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領導的變化


【明慧網2004年3月11日】以下是我自己的兩段經歷。

(一)
99年7.20以後,我的上級主管部門集團公司的領導把我叫去說:「今天早上5點就去管理局開會,布置關於取締法輪功的問題。像這麼嚴肅的對待,還從未有過。」隨後召集了有書記、紀委書記、部長、主任等一大幫參加的會議,開始對我展開圍攻式的「幫教」,強制我放棄煉法輪功。否則就下崗、沒收住房、開除公職,甚至更加嚴肅的處理。

上級部門還特地派來了一個宣傳科長,帶了一架攝像機來錄像。當時雖然他們採取了各種招數,或勸誘、或諷刺、或恐嚇,但我心裏很踏實,始終心平氣和,面帶微笑,從容不迫的應對,並不失時機的對他們講我煉功後身、心的顯著變化,和書上是怎樣說的讓我們做一個好人,完全不像上面說的那樣。他們的企圖落空了。

第二天錄像的又來了,說錄像晚上領導審查後說場面不符合要求,氣氛不對,都說我的音容笑貌特別像中央的某個大人物,要求重錄。總公司領導對我說:「必須寫檢查,寫保證,否則就辦長期班。」並派人去聯繫房間床位。我說:「不用再花錢租房子了,就住這辦公室吧。」他過了一會兒才說:「你想得倒好,這錢從你的工資裏扣!」由於自己從96年得法後真正實修,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根本不為所動,心想:「無論受到多麼嚴厲的對待,開除公職、沒收住房,也決不放棄修煉。」並做好了回老家種田的思想準備。

那時,我經常背誦師父的《洪吟》:「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感到有一種高大挺拔、堅不可摧的神聖的感覺。我為自己能成為師父的真修弟子而深感榮幸和自豪。

以後,我又通過各種渠道給各個領導寄真象材料,進一步讓他們明白真象。又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直接到x總的辦公室找他,我問:「老總,您現在還管法輪功嗎?」他不太自然的笑笑說:「那不過是上邊安排的工作,不得已啊!」我說:「您知道您一生中做過的最大的好事是甚麼嗎?」他說不知道。我說:「當年您沒有真正按上邊的要求去迫害大法弟子,這是您做的一件大好事,不久的將來您就會明白了。」

後來我又遇見了他,他很誠懇地叫著我的名字說:「我很想你啊,真的。」又說:「我最近出國到新、馬、泰、香港旅遊,看到到處都有煉法輪功的。」並說想看《轉法輪》。我把書送去給他看,心裏十分高興:他一開始被邪惡安排來轉化我,卻在大法巨大威力的感召下要看書學法,多麼可喜的轉變,我深深的他的前途出現好的轉機感到高興。

(二)

在迫害開始後不久,有一天,集團公司的紀委書記把我叫了去,臉色一變,對我說:「你說說,以前你為甚麼向我宣傳法輪功!」那架勢就像當年文革時批鬥走資派。我一點也沒害怕,先是微微一笑,停了片刻才慢慢地說:「書記,我說了你可不要又說我向你宣傳法輪功。為甚麼?因為我煉了覺得好,我家裏的人煉了都覺得好。我跟你說,也是為了讓你得好呀!」他聽了這幾句話,默默無語,再也沒有多說。

幾年來,雖然他受毒害較深,說過一些不好的話,幹過不好的事,並說:把你送公安局,讓警察好好的揍你一頓,看你還煉不煉?後來三個警察真的來了,再加上他,要一起來整治我。面對惡人,我始終保持大法修煉出的慈悲、祥和的心態,心平氣和地向他們證實大法,不但沒能使我有絲毫轉變,反而給我提供了一個向他們講清真相的好機會。

惡人安排的這場來勢洶洶的鬧劇,愚不可及,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怕知道真象的是邪惡,講清真相擊中了惡人的要害,他們在那邊暴跳、諷刺、叫罵、恐嚇,我這裏始終穩如泰山、金剛不動,以大法修煉者慈悲、善良的心態,鎮定、溫和地面對粗暴和蠻橫,最終使邪惡敗下陣來,反而對大法弟子的威嚴升起敬意,要請我吃飯。我謝絕了,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剛回到家裏不久,突然一聲劈靂在窗外炸響,地動山搖,大家都嚇了一大跳。我正感困惑,也是煉功人的兒子隨口背了句師父的經文:「神雷炸陰霾散」(《天又清》) 我這才悟到:在人這兒看似平平淡淡,而在另外空間裏可能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較量,邪惡又一次被徹底的搗毀了。只要弟子心穩念正,師父甚麼都可以幫我們做。

經過多次的對面交鋒,每次邪惡安排的幫教轉化、無理迫害,我都語氣平和地跟他講清真相,在這期間也多次的給他寄真象材料。後來當我再向他證實大法時,他靜靜地聽著,有時提幾個問題,有進一步了解大法真相的意願。他的認識終於開始向好的方向轉變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