手段騷擾,恐嚇海外法輪功學員。

這些國安特務還聲稱:「其實你在去年四月入境的第一天,我們就盯上你了。」確實是這樣的。在我們住的飯店打掃房間的服務員中就有他們安插用來監視我們的國安特務,我們的電話,來往信件也均被監控;就連我們回遼寧老家探親也受到特務的監視。2000年9月,我們在瀋陽,我太太發現當我們去商場和訪友時,總是有陌生人遠遠的跟著,在天津也經常發生類似情況,在當時並沒有太在意,後來才知道,這全是國安特務在跟蹤。還有幾次與國內同修接觸,也被特務跟蹤了。所有以上這些都是特務在炫耀自己如何能監控每個人的能力時說出來的。

這些特務之所以沒有在我一入關就抓我,而是選擇在我結束中國工作之前一個月,是因為他們有更大的陰謀:他們想從思想上麻痺我,使我放鬆警惕,然後在我與其他國內外同修接觸的過程中獲取更多的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情報,以便進一步迫害法輪功。

審問持續了24小時,由於我當時是MOTOROLA MOS17 工程控制項目的關鍵負責人,週一早上7點還要上班,他們怕更多的人,特別是來自很多國家的外國人知道他們的卑鄙行徑,不得不於11月4日(週日)晚12時放我回家, 他們花了24小時的時間仔細檢查了我的所有物品,僅把公司的物品及其他與法輪功無關的一些個人物品歸還給我,其餘全部扣留。後來我發現,他們在我的公司電腦和手機上均作了手腳,當我試圖通過電子郵件與加拿大同修聯繫時,郵件被攔截,同時手機通訊也受到了國安的監控,為了能與海外同修繼續保持聯繫,我不得不重新格式化我的電腦。在此期間,我太太也遭受了和我同樣的迫害,十來個國安特務對她輪番審訊,以致我們16個月大的女兒整個晚上都無法與她的父母在一起,她的身心受到多大的傷害我們現在都無法確定。

我回家以後,他們對我們的迫害還沒有結束,由傳訊改成了「24小時監視居住」。雖然我白天可以去上班,我太太可出入飯店,但都是在他們的嚴密監控之下, 這些監視我和太太的國安特務幾乎每天都要換新面孔,有時他們甚至把車開到我的辦公室門前來監視我。他們不允許我們離開天津,不允許我們和他人接觸。由於當時工程的工期很緊,我每週要工作60小時以上,這樣我工作一天下來已經十分疲憊,可是,每天晚上這些國安特務都打電話來騷擾我們,來我們家強行與我們談話,強迫我們回答他們的問題。有時他們會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跟你聊家常,要「交朋友」,但實際上,這些特務是想趁你放鬆警惕時套取他們所要的情報,為在海內外進一步迫害法輪功作準備。

11月6日,我利用上班時間和公司的電話與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取得了聯繫。當國安局得知我們要去北京與加拿大領事會面時,他們有些恐慌,為了更嚴格限制我們的自由,再次無故扣留我們的護照。後來加拿大駐華大使館領事Mrs. Melissa Sheppard Legault得知此事後決定週五(11月9日)下午從北京來天津與我見面,國安局為了阻止我與加拿大駐華大使館領事會面於週五中午再次強行將我從公司帶走至一家飯店,扣留我的手機,切斷我與外界的聯繫。不但不讓我與領事見面,而且還連續對我進行了9小時的疲勞式審訊,直至晚上9時才放我回家。

11月10日晚,由於加拿大駐華大使館領事的介入和幫助,天津國安局迫於壓力決定取消對我和太太的「24小時監視居住」,我們重獲自由。

由於天津國安局的騷擾迫害,我已很難繼續專心在中國天津工作,當時公司的老闆和同事開始都不敢相信此事是真的,當我把真相告訴他們後,他們很氣憤,同時對我的處境也很同情,儘管當時工程很需要我,可老闆還是建議我儘快離開。

臨行前,姓張和姓李的兩個國安特務又跑到我家裏,假惺惺的說要給我送行,希望以後要跟我們交朋友,歡迎我們再回中國來等等,我說:「如果不停止迫害法輪功,我們不會回來了,更不會和你們交朋友。你們也都知道真、善、忍好,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為甚麼要這樣殘酷迫害他們?我熱愛祖國,希望能為中國的繁榮富強作出貢獻,可是當我真正有此機會回國效力的時候,卻受到如此的迫害,只因為我們煉法輪功做好人,我們感到非常的寒心。」他們知道理虧,無言以對。我要求他們歸還所有我的法輪功資料,被他們拒絕。

11月12日,我們在加拿大駐華大使館領事Mrs. Melissa Sheppard Legault 的護送下登上加航的飛機回國。在此,我們要特別感謝在這件事情上給與我們有力支持和幫助的加拿大政府,加拿大駐華大使館,尤其是Mrs. Melissa Sheppard Legault。同時我也想感謝INVENSYS,MOTORLA 公司老闆和同事對我的同情、理解和幫助。

天津國家安全局對我們的所作所為,不但嚴重干擾了我們在中國的工作,生活,使我們全家人的身心受到巨大傷害 (我的體重一週內降了10磅,失眠,食慾不振,工作效率大大降低),同時也使INVENSYS 及MOTOROLA 公司在中國的利益,公司機密受到了很大損失。他們的非法行為嚴重敗壞了中國政府及人民的形像,也極大傷害了我們這些熱心為祖國經濟建設服務的海外華人的感情。

在此,我想正告那些還在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善惡有報乃天理。善待大法的人們也許現在人們還看不到、感受不到甚麼,但只要憑著良知善念做事,不久的將來就會看到自己的善行所帶來的美好;而迫害大法者不但害人,也給自己造業招災,所有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惡人只顧眼前的利益而不知道惡運早已在等著他,如不立即停止做惡、將功補過,絕無可赦!

希望大陸正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國安和公安人員辨明是非,不要存僥倖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